寄生上流  기생충 %2F 奉俊昊

南韓導演奉俊昊的《寄生上流》( 기생충,2019),拿到了今年坎城影展的金棕櫚獎,這不是導演的最高傑作固然難以定論(個人還是偏愛《殺人回憶》),但奉俊昊又再次證明了他在商業表現和藝術成就間能兼容並蓄的特色。

 

去年的坎城影展金棕櫚得主、日本導演是枝裕和的《小偷家族》,是「拼貼家族」的概念,沒有血緣關係的淪落人彼此相濡以沫而產生羈絆。那麼《寄生上流》則是有血緣的關係,因緣際會有了共同的目標,一家四口串起信任的鎖鏈、寄生在所謂的上流家庭。這裡有個決定性的差異,一個家的組合不管有沒有血緣,當中有彼此的互信、同理、包容就可以成立。但即便當上了上流家庭中的好家教、好司機、好管家,那道階級的鴻溝終究是無法跨越的,因為立足點是完全不一樣,自然不存在校正的可能。

 

《小偷家族》裡的角色安於現狀,《寄生上流》裡的一家則是則是有翻轉階級的野心。就像電影裡那句「錢就是熨斗,把所有皺褶燙地平平的。」,上流人可以從容地選擇善良,並不是他們性本善,而是因為有無限的選擇權,所以成就優雅。而主角一家即便穿上了體面的衣服,但身上的味道卻洩漏端倪,僭越了上流人也不自知。衣服是外顯的、味道則是從骨子裡透出來的。不僅僅是關乎嗅覺的氣味、也是一個人由內到外所呈現的氛圍。

 

外在的形象越了線,可以更換造型衣物;味道越了線,牽扯到的成因可複雜多了,並不是換了肥皂或沐浴乳就可以掩蓋的。不依靠大量對白來推動,劇本以一個非常匠心獨具的方式,來彰顯階級差異。《寄生上流》能拿到金棕櫚,不是單純靠演員、運鏡或是獵奇感,真正決定性的也是這個「味道」吧。

《寄生上流》:★★★☆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