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風暴 Turist %2F 魯本奧斯倫  Ruben Östlund
瑞典導演魯本奧斯倫(Ruben Östlund)自編自導的《婚姻風暴》(Turist,2014),是他以《抓狂美術館》榮獲坎城金棕櫚獎的前作,或許不若《抓狂美術館》的宏大格局,但卻更為精準有勁。藉此聚焦在一口四人家庭的滑雪旅遊,以一個看似細小、但卻影響深遠的事件,造成愛與信任的危機。

 

本來在五日的滑雪度假旅行前,太太唯一對先生的不滿,大概唯有先生是個工作狂這點,但在全家用餐時遇上雪崩,先生抓起手機先落跑、妻子卻一心想著保護兩個小孩,先生在危機關頭的行為,在和樂的夫妻和家庭關係中帶來變數,這裡面還有一個關鍵是在於,一開始有雪崩跡象時,太太就想全家人趕快遠離餐桌,這應該是比較接近大部分人的想法,何況這趟旅行是帶著兩個孩子,謹慎點自然是上策;但先生為了欣賞這不曾見過的難得奇景要家人等一下,等到雪崩瞬間先生卻先腳底抹油,這更為加重太太對先生的不滿和疙瘩。

 

倘若先生坦然承認錯誤,劇情也許就發展不下去了,電影裡的先生一開始想當沒事裝傻,發現裝傻無用後,硬拗「對事件認知不同啦、妳看到的和我看到的不同,我的理解不是這樣的。」等推辭,就是不承認那個生存本能給所家人帶來的不好感受。於是乎劇本透過飯店浴室的戲,來讓觀眾看到夫妻間的裂痕,剛來旅行時連刷牙的節奏和動作都是同步的,默契奇佳;雪崩事件後變成刷牙節奏不再同步;最後在浴室時,太太的肢體語言都表露出即便只和先生共處一室,就有生理及心理的排斥。

 

魯本奧斯倫的黑色幽默非常辛辣,在家人面前快抬不起頭來的先生,連和朋友喝喝酒放鬆一下,一開始被搭訕說:「我朋友覺得你是酒吧中最帥的!」,後來居然跑來道歉:「不對…我朋友比的不是你,是另外一個。」,好不容易找回一點男子氣概和魅力,被陌生人建立後又轉瞬摧毀。不過這段我真的覺得很爆笑,哪有人比錯還特地回來告知的啦!無怪乎會覺得是被惡作劇。

 

先生為了重新找回太太的關注,大崩潰「我也是我本能之下的受害者啊!」如孩子般的癱倒痛哭,不過顯然的,孩子對爸爸的關心還是大過於太太冷淡地安撫。(應該說太太知道先生只是在耍孩子氣)。

 

在最後的一次滑雪,太太不知是真的需要求救還是為了測試先生,總之先生在孩子和太太面前,這次終於扳回一些顏面。

 

前面看起來男性角色被一路挨著打,以為翻轉到這邊為止嗎?不,再來一次。一家人坐上危險駕駛的巴士,太太一開始只是走到駕駛座旁喝斥提醒司機,之後卻沒顧孩子第一個衝下車。

 

好似就這麼扯平了,至少在心理層面是如此。於是先生接下了路人好意給的壓壓驚香菸,他終於可以抬頭挺胸、嘴角帶笑的大步向前。我思考了一下,劇本透過這段想表達什麼?導演希望透過劇本讓觀眾自行辯證的意圖明顯,撇開人本能的求生和自我保護,我看完電影的想法是,人類這種個體,或許有人是90%的英雄,但百分百的英雄是個虛像,每個人在天時地利人和下,都有成為英雄/狗熊的機會。比方說一個很勇敢的年輕人,以一般論來講,他樂於助人、心地善良,但這位勇敢的人有很嚴重的懼高症,某日和壽星好友一行人去遊樂園遊玩,玩了碰碰車、遊園小火車、旋轉咖啡杯,但壽星嫌這些不夠過癮,接著被壽星盧一起玩雲霄飛車,為了不掃壽星的興和大家一同搭上雲霄飛車,好巧不巧雲霄飛車玩到高點時設備故障停在半空,當救援的人來協助,這位勇敢的人表現出無比懦弱和自私,大喊著:「先讓我下去!」,但本質上他/她自私嗎?並不。他/她不勇敢嗎?並不。只是剛好碰上了罩門,僅此而已。

《婚姻風暴》:★★★★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