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最近安靜讀小說跟睡覺時
發現有耳鳴的狀況
感覺有個高頻尖刺的聲音在流竄
所以去看耳鼻喉科
第一次看醫生拿小燈往耳內照了照
醫生1:「外觀正常,大概是是半規管的….(後略)。」
三天之後
藥吃完了
耳鳴現象沒改善
換到另一家耳鼻喉科看第二次
醫生2: 「可能是神經系統吧。這個比較麻煩,要吃兩個禮拜的藥,之後還要來三次喔。」
又開了三天份的藥
今天看第三次醫生時
醫生2:「吃了藥有改善嗎?」
我:「沒有耶…這是什麼引起的啊?以前沒有這樣過。」
醫生2:「這個嘛…可能是耳朵內部xx血液循環不好吧。」
護士:「唉呦!他血液循環好的地方…只有我知道。」(嗯...現實當然沒有這段)
我:「那我再吃兩次三天份的藥,狀況就會好了嗎 ?」
醫生2:「通常是這樣沒錯啦,大部分人吃了都會好。不過也有些人還是不會好。」
我:「不會好!?那我要繼續來看?還是?」
醫生2爽朗地笑著說:「呵呵呵…那你之後就要跟.耳.鳴.和.平.共.存.了。」
醫生2的表情與說法
就像新婚的時候
證婚人說:「新郎xxx新娘xxx,未來的日子你們將一同攜手度過,你們要相知相惜、互相扶持、好好相處啊!」
乍聽之下
醫生的愉悅表情與浪漫說法合情合理
我心裡還點頭:「mm…原來如此。」
但一想就發現咦!?不對勁
雖然四周圍也是白色的牆
我所在之處卻不是教堂而是診所
小孩的響亮地哭聲取代了拉炮
沒有片片花瓣散落
如果真要說有什麼散落在我身上的話
感冒病人咳嗽噴出的口水倒是可能有幾滴
況且我沒有要結婚
我是耳鳴
我是耳鳴啊
還好我看的是耳鼻喉科
如果醫生2是泌尿科的醫生
看病的患者可能會因為「和平共存」四字徹底傷了自尊心
而直接出手打醫生吧
結論就是
擁有黑色幽默感的醫生
不適合當泌尿科醫生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