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今年的聖誕夜
是倒數第二堂寫作課---歡樂盃大賽part 1(分兩梯次)
也就是同學要正式交出小說作品的時候
許榮哲老師拿出一次上課的薪水當獎金
實在是好豪邁啊
最高興倒不是名次或獎金
而是老師會評作品
目前我沒有投稿過文學比賽的經驗
一般來說如果沒進到最後的決選
也不可能專業作家對自己作品的觀感
不只會得到老師的評語跟修改建議
當然同學的意見也很寶貴
我們班上有同學正職就是編輯、攝影師、翻譯
其他人也都是愛看小說的文藝咖
雖然我寫得故事可能不是那麼主流
但我不會說
「我完全不在乎別人怎麼看待」
畢竟作品就是呈現給「人」看的
難不成給團團圓圓看!?
總而言之
老師意見固然是重頭戲
同學反應也不容小覷
雖然我是不太會受人家影響的人
別人的意見我未必會全部照作
但是多聽&多思考絕對是好事
對創作上也是大有幫助
才不會躲在自己的小天地自慰


上課前兩天
整理編排了一下自己最喜歡的作品
因為是作品是匿名性
所以只有標上作品名
並不會標上哪篇是誰的作品
不過我想老師跟一些同學也有譜
我才到教室沒多久
上課鄰居攝影大哥就跟我說
「那什麼四胞胎是你寫的厚?」
一開始就被點破
害我笑了
其實我不意外
應該還蠻好猜的
只是瞬間就被點破
我還沒心理準備啊


上課沒多久
在老師講一些聯合文學新人獎評論方法時
老師有說到創作小說
有時候最好不要去賣弄一些心理學的東西
因為寫作者本人會以為很特別
但實際上沒有多特別
很多人都在用
還點出「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啊!就是我啊
但我身為一個硬漢
不會這樣就露出大便臉
(如果自己對自己作品沒一點信心,寧可不要發表)
臉色有維持「我挺得住」的鎮定自若
但我承認那時我已有被釘滿頭包的準備
等到真的評到我作品
老師為了不打擊同學信心
評語果然含蓄多了
整理綜合一下老師&兩位同學下課後熱情意見
老師說「有日本小說的風格。」
優點是情節精彩迭宕、元素多、會讓人有讀下去的欲望
缺點是缺少除了敗德之外的核心、角色個性要更明顯區分
老師給我的修改建議很關鍵
「用一個主軸軸線把”敗德”輕輕串起。」
我大概懂意思
大概就是要增加敗德外深度及想像空間
藉此讓故事的柔軟延展度得以提升
寫敗德故事
不是不好
但如果我想長久寫故事下去
我也清楚不能只靠「敗德」打天下
這樣會被套牢在既定的框框
作繭自縛、範圍越寫越侷限
必須要丟出更多的東西才行


我先聲明
我不會做作地說:
「我最愛聽批評了」
這種話就跟放屁一樣臭
承認吧!
誰喜歡聽批評
是人都愛讚美
嘴巴上說來啊給我批評建議
但心裡還是想聽讚美
就像參加比賽
明明大家都想贏
會說志在參加這種話的人
不叫謙虛
而是把其他參賽者當猴子耍不尊重說法
批評沒人喜歡聽
但知道自己是需要的
同學跟老師給我的一些建議
我會去參考
因為他們說得很切實
也是我自己覺得有問題的部份
不過有被脫光光
給大家指指點點的感覺
雖然有點刺激
但也有點怪
我似乎理解一點點脫衣舞男&舞女內心感受了


現在我就像三角形的形狀
剛剛學會用兩端站穩
但還太尖銳了
我最近看了宮本武藏最新單行本的漫畫
又讓我重溫閱讀宮本武藏小說的感動
有個概念是這樣的
”不能只成為一把刀
這樣所到之處都會引來敵人
刀也需要一個刀鞘啊”
很有哲理的意念吧
當你隨時把刀拿在手上
引來敵人也就罷了
這樣緊繃高張力的狀態
會讓人無法冷靜、一頭熱
容易忽略了一些細微地動靜
所謂「收放自如」的境界
該展鋒芒的時候就盡力施展
該內斂的時候就沉穩自持
我想不論做人或是創作都是這麼回事


個性保有偏激的地方
對我來說反而是珍貴的
偏激就像一把火
就看你要怎麼用
它可以引燃你全身
同樣地也是巨大的能量
前提是
要有足以容納、包容那偏激的大格局
這是一個努力的方向


只成為三角形是不夠的
要成為一個圓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