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熊谷達也的小說《邂逅之森》囊括了第十七屆山本周五郎賞、第一三一屆的直木賞,是史上同時獲得直木賞及山本周五郎賞的首位作家與首部作品。作者熊谷達也1958年生於宮城縣仙台市,畢業於東京電機大學數理學系,出身於「理性」的科系背景,卻寫出了「感性」的小說,一感是叉鬼狩獵時的動感、另一感是因曲折情節所堆疊而成的感動。嚴格說起來,熊谷達也不能算是那種文字具高度藝術性的作家(如:吉田修一),他寫人與大自然,文體跟情感也真摯自然。在如今才與這樣一位大師級作家邂逅,頗有相見恨晚之憾!


《邂逅之森》故事的時代與背景設定於二十世紀日俄戰爭~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前後的日本東北,東北地區受限於耕地貧瘠,只能勉強以耕種、漁獲來維繫一家最低限度的生活,但到了冬季就遍地被白雪所覆蓋,使得東北許多村落的男性們沒法農耕,得靠出獵維生,成為冬季的獵人,名為「叉鬼」。主要以狩獵羚羊、熊為主。這當中又以熊膽最為值錢,獵得一隻熊就可以讓一家子過上一段好日子,以致於獵熊成為「叉鬼」們最重要的賺錢來源。熊谷達也在第二章「獵冬眠熊」,有引介獵熊的方法、熊的巢穴類型,在最末章「山神」如果單只交代獵熊的方法、熊的巢穴類型,或許不算什麼、只能說作者有用心做功課,因為探索頻道可能也看的到、而且若是對熊或打獵沒有絲毫好奇心的讀者來說,等同於冷知識(不過熊其實很膽小我也是看書才知道的)。所以說書中也大量介紹了「叉鬼界」的傳說,如獵熊獵到「全黑」是最嚴重的禁忌、前任頭領會傳授書卷與誦文咒語(如《山達根本之卷》&《山達由來之事》)、山神是善妒醜惡的女人(所以出獵前一週不得近女色,以防山神吃味、懲罰)、不慎觸怒山神的話需伏地跪拜並沖水淨身以祈求饒恕等等。也正因為這些千奇百怪的傳說的加持不僅僅增加了趣味性、甚至牽動著情節的發展,進而激發出讀者對於相關領域的興趣,可謂是1+1>2的功效。


《邂逅之森》也是一部青年成長小說。這當中因為主角富治在故鄉夜淫地主之女文枝,因文枝懷孕和諸多利害關係被迫暫別他最引以為豪的叉鬼人生、從獵人變成了阿仁礦工、學藝有成之後又被「送」到大鳥礦山與直性子的師弟小太郎相遇、在大雪崩之後救出小太郎、來到八久和重啟叉鬼人生第二章並在此結婚生女…(可惜在這邊僅能以流水帳的方式來點出故事情節),主角富吉漸漸從一個追求刺激與個人歡快的二十五歲大男孩,成了年屆四十、富有惻隱之心的柔情鐵漢。作者熊谷達也不甘於讓《邂逅之森》侷限在大自然派的豪情冒險小說,他也辦到了,他的企圖心、寫作天份及能耐一如他在書中所勾勒的冬季東北山區的深沉壯闊。在「人情」上書寫堪稱剔透,而且在我認為他描繪出了「七情六慾」的浮世繪。不論是母親對富治的親情之愛、礦場的慎之介對富治同志暗戀、師弟小太郎與富治的友情相知相惜、文枝與小郁與富治之間糾葛難解之愛慾(事實上連韓劇般的亂倫戲碼都有涉及…)、富治對文枝所生的親生兒子與阿郁所生不知其生父究竟是誰的女兒的秘密心事。就連更難能可貴的是,許多小說的「情感交流」總讓我有O.S「根本鋪陳性事的前戲嘛」、不然就是裝模作樣到讀來扭捏和作嘔。《邂逅之森》不論在哪段情裡頭,作者的描寫都不流於虛情假意,細膩而硬派,就連描述性愛場面都省略情調和迂迴,十足真實露骨,卻不流於低俗。其中有幾個「相會」橋段低迴動人,如富治與母親的久別重逢、阿郁見到富治兒子幸之助說的:「我上哪兒都能活下去,現在該輪到你跟媽媽過幸福的日子了…」、文枝和阿郁彼此以「火燙巴掌」傳遞地「如水柔情」。而熊谷達也對故事的出場人物皆一視同仁,他對人性的凝視跳脫出了刻板印象與既定視角地框架,所以他讓書中的地主千金文枝有不為人知的淫蕩欲望「最令她苦惱的是沒有任何人前來夜淫。她都已長到二十歲了,還未體驗過男女的情事。」。還讓快跟全村男人都有一腿的浪蕩妓女阿郁婚後成了賢妻良母、更有偉大的情操。每一個角色可以說個個皆散發出不輸主角的存在感,就連篇幅不多的母親都相當「搶戲」。除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邂逅之森》更進一步捕捉到叉鬼對動物與大自然抱持敬畏、礙於生存卻又不得不與之抗衡地矛盾心情。

評《邂逅之森》:★★★★★

節錄:
(P.188)
或許可以這樣說,讓男人的人生為之錯亂瘋狂的,究其肇因通常都是女人。

(P.373)
他愈來愈認為人類是種不可思議的生物。當人在村莊裡時,是那麼的肉欲橫流、卑賤齷齪,無法逃離色欲的擺弄;但追著野獸進入山林後,卻憑著自己的意志,不僅可把自己變身獸類,還能化成石頭或草木。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