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在1月多成功嶺新訓心情爛爆的時候,「The Flare」這首歌給了我很多的力量與安慰,那段日子我經常在內心「默唱」這首歌。the HIATUS的成員個各來頭都不小,集結各樂團菁英,像是鍵盤手伊澤一葉來自在台灣具有一定知名度,由特異女歌姬椎名林檎領軍的樂團東京事變、鼓手柏倉隆史來自曾來台在The wall演出的日本後搖團toe等知名樂團。the HIATUS主唱/吉他手就是以前ELLEGARDEN的主唱/吉他手細美武士(網路上看到有台灣樂迷說他五官跟張善為傻傻分不清楚,我倒是覺得他的神韻更像是搖滾版的新科金馬影帝黃渤!?),但老實說,雖然聽過ELLEGARDEN,當初並沒有什麼特殊好感,而且細美武士的重鼻音唱腔,剛好是我個人較不偏愛的聲線。不過這首The Flare實在太有渲染力!算是一半Emo/一半後搖的味道(層次感做得好優!),以壯麗地情境氛圍取勝。詞曲都是細美武士一手包辦,他讓自己鼻腔共鳴唱法的優勢突顯,聲音不只是亮而已,更滿溢著彷彿可以衝破天際般的銳利與澎湃激昂,以這首歌的編曲來說,如果不是這種共鳴點,Vocal的部份可能就會被編曲吃掉很多,比較特別的是the HIATUS有鍵盤手,以他們玩得曲風來說,算是挺有意思的編制,也就是說會更有彈性,可軟可硬。由於細美武士有在加州求學的經驗,他有日本樂團主唱中少見的好英文發音,英文發音有多重要?像「The Flare」在youtube上點閱率有近80萬,相信也累積了不少歐美歌迷。(像是我的愛團ACIDMAN主唱/吉他手大木伸夫的日式英文就很冏…可怕的發音聽了連我都想說WTF…)。MV不是說多有創意,但是第一次看的時候也是感動到快熱淚盈眶,雖然難免因為拍MV要有些「戲劇化」的動作,不過團員的pose也太帥了吧,拜這首歌之賜,每次聽都能讓我回想起在MIXMAN時的回憶。


打完這篇網誌查了一下日本的維基百科,後知後覺的我發現,原來去年2009年5月27日the HIATUS已經發行首張專輯「Trash We'd Love」(全11曲,有8首都是全英文歌詞),而且發行首週還以八萬張左右的成績登上公信榜首位,2009年6月當月銷售第3位,2009年度銷售第51位的好成績,乍聽之下不是多驚人,但要知道以日本唱片銷售萎靡的程度,以一個非pop rock的樂團之姿(何況整張專輯大半都是英文詞),能有這樣的銷售表現實屬不易。
我想要訂The HIATUS「Trash We'd Love」的CD…很久沒訂進口CD了,有人知道有效率不錯的代訂唱片行的話也可推薦給我!


the HIATUS/The Flare 作詞:細美武士 作曲:細美武士

Refuse all
I don't believe no more
Things start to fail inside me
Paralyze the fear and stop the shakes
I'm on a cane
It never feels the same
Deep inside
Start the light
Let's end the night
You carry on no matter what
Sympathy
A golden ring
The flare will blind both you and I
Defuse all my rage
Calm my nerves down
Before it's too late to hear me

Bend the lens and face what's never seen
Clone the doubts and find what's buried here
Deep inside
We are star seeds
Fractions of pain
The waterfall inside us is drying up today
Hands out
Wise up
The story is speeding
Get up
Face it
Astounding turnover
Start the light
Let's end the night
You carry on no matter what
Sympathy
A golden ring
The flare will blind
Both you and I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