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草間彌生之我是女王》這部紀錄片,拍攝手法陽春到無以復加,只要有設備、經過被攝對象同意,相信大家都可以拍的出來,老實講整個架構有點像是在看偶像明星電視特集一樣。不過其實就內容來講,就以我一個完全沒有美術能力的觀眾來說(我...小學時擅長畫忍者龜跟蠟筆小新、到現在我唯二會畫的還是忍者龜跟蠟筆小新),都能多少得到一點啟發,何況是學美術或者跟視覺傳播之類科班的人,這部片更有一看的價值。


日本前衛藝術家草間彌生從十歲開始就有幻覺、依自己的幻覺來作畫,最招牌的莫過於她的「圓點點」了,片中展示了她許多畫作與作畫過程,說真的她的畫風很難用言傳的,以我一個美術外行人來看,最驚人的並不是在她作畫地技巧面上、但她的作品蘊含強大地精神意象,無關乎訊息、而是一種純感官地衝擊,由於她不少作品會重複地畫相同的圖像,連綿不斷地圖像似乎隱喻著她混亂的內心冀求著秩序、重整,從她的言談之間也聽得出端倪。


在電影中,草間彌生自誇了好幾次「我畫得真好」,但那表情不是自滿、而是一種自我救贖地表現,事實上深受憂鬱症所苦的她,不只一次在媒體上說出「如果不是為了藝術,我應該很早就自殺了。」。片中可以感受到她的個性非常兩極,會說出像孩童般無修飾的話與表達率真情感,比方說「妳在這裡會影響到我的作畫,妳可以走開嗎?」,細數自己所得的每個獎項(這點實在太像小孩了)。但另外一方面她又有很世故的地方,她會對經紀人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妳希望我早點死吧?這樣妳就能賺更多錢了。等我死了作品就能賣出更高價、要幫我賣出個好價錢呦!」、經紀人笑容轉瞬間僵掉、敢怒不敢言地模樣,看來彷彿還真有這麼回事哩,就連我身為觀眾看到這場面都覺得好囧好尷尬,但草間阿姨還是氣定神閒自顧自地畫畫。全片印象最深的有兩個回答,其有一個問題問到「要在藝術界一直生存下去很困難嗎?」,她的回答是「光活著就很困難了。成名後,經濟上變得寬裕,但要與身體的退化對抗,現在要比年輕時更努力才行。」;另外一個問題則是「如果用一座山來比喻,妳覺得妳現在爬到哪裡了?」,她的回答是「我爬完了一座山,而我準備要爬眼前的下一座山。」(腦容量有限,所以可能字上面會有差異,但大意是如此)。從上述的回答卻很清楚能認知到草間彌生有些講話節奏怪異、有些無厘頭,但其實有絕佳地感受性與邏輯性。草間彌生厭惡別人提到她的年紀,她認為年紀跟創作並無關係,當訪問者說她是晚年,她還略帶火氣地更正,強調自己還要好幾年後才會到晚年。明明行動不便,卻逞強不坐輪椅、怕別人認定自己連路都走不動了。從許多應對與回應上,能夠看出其實她是很在意年紀的、或者說–與死亡之間的距離。


應該沒有人喜歡年紀增加,但過了一定年紀後,大部分人還是會去適應與接受,人的適應力永遠比自己想像的還要強。但我大概可以了解她何以會有這般激動地反應,雖然愛漂亮歸愛漂亮,但我想主要並不是外表層面地恐慌。草間彌生一輩子都在創作,她活在自己所建造的王國之中,手中的筆有如是她的權杖,號令天下、威風八面。在這世界裡她忘卻了時間,等到一回神,已然蒼老,體力退化、甚至連生活中最基本的行走都有障礙。女王的自尊心不容許主導權不在手中,但一個人再怎麼有本事終究都得服膺於死亡。乍看之下她是純真的,但事實則不然。純真是她的偽裝,她的偽裝並非虛偽做作、而是為了隔開自己與世界的距離,有種把煩雜地事情交給身邊的大人管的任性。就算沒辦法千秋萬世當女王、那麼退一步,當個小孩總行了吧。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