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象席地而坐 An Elephant Sitting Still %2F 胡波

《大象席地而坐》((An Elephant Sitting Still,2018)整部電影近四個小時,滿滿的徒勞感,故事明明是發生在一天當中、卻像我從iPhone6等到換IPhone11的漫漫時光。

 

憤世感如同具現成一把鋒利的匕首,往觀眾意念狠狠地刺穿,不是僅只一下,而是一而再、再而三。同時也像導演胡波亳無隱藏的自我曝露,就像浪子混混所言的壓根是「誰也不喜歡、看每個人都不順眼。」。胡波一輩子就拍了這部長片,但這部長片就是一種虛無(卻又響亮)的宣告。

 

收尾如果是收在「用一隻狗撐了許多年」的熟齡大叔的一番消極言論上,會讓我想起《12怒漢:大審叛》(非原版《12怒漢》、為俄羅斯翻拍版),萬事皆徒勞、好似什麼也無法改變,就像少年不經意惹哭浪子混混的呢喃「我還能怎麼辦」。不是不為、而是「還能怎麼辦」。

 

片尾的回馬槍是全片首次有「希望」湧現,但仔細想想,希望並不是從大象的鳴叫聲才萌芽的,希望是從想放棄的熟齡大叔,被說動前往滿洲里那個瞬間就已悄悄開展。

 

因為在此之前,全部的角色都是被動的被痛苦和徒勞所選擇,被孩子放棄、被母親的惡毒話給灼傷、不被愛的兄長、莫名其妙成為殺人兇手的少年。所以很多鏡頭都是對著角色的後背拍的,他們別無選擇的「背向」世界。

 

而熟齡大叔明明覺得這應該又是人生中再一次的徒勞,身為一個徒勞界的老江湖,終究伴著17歲的少男少女前往滿洲里。

 

這次至少是主動選擇徒勞了。

 

你說這不是同一回事嗎?還不都是徒勞?

 

不,這可是完全不一樣的一回事。

 

敬偉大的自由意志。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