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吳至歪(也就是大亨)寫於 2011年2月9日 0:29
「拖地宣言」事件是發生在痔明高三上學期的期末。

痣明此刻躺在他的房間裡。

雖然詳盡介紹房間的擺設超好浪費字數的,儘管面對「G郎無才可才盡。」的難堪窘境,賭上了那僅存薄弱、

如蠶絲一般地自尊,也絕對不用這種偷吃步。

如果要說痣明房間有什麼顯著與鑑別度的特色,應該是無印良品裝潢慣用的偏暖黃木頭顏色風味房間。

還附帶了一間廁所。

很想順帶介紹裡面的牙刷顏色與會發熱馬桶的細部設定,但依然選擇略過。

痣明房間的記憶床墊的床相當龐大,算是雙人床的體積了,在坪數不大的房間裡顯得份量感十足。

他的床正對著三個隔板隔開的櫃,其中有兩個櫃子放著滿滿的搖滾CD,前後並排放、塞得滿滿的CD,數量約略有三百多張。

對於真正的收藏家來說,這種數量可能還不夠塞牙縫,但對於一個高三生來講,已經是拿出絕大多數零用錢、在能力範圍內的極大值了。

第二層放著小說,只有約略幾十本,因為多數的零用錢都拿來買CD,所以要看的小說通常都是在圖書館借的。

在三層隔板櫃子的正上方,放著搖滾樂傳奇音樂家/吉他手Jimi Hendrix的樂團(The Jimi Hendrix experience)的裱框海報。而木頭框是濃郁地深咖啡色。

海報上是發行於1967年的「are you experienced」亮黃色封面的圖像。

三個爆炸頭的男性在鏡像裡面。兩個白人樂手夾著一個黑人。那個看起來不可一世的帥氣黑人就是Jimi Hendrix。

在亮黃色的背景裡頭,字體是紫色的,字型以現今的角度來看應該會被歸類成普普藝術吧。就連在三人前後的植物也通通是紫色的。

痣明有抽菸的習慣,他的菸灰缸的品牌是Mr.P,白色陶瓷上面是黑體英文”I will quit tomorrow.”,從菸灰缸選擇來看,可以看到十七、八歲少年的調皮與稚氣。

而他蓋著棉被、右手叼著七星中淡菸。墊著枕頭,雙眼看向天花板,他只要稍稍將頭與眼睛向下偏移、調整角度,他就會看到Jimi Hendrix的巨幅海報。

痣明的左手不見了,不!正確的說法是,他的左手被覆蓋柔軟、綿嫩地棉被所覆蓋著。

棉被翻起又平復、翻起又平復,就好比波浪的來回擺盪。

他將眼睛瞇成一條線、嘴巴輕輕地微張。

呼吸以一定的節奏,中間夾帶著拖拍與猛地疾馳,就像左撇子吉他手Jimi Hendrix所彈出的藍調樂音。

他用左手尻槍,因為Jimi Hendrix也是左撇子。

不知道當時有沒有專為左撇子設計的吉他,但總之左撇子的Jimi Hendrix將第一弦到第六弦依序倒轉,來彈Fender吉他。

對痣明來說,此般場景三天兩頭就會重演一次,有時還是好幾次。

就像在年紀較輕的少年時代,經常經歷到的既視現象。

根據研究人員指出,既視現象,似乎從科學與醫學上等劈哩啪啦去分析生理的角度來看,根本沒什麼,是人們在大驚小怪。

研究人員還說,造成「鬼壓床」的成因也其來有自。可惜不能把這些超好累積字數的冷知識給一次寫光光,乖!等到我要湊字數的時候再來扯吧。

研究人員總把我們的想像力奪走,比奪走你交往對象的人還更壞。

你交往的戀人被其他人搶走還可以再交一個。


而這些研究人員究竟是誰?


沒人跟我們說過。


無論當中有沒有嘔氣跟起肚爛的成份。但假設你/妳有心。在感情路上,你/妳還真的可以:

被搶走一個。再交一個。
被搶走一個。再交一個。
被搶走一個。再交一個。

又被搶走一個。再交兩個。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師焉。」

啊不對啦!打字打太快!是一個啦。(我跟女性站在同一陣線。)

#
幸好他掛的不是卡夫卡的海報,不然就變成「存在主義式的尻槍」,真不知道那是怎麼樣的一個光景。

你說,尻槍嘛!講這麼多,哪個青春期的男孩不會、很多人結婚了還是三不五時就尻槍,就算被老婆看到、冒著會演變成較為另類與冷門的家庭問題,依舊照尻不誤。

你說,老子我十七八歲的時候,照三餐打還算是小意思而已,人家是「下課十分鐘的戀愛」、還嫌「雖然有一些短暫」,我是「下課十分鐘都拿來尻槍了」、「雖然廁所的捲筒衛生紙拉出來,只剩薄薄一張,還只剩一半—哇咧我他媽的要怎麼辦!」。

但痣明跟你不一樣。不要以為所有青春期少年的尻槍方式都跟你的尻槍的方式一樣。

他的正上方可是有一座神明啊。正港的吉他之神Jimi Hendrix。

儀式性的尻槍。

就像Jimi Hendrix在蒙特婁音樂祭(monterey pop festival)燒吉他時,那有如「巫師佈道」—也就是施展超現實巫術的姿態。

既然是儀式,自然不可輕忽。

他會先用肥皂好好洗手,正確的洗手方式是參考之前他在youtube上面,看到去惡搞生病、無法清楚言語的老人的年輕護士,在嬉鬧之餘所教導的正確步驟的影片。

嬉鬧有苦難言的長青長輩,這種行為真的不可取,在此鄭重呼籲,小朋友與小護士都不可以學喔。

但最起碼,這名護士對痣明的健康而言,是有了正向的回饋。

正確的洗手方式其實是冷知識,學校從來沒認真教過。

只教我們跟安妮喇舌,喔!不對!是人工呼吸的SOP啦!

痣明的手洗得相當乾淨。不光是指頭與指頭之間V缺口,就連手指伸直時、指節處那遍布紋路的凹陷處,都絲毫不馬虎地搓洗到了。

洗完手之後,他還會點上印度線香。雖然不知道裡面的成份、飄出來的煙霧,對身體究竟有沒有害。但他心想管他的,還記得那句話應該出現在派翠西亞.康薇爾法醫推理小說《屍體會說話》裡吧!裡面提到很多醫生也抽菸,據說他們私底下的說法是「帶著健康的身體死還是死。」(大意)。

將菸灰缸置到床上,右手拿菸,左手尻槍。金庸可能不會再寫小說了。

但《射鵰英雄傳》中由老頑童周伯通開創的左右互搏之術,後繼有人,確定不會失傳了。

#
很多速彈一派的死忠支持者會說,如果要比速彈與爬格子的速度的話,或許Jimi Hendrix還贏不了Paul Gilbert。

但是Jimi Hendrix所彈出的每一個音都有靈魂,而他每一個所彈出的音,有如無數個靈魂在風中狂舞般令人心蕩神馳。

他張開嘴巴、一臉陶醉不已的彈吉他的表情,有人說那像男人高潮的表情。

雖然對異性戀者男人來說,其他男人的高潮表情沒人想看。

好看的女人的表情才是無敵的。

不,更精確的說法是,男人連自己的高潮表情都不想看。不信的話,試著在下次在happy的時候,在自己正前方掛一面鏡子就知道了。

但Jimi Hendrix高潮的表情還真的滿好看的。

#
痣明腦中幻化著許多女人的樣貌與回溯嗅覺的記憶。

小時候餵自己喝奶的奶媽。(他根本沒有奶媽,他沒喝過母奶、只喝過奶粉,好家在品牌有選好,應該沒有喝到三聚氰胺。)

買一顆五元的小水煎包時候,前方的性感深藍色套裝粉領族身上的香奈兒9號香水味。

想到自己發育期即將結束,前幾天自己到大賣場買牛奶時候,看到推著娃娃車的年輕少婦蹲下來挑選咖哩包的時候,差點從敞開的領口飆出來的兩粒小蔓越莓。

年輕的28歲女班導的絲襪下包覆的大腿與小腿。以及以天氣而言明明還是晚冬,卻為了同學模擬考的慘澹而壯烈的分數咆哮大罵(雖然在痔明耳裡的聲音像是嬌嗔,但她畢竟盡力了),領考卷時身上散發出微微地汗地鹹味。

在「去了」的3秒內,他為了閃開散落的菸灰,而調整身體的姿勢,沒想到竟變成與Jimi Hendrix互望。

雖然Jimi Hendrix高潮的表情滿好看的,但畢竟痣明口味也沒有重鹹到要看著他尻槍的地步。

在電光火石的須臾之間,痣明必須將Jimi Hendrix從腦中delete掉。

瞬間閃過春椒的模樣。有點模糊、帶著雜訊般的臉龐。


或許那正是「愛情的模樣」。


也許不是。


就像每個青春的戀曲。

#
印度聖雄、國父甘地說過:「如同明日將死那樣生活。」

有句古老明訓是這麼說的:「昨日種種譬如昨日死,今日種種譬如今日生。」

當本該是值得期待、放學前的最後一節下課鐘聲響起,成了他每日按時報到的喪鐘。

只剩數個小時,寒假即將宣告正式結束。痣明即將迎向他高中生涯的最後一個學期、回歸他每天考試的日子。

還不只有考試。

「人形蜈蚣」早已下片。

在上映宣傳時,曾被捷運的乘客投訴,被認為捷運大螢幕廣告裡人體連結的蜈蚣,對小孩有不良影響,因此搶佔上了媒體版面。

當然,「人形蜈蚣」也許在二輪電影院裡可以看到。(聽說還要拍續集咧!)


也許。


確定的只有一件事。


他要繼續當個稱職的「人形拖把」。


痣明高中生涯的最後一個學期,已然踩在起跑線上準備啟動。

而作為劃分寒假/開學的鳴響槍聲的。


是在清晨從窗外射進房內的第一束光。


<臉書小說>發表於個人臉書網誌與"推理小說"粉絲團
推理小說



《臉書小說1》
《臉書小說2》
《臉書小說3》
《臉書小說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文藝復興 的頭像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