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吳至歪(也就是大亨)寫於 2011年1月30日 22:37
在我前幾天在FB宣告要在二月底完成三萬字的小說,其實我還滿緊張的,還好不至於到屎要拉出來的程度。雖然我朋友不多,但熟得我自認不少。而且我2011年也要滿二十六歲了,這種老大不小的年紀,總不能每天幻想自己「Yes,I can」然後一直「No!I can’t」。如果我還是這麼放蕩無目標地過下去,簡直比填充假奶的女人還要虛無的多,因為巨大的假奶摸起來男人應該還是會硬(假想啦!我沒摸過假奶),當個熱愛文藝但無相關生產力的文藝愛好者卻越來越令我困惑,當然,能這樣滿足也是很好的事情,但我總覺得這裡頭有某種不對勁。這個頭銜我實在也不想要了,就算這篇小說寫出來的成果爛透了,都比什麼也沒做來得好。最起碼我可以自豪的說我從一個熱愛文藝但無相關生產力的文藝愛好者,成為一個能在一個月的時間寫出三萬字的爛貨業餘小說家了,所謂百尺竿頭更進一步,起碼我的的確確又距離天堂更接近了一步。



老實跟大家說我寫過長度最長的小說也才一萬五千字左右,目前還有另個小說在進行中,雖然我自認為構想不錯,原本預計寫個三四萬字但是又因為怠惰、寫情節的時候顧忌一堆等叭啦叭啦的因素又再次卡關。更好笑的是我還曾經嘗試寫過《自由人》的小說,在寫的當下我覺得自己帥斃了,你看看多麼「卡夫卡式」啊。卡夫卡故事裡的男主角是早上一起來變甲蟲,我的男主角是直接自由了,想幹嘛就幹嘛,不過我後來發現完全的自由才是最大的不自由,當你什麼事情都可以做的時候,一時之間反而不知道要幹嘛。有種強烈的惶惶然與不安感,於是我寫了一萬字又草草放棄了。



如果是寫作天才自然有可能辦到說寫就寫,只要維持固定每天的書寫時間寫下去就對了。然而以我魯鈍的頭腦與微薄的戰鬥力,寫小說對我而言真的是非常困難的。轉場該要怎麼轉(我只會一直想到咖啡廳…)、時間的流動方式、伏線的安排、支線的穿插。快五年的時間,我讀了四百多部書(幾乎都是小說),近兩年多還認真做筆記、花時間整理節錄,但似乎感受不到什麼長足的進步。國外有那些創意寫作課與科系,而且很多聞名知名作家也在授課。台灣相關課程資訊少。我也只在淡水社區大學上過四個月許榮哲老師的小說課,有沒有幫助我不敢說(說有的話我又沒成績能幫老師加分、說沒有又像在吐槽),但許榮哲老師的教學熱忱我印象深刻,也偶爾會懷念起每週一天的上課時光,從板橋前往淡水的2008的冬天,吹著淡水清冷地風,心卻是暖的。



儘管如此,我已經沒有時間再等下去。要等到幾歲?30歲、35歲、40歲。對我來說現階段,會這樣逼自己在一個月的時間完成一部小說,不是能力的展現(因為也沒什麼能力可以展現啦)、而是對自我魄力的認定。不只在面對不喜歡的事情的時候,就連面對喜歡的事情也往往是半斤八兩。我一向是個缺少魄力的人,哪怕是我當rocker的時候,我也是樂團最弱的。



直到筒井康隆的《清晨加斯巴》(註一)如重量級拳手般的拳威般把我打到飛起來,如果是這種形式的話,也許我還真的辦得到。穿插藝術評論、即興性的、惡搞式、帶有黑色幽默的垃圾話。



沒錯,相信你的眼睛,到目前為止也算小說的一部分,已經一千兩百字左右了,我他媽一開始就想要騙字數!(往好的方面想也可以當成私小說嘛!)



等到下篇,即將出現我(至歪)的分身,也就是故事裡的作者GY囉。



註一http://www.wretch.cc/blog/acidman1985/25535112


<臉書小說>發表於個人臉書網誌與"推理小說"粉絲團
推理小說



《臉書小說1》
《臉書小說2》
《臉書小說3》
《臉書小說4》


.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