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採訪-大亨、小必、芯羽
白色七號,1986年生,新生代網路作家,目前的實體小說作品已發行《喪魂咒》、《墮鬼刀》、《恐怖快遞》、《追神傳》、《陰陽靈探》。最新實體小說為<路吞之屋>。
白色七號blog:
http://www.wretch.cc/blog/white07

-為什麼會用白色七號這個筆名?
白:正常的回答我會說因為我叫大白,高職的時候座號是七號,加在一起就叫白色七號。還有另外一個說法是,在我身旁有一扇別人看不見的門,大概在上了大學以後,開始會有人從這扇門走出來,叫我幫他寫故事,於是我開始一個故事又一個故事寫下去,而那扇門的門牌號碼寫著──白色七號,我便以門牌號碼當作筆名。但我這樣子掰的時候,大家都會覺得我有精神分裂(笑),這個想法本來是我的一個故事。

-在你還沒有寫作之前,有沒有一個契機,或是讀到誰的作品,讓你想開始創作?
白:在我從朝陽科技大學休學,回來準備考台藝大的那段時間,非常無聊,每天只能上網。看到九把刀的作品,覺得寫得不錯、有趣,然後看到他的BBS上有很多人發表自己的創作。我想說,大家都可以發表自己的創作,我也可以試試看,所以從那個時候開始寫作。

-第一篇小說作品,大概是什麼時候?
白:算從國中吧!我爸謝安算是個藝術家,他也會訓練我。我爸媽沒有在一起,那時候我跟我爸在南京東路那邊住,他每天規定我寫一篇極短篇、兩篇新詩、兩篇插畫,每天這樣子交,開始打一些底子,但不是寫作的底子,而是想像力的底子。他算是很重要的啟蒙。在屏東給阿公阿嬷帶,他們其實思想算上比較保守,不會讓小孩子看漫畫、卡通。我爸就會跟他們說,讓他看吧!那時候我好愛看小叮噹,一堆小時候的卡通我都會一直看,很喜歡。從那個時候開始,就對圖像跟文字開啟一些想像力,可是真正對文字有興趣,是在朝陽科技大學休學之後,在網路上看、寫,不然在那個之前,我的夢想是當漫畫家、插畫家。

-說到動漫畫,你最喜歡那些漫畫?
白:《哆拉a夢》、《海賊王》、《獵人》、《銀魂》。我是在漫畫堆長大的,看的漫畫很多。
《海賊王》故事架構非常漂亮、人物很熱血。有追連載的話可能會感覺越來越亂,但回頭去看前面每個段落,會覺得結構很漂亮,特別喜歡空島的部份。《獵人》裡面講得東西不只是少年漫畫,已經很嚴肅了,對於人性挖掘也有獨到的地方。《銀魂》的話是很無厘頭,而且它是副線比主線好笑的漫畫,單元劇都非常好笑,反而長篇比較無聊。它的強項是鬼扯打屁非常好笑,他的鬼扯蛋不只是鬼扯蛋,而是乍看隨性地把人生現況講出來。

-你等於說是寫沒有很久,就出實體書了?第一本實體書是正式寫多久就發行的?
白:我跟一般的作家比起來算是比較幸運一點的。一年就發行了。那個時候有個讀者覺得我作品很好,他幫我引薦一個編輯。那編輯跟我聊了以後,我就說要不要考慮看看我的作品,過幾天以後他說OK。所以說運氣還不錯,如果我沒有在網路上發表、沒有吸引到那讀者,我可能也還沒出書。

-哇!一年真的很快!因為我之前自己有在玩樂團,可以想像如果一個樂團一年就被簽約,其實內心會有很大的鼓舞吧!當初知道能出實體書,應該是很大的激勵對不對?
白:對。可是出版的過程會比原本我想像的還要漫長。那時候簽約的時候我才十九歲,我就想說哇!十九歲我出第一本書!好屌喔!十九歲的小說家耶!後來拖了一年,我二十歲了,我就想說二十歲出第一本書也沒什麼嘛!!二十歲是個很普通的年紀啊!

-就算出實體書,網路上還是會持續發表對嗎?
白:對。這也算個作品集,吸引更多人來的地方。如果每篇故事都寫一半,吊胃口結局叫別人買,別人也不知道好不好看。而且現在趨勢就是大家買書的錢越來越省,會有個確定的評估,才會去花那個錢。故事全部給人看完也無所謂,出版實體書我可能會加個番外篇、序,或比較特別的東西。會讓網路上版本跟出版版本有區隔,但我還是傾向全文放網路。

-我懂你意思,讀者也可能看在網路一半就會去買了。
白:對。就等於說是一個讓人切入的點。現在網路那麼發達,已經是電視跟報章雜誌之外的大媒體了。

-嗯對!我自己很關心小說有關的各種情報,像日本小說家曝光機會很多,文學獎一堆,作家社會地位很高,還有男作家跟女明星結婚,在台灣應該不太可能,所以說是不是能這樣講,因為台灣的環境要作家自己去想一些辦法,主動去尋求曝光讓大家接觸到,網路就變得更加重要。
白:我是網路出身的小說家,可以用這詞定義。像美國作家史蒂芬.金,他也是第一個在網路閱讀要付費的。其實網路不要把它看成只是資訊的匯集,而是媒體來實質操作。

-我有看新聞,史蒂芬金那個很絕耶,他是說你付費還要累積到他設定的金額,他才會po下一章。
白:對啊!他有他操作的商業機制。

-看你作品,比方說像《陰陽靈探》是以比較科幻跟奇幻的構想來想,你是一開始就花很長時間籌備設定、設定好再開始寫嗎?
白:剛開始會先在紙上打架構。可能固定第幾章到第幾章、有多少萬字的篇幅、要想什麼樣的事件、這回要埋什麼樣的伏筆、接下來在哪裡爆開,這些大概會先想過。當然寫作的時候會有靈感突然蹦出來,但那又另外,在這之前會先規劃。其實《陰陽靈探》算是我蠻通俗娛樂的作品,這個作品是以娛樂為取向,我也是在嘗試說能不能用這樣的作品,跟市場做連結,我其他的作品大多會放一些我自己的看法或概念。

-題材上會有特別的偏好嗎?
白:我喜歡天馬行空、比較有摸不著頭緒,有點奇幻或者是詭異的因子。

-所以說題材你不會特別設定,但不喜歡挑現實或沉重的題材?
白:沉重的題材我也是有寫,像我有篇長篇小說叫《槍族》,主要是在探討政治跟族群分裂的東西。一樣是嚴肅的議題,可是我會希望用大家比較想像不到的角度去切入。

-到目前為止,有沒有最滿意的作品?
白:這個嘛……我覺得還沒耶!還沒有到完全滿意的作品出現。甚至離我覺得是好的作品可能還有很長一段路。

-你會覺得自己的作品商業化嗎?
白:我的作品其實到現在都還在摸索,我覺得商業化不是壞事,至少能夠把這東西推廣到很多人的手上去。所以說《陰陽靈探》系列可能是商業化底子基礎出發的作品,也有很多作品是融合商業化跟自己想走的領域或概念去創作。我之後可能也會把小說改成劇本去投電視劇。

-也就是說你並不在乎作品被定位?
白:被定位成什麼倒是其次。有人喜歡,我自己覺得好看,作品就OK。不需要說我把自己期許成純文學作家、拿很多文學獎。每個人都有自己擅長跟不擅長的,我自己也還在摸索。

-現在一天花多少時間在創作上面?
白:我並不是每天都會寫,有時候我可能做一些學校或其他的事情。但如果我要寫小說的話,通常是早上就起來,在十二點前,一邊吃飯一邊想今天要完成多少進度。大概從下午一點寫到晚上七點左右,一整個下午時間都耗在上面,然後一直打~打~打。

-寫作過程都連續這樣嗎?靈感很連貫嗎?
白:就起來上廁所什麼的,會起來走一走,但都會一直沉浸在裡面,現在只要有寫,一天都是五千到七千字。靈感並不一定都很連貫,不是每天都可以擠出五千到七千字,我白天沒有工作,所以希望下午慢慢養成規律寫小說。

-之前看村上春樹他講跑步跟創作的書,他提到不管有沒有靈感或想法,都會每天固定坐在電腦前集中精神,或許某幾天會沒靈感,但可能過幾天會慢慢出來,那你覺得你的靈感是……
白:想當小說家不能等靈感來再寫作。李敖也說過「妓女不能等濕了才接客」。靈感跟創作的方法是需要培養的,必須要有一套模式,好好觀察自己的生活。

-培養靈感是用什麼方式?
白:靈感來源其實我覺得主要來自於生活耶!我自己對創作有句話:「創作是來自現實的反射與救贖」,這句話是我對創作的概念跟態度。去哪裡走走看看,在捷運上、在騎車的時候,很多靈感都會因此而想到。

-從一開始學設計到現在文字創作,如果有機會設計這塊會繼續保持嗎?還是重心都放在文字這邊?
白:我會。設計我會當興趣,現在戲劇、文字、設計、插畫、影像,我覺得自己以後可以綜合起來、做個東西。所以設計這方面我會自己進修不會放棄。

-以後會把文字創作當正職嗎?
白:其實沒有打算完全靠文字,我還有一年才會畢業,之後打算去當兵。所以在這一年我會玩我想玩的東西,看能不能玩出一個名堂或心得。我知道自己還在嘗試的階段,每個作品都是一個嘗試。而且我看很多小說家,第一個作品就一炮而紅的其實很少,在一炮而紅之前也經過很多年的歷練。我是用還滿長程的概念去看我的創作歷程。我知道我還年輕、也還需要歷練這種東西。從我寫作到現在大概三年多了吧!我覺得這個歷程還非常非常淺,所以我覺得還是在可以玩的階段。像我現在寫愛情小說,也是想說在想愛情小說我能挖出什麼東西來。等退伍回來,我打算找份正職的工作。當然正職的工作一定是跟文字或藝術脫不了關係,比如出版社的工作之類的,有個穩定經濟收入,之後閒暇時再創作。

-寫愛情小說有遇到什麼瓶頸?
白:愛情小說跟我之前寫的不太一樣,之前寫的故事都是那種情節取勝、曲折離奇,對人物跟情感琢磨上,相形之下比較少,但寫愛情小說,變成對感情跟人際關係之間的變化,要細膩觀察跟描寫,這是跟之前完全不一樣的。有個困難瓶頸,就是說我常常要思考,角色要用什麼樣的反應或詞彙來表現,但又不能太over,要去仔細拿捏人性。愛情小說絕對不是好寫的,它可以很好寫,但是想寫好非常難。其實每種小說都是,但愛情小說不如大眾的認知那麼簡單。

─我想處理 其他故事題材的話,因為大家想像力可能沒有作家好,所以大家也比較容易受到震撼去喜愛作品。但愛情的話,大家每個人日常都可能接觸到,要讓人感動反而難了。
白:對。再來是寫愛情小說,市場上很多,要有自己風格跟特色,是很大的課題。要有共鳴又要小心不要老梗。我現在寫到第七個長篇,才開始碰愛情小說。不能把前面六個故事當愛情小說的基礎,所以我自認是從零開始,現在故事已經寫到一半了。

-你是寫完一部完整作品,才去規劃下一部,還是會邊寫邊思考其他故事?
白:我一邊寫的時候如果有別的靈感,會先收集起來,將點子整理好放在電腦裡。現在這段時間就是多玩多嘗試,並不是沒有計畫,而是保有餘裕、自己的空間。

-目前有特別喜歡或想推薦給大家的作家嗎?
白:我看的小說其實很少、幾乎不太看小說。我有看朱少麟、村上春樹、張大春、家裡還有一本陳玉慧的《海神家族》、候文詠,這些我都還蠻喜歡看的。我喜歡那種文筆不會讓你覺得很有技巧、很華麗,可以很樸實卻吸引你一直閱讀下去,讓你很理解、讓你懂。像我很喜歡村上春樹的書,文字裡面有獨特的韻味,可是很奇怪,我每次看他的書,大概看個兩三頁就會開始想睡覺,想睡覺不是我覺得很無聊,可是就是想睡覺又非常喜歡,這種感覺我無法形容,搞不好是他文字裡面有音樂的節奏讓我想睡覺。(笑)

-你說你很少看小說,但一般的認知觀念,寫小說的人一定常常看小說、拍電影的人一定常常看電影、玩樂團的人一定常常看樂團表演,那你要不要說說為什麼你很少看小說的原因跟想法?
白:前期的時候,我覺得在看別人的作品,那時候我還不穩定,我風格會一直受到影響。後期的話,看別人作品可以保持自己風格、又可以從別人身上學到東西。學到東西是非常好的,但我覺得自己在寫作過程中,也會學習到這些技巧,看別人的東西學來跟自己慢慢領悟出來,這兩者程度上有差,自己領悟比較有征服的成就感,比較深刻,雖然比較慢,但我覺得就像爬山一樣慢慢攻頂,蠻有趣的。

-你現在讀台藝大戲劇,學校一些表演或劇本都會去參與嗎?
白:我大三、大四主要都是在做視覺方面東西,因為我以前是學廣告設計。但大二的時候我也當過舞台劇的導演,還有編劇,去改編劇本。

-但舞台劇的編劇跟小說結構不太一樣,這樣轉換上有沒有比較困難的地方?
白:寫舞台劇有時候要考量到成本,如果你像小說一樣寫很多場景的話,它操作起來並不流暢,再來就是你要考量到舞台劇是同樣定點,如果你燈暗、燈亮一直轉換,對觀眾來講不是很舒服。我會喜歡保有舞台劇自己的魅力,而且舞台劇最重要的一點是,演出的時候現場雙向氣氛的交流,跟現場的燈光、音效、幕靈活的變化,那種趣味點是舞台劇劇本可以挖掘到的。像舞台劇因為都是對白,比起我的小說天馬行空的成分會減少,「人」這個主體會放更濃、更多,仔細塑造人物性格。像小說裡路人的角色,你可以寫得很類型化、很誇張,現實根本不會出現的類型。當然舞台劇也可以這樣操作,只是我覺得舞台劇因同個場地,激盪出來的火花會跟觀眾有交流,所以不要做得太自我,讓觀眾找不到地方切入。像小說的話,閱讀是比較輕鬆,可以慢慢讀。但演出的話可能一個動作就過去了,如果這動作不能讓觀眾瞭解的話,那他們可能就沒辦法進入你的世界。所以說我當導演的時候,會思考會不會讓觀眾接不起來。小說的情節可反覆看,劇本的話要放低門檻,第一時間不行的話,也要讓觀眾能在第二時間能瞭解到。

-台灣很多文字創作者,跨到媒體圈,主持或拍電影之類的。會不會想要往電影,或橫跨更多的領域?還是說只想顧好文字的部份?
白:有。小說是一個鍛鍊,我認為創作上文本是最基本的,這東西要先掌握好,OK之後才往電影或戲劇之類的發展。我其實滿期許自己能成為一位導演,不論是廣告、舞台劇、電影,學了很多東西,設計、文字、插畫、影像,我覺得它們應該可以找到一個地方綜合起來一起發揮,舞台劇或電影綜合很多素材,我覺得這樣的領域可能會讓我更能發揮。

-那是不是可以解釋成,小說家雖然是你目前身分,之後也不一定會一直走小說的路,可能走導演之類的?
白:日本有個導演叫岩井俊二,我很喜歡他的電影。他的電影劇本都是自己寫的,在劇本寫出來前都會先寫小說,小說改劇本,劇本拍電影。像這種模式,我還滿嚮往這種方向。文本很有趣,它是很基本的東西,但是延展性跟轉化性很強,可以變成很多東西,變成一首詩、電影、舞台劇、歌。我現在站在一個基礎上面,未來還有很多方向發展。

-你喜歡岩井俊二哪些作品?
白:《青春電幻物語》蠻沉重的,可是過程非常有力量、配樂好聽。《花與愛麗絲》是近期的嘛!最紅的叫《情書》,大家都看過。他的作品我都蠻喜歡的,角色蠻不可思議。

-最喜歡的導演是他嗎?
白:其實不是耶。如果要說最喜歡,是安德魯尼柯(Andrew Niccol),《楚門的世界》的編劇、《軍火之王》的編導、還有像《千鈞一髮》跟《虛擬偶像》也是他的作品,他參與的作品品質都非常好,編導都很棒。最喜歡的電影是《楚門的世界》,近年喜歡的電影是《口白人生》。

-創作的地點是?
白:自己家裡的房間。很久以前,因為跟家人鬧脾氣,離家到外面住。那段期間外面租房子沒有電腦,是用手寫,感覺很不流暢,寫起來有壓力,沒辦法隨心所欲,所以我還是覺得穩定熟悉的環境,創作起來會更好。我覺得有些作家蠻厲害的,可以在咖啡廳、捷運上、很吵的地方就投入自己的世界,他們精神可以很集中,我就比較困難。在外面時我會觀察大家、吸收生活的東西,把這些東西帶到我最熟悉安全的地方─房間,開始把它寫出來。

-創作時會放音樂嗎?
白:我不會放。寫小說有文字自己的節奏,看小說我也不會,文字有屬於它的聲音,雖然說它只是閱讀的文字,但自己腦袋會產生聲音。寫的時候不會放,除非有的是需要情境的輔助,才會放一點音樂,但都是聽完關掉再寫。

-就你自己的感覺,私底下思考邏輯會不會真的跟一般人有很大差距?
白:像看電影的時候我會下意識轉換成文字。跟朋友交往的話,嘿嘿~很多故事都變成我小說故事的靈感(笑)。

-台灣人可能會去聽音樂或看電影,但並不是像國外可以接受那麼多不同的聲音。你是小說家,環境也跟你息息相關,你覺得對環境上有怎麼樣的想法?
白:(沉吟)其實這個要講就要講很遠。是政府的關係,政府在文化產業的規劃上,我們都知道很爛,都只想到要拼經濟,沒有想到文化產業是很重要的東西。如果說以我自己能夠參與的改變,就是一直創作吧!在創作裡面融合跟推廣。像我現在正在寫的愛情小說啊,裡面也有寫到戲劇、舞台劇,我也希望能夠透過這樣的方式,讓大家對另外的藝術領域產生興趣。

-就像村上春樹、巴爾扎克等等作家,他們也會在自己小說裡大量帶入其他小說、音樂啊、戲劇啊,其實也是在不知不覺推廣給讀者。
白:對。可能在小說裡融合一些自己熟悉的東西,比較能夠推廣出去。現在寫的愛情小說有推廣舞台劇,像《陰陽靈探》的續集,續集的概念就會加入推廣台灣的景點,藉由景點跟故事結合,透過故事讓大家想到更多地方、對這世界產生多一點的興趣。我會覺得小說可以創造很多的價值,而且創作起來是最低廉的,不用像電影要取景或舞台劇要搭景,成本很高,小說用文字就能建構很多不一樣的場景,是一個很好運用的點。

-我自己也覺得這是寫小說最好的優點,譬如說寫劇本,劇本也未必真能拍成電影。小說家是沒有藉口的職業,寫劇本或是其他藝術領域還可以怪其他有的沒的。
白:小說我覺得是閱讀門檻很低,經由簡單的閱讀,有時候甚至不需要錢,就能簡單入手,我覺得這是創作人跟讀者一個很好接觸的東西。我也認為文字、文本是很好的媒介,影像跟音樂的話,又需要另外一種體會方式。但現在不喜歡閱讀文字的人越來越多。

-對啊!現在很多人都覺得看影像就好了。
白:我之前有寫過一篇文章,關於為什麼大家語文能力越來越低,是關於影像的概念。大家直接接觸,看到一張照片,覺得「OK!我懂這意思」,不一定要用文字形容自己的意思,那可能就是一個感覺,久而久之,使用文字的頻率降低,能力就弱了。

-你的小說,是不是會盡量以影像的方式去建構它?
白:對,但這也是一個過程,寫作的一個方法吧!我希望我文字呈現是怎麼樣去做。在《陰陽靈探》之前,都是以文字來建構影像,但是最近寫的作品,我又覺得說文字應該有獨特的魅力,而不是為了建構影像而描寫得非常清楚。

-所以因為你一直在進化,每個階段想法也會不太一樣。
白:對。像現在電影技術那麼發達,拍攝場景一個take就ok了。看個人啦!我自己是覺得文字跟影像兩者之間,應該可以找到它的平衡,文字跟影像都該有自己的魅力。寫小說的時候,可以描寫很多內心戲,很多關鍵詞彙用出來的時候,是電影裡幾個眼神無法企及的。文字給人的感覺可能是更雋永、更長久、更內心,因為文字詞彙是大家都熟悉的,熟悉的東西有時候可能會跟生活經驗結合,影像、音樂不見得。每一個領域,都有它最深入到閱聽眾的地方,文字應該也有它一個魅力在,我也漸漸在挖掘這種魅力,而不是像之前寫的小說,都是影像清晰、極力追求影像,現在會覺得慢慢可以轉化。

-有一些創作人會說有粉絲會提出一夜情的邀約,你有發生過嗎?
白:我目前沒有遇到這問題,女友的事情我不會刻意隱瞞,會發表在網誌的文章上。目前是沒碰過,如果真的碰到,也不會發展什麼關係,我很愛我女友。

─但我之前看一個詩人聶魯達,他的說法是猛交女友是他的靈感來源。
白:任何創作發展都是「人」、認識越多的「人」,會得到不一樣的東西。但是創作跟自己道德觀有時是會分開的,比方說像故事你會寫一個喪盡天良的人,但就代表你現實中就是這樣的傢伙嗎?我對感情觀很保守,會覺得專一就專一。也有可能是因為我小時候在屏東跟阿公阿嬷一起長大,老一輩的人道德觀會比較傳統。

-跟女友有共同娛樂嗎?
白:認識我之前,她其實很少看電影或小說。就是看雜誌啊!但是她包容度高,也是我跟她相處很好的原因。不是說一定要找到兩人相同興趣才要交往,也能共同培養。

-跟女友交往多久?怎麼認識的?
白:交往快兩年。在公家機關打工時認識的,她是公務人員、我是工讀生。過程其實窮追猛打大概三個月。

-一開始她會不會care,畢竟那時你工讀生、她是公務員,會不會容易被講閒話?
白:在公司時候是保密。比較好的同事才知道。她的特質就是不會去在意階級跟身分,包容性強,所以對於我這種扭曲、詭異的個性,蠻合的。

-我想很多人會對小說家這職業很好奇,要不要講講甘苦談、或像校對或封面之類讀者比較不懂的點?
白:像封面的話,因為我是學美術的,會比較要求一點,常常不合我意,目前只有一本書我比較滿意,滿意的意思並不是說很喜歡喔!是說過了ok的門檻。因為我還蠻重視門面,一本書你拿出去賣,它可能封起來,所以文案或封面會讓讀者考量要不要買。

-也就是說出版社會主導?
白:對。雖然他們還是會問你意見跟你溝通。但是封面他們可能也不是很懂我要什麼,所以我會自己去改、或者拿書的樣本給他們參考。文案的話,也會自己想,給他們參考看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工作領域,我也不希望我干涉太多。不能說你主導或對方完全主導,要溝通到一個平衡,所以我也是慢慢學習。

-會有把自己推出去的方法或噱頭嗎?
白:我不會想要特別怪罪環境問題。一個人能不能成功,大部分取決於懂不懂找路出去。我會想很多方法把自己推出去,比方說報名綜藝節目,只要主題是相近的。我上過「大學生了沒」,那集是談中文程度。之前也有去廣播節目,要找各行各業,我就以小說家的身分去了。在影像方面我也會替自己拍有趣的小短片,吸引人家點閱,進而對我產生興趣,各方觸媒我都會想試試看,之後可能會需要作家經紀,這東西還在考慮評估中。

-我覺得現在作家經紀在台灣市場是可以嘗試的。國外非常普及,像出版社還競標版權,那你覺得未來對作家來說,有可能變成趨勢嗎?
白:我覺得會啊。台灣的作家,我覺得少了兩個跟國外不一樣的輔助。一個就是作家經紀,另一個是編輯。並不是說台灣沒有編輯,是在於編輯他能做的工作,在國外的話不論你是作家或漫畫家,編輯都會跟你討論接下來故事的走向,可能會融合商業或提供更多點子。台灣作家大部分都是單打獨鬥,如果你的東西紅了那就萬幸,但萬一卡在死胡同出不來的話,蠻需要別人拉你一把。

-如果作家是蝙蝠俠,那經紀人跟編輯就是助手羅賓了。但台灣作家是不是很多東西都要自己去處理、也沒有在受到妥善保護的狀態之下跟出版社接觸?
白:對!這其實是一個很殘酷的事情。像自己跟出版社接觸,一來自己要拉價錢或討論價錢都不好意思,如果有人幫你去講的話,心思就不用花在這種事情上面,可專心創作。

-我懂你意思。比方說你是談吐很大方的作家,但肯定有些作家個性很內向,變成自己還要跟出版社接洽,真的很為難。
白:對啊!很為難。因為任何創作的領域,都需要創作媒介,有時候創作厲害,不見得人際溝通或商業操作厲害。所以還是要重申,商業化是一件重要的好事。商業化不見得就代表糟糕,而是說作品有機會被更多人看到,等於雙方互利,讀者得到東西的同時,作家也能生存下去。

-剛剛講得是比較辛苦的地方,有沒有快樂的地方?
(沉默七八秒)
(笑)

-原來沒有快樂的地方,聽起來好可憐,怎麼想這麼久,這個當結尾好了!(眾人大笑)
白:有啦,寫小說感動到人很快樂,寫完作品也很有成就感。

-目前有什麼感動的讀者留言嗎?
白:都蠻感動的。我覺得對故事而言,並不是寫完就完整,而是有人閱讀後才完整。有人閱讀願意給作家回應,作品就功德圓滿。所以說願意給回應不論是好壞,至少有激起他的一些想法,這是我作品一個蠻重要的概念,不希望人家看完就算了,希望能從這裡面反射一些自己想到的東西。

-有跟讀者會有互動嗎?比方見面或簽名會?
白:有啊!之前辦過幾次網路聚會,出書的時候。我會想些主題活動,有時跟書有關。有一次就是大家要說五件自己的事情,有一項是假的,讓大家來猜哪樣是假的。大家每個選項就會很仔細去聽,透過小遊戲的方式,網友聚會也不會尷尬。跟陌生的讀者聚會是有趣的事情,他們比想像中活潑,不會有尷尬、冷漠的印象。至少目前辦過三次都很熱鬧,還曾經吵得被店家制止。

-對未來有沒有什麼比較大的期許?
白:能夠先養活自己吧!經濟上有基礎,希望能把工作跟興趣結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文藝復興 的頭像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ilu0909
  • 大亨你好,我是明日工作室編輯MIMI,從大白的網誌那邊連過來,很喜歡這篇專訪,照片也很有FU,
    期待有跟你合作的機會。
  • 謝謝喜歡專訪啦<br />
    更要謝謝妳這麼說<br />
    目前能力不夠<br />
    但對出版相關的工作很有興趣<br />
    會往這個方向努力

    文藝復興 於 2011/06/13 14:37 回覆

  • wewe1193211
  • 棒!
    繼續多訪問一些人吧
  • ok的<br />
    想先充實自己<br />
    未來會在規劃的~<br />
    謝啦!

    文藝復興 於 2011/06/13 14: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