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主要採訪-大亨、採訪-小必、芯羽
何軒,1986年生,手繪畫家、服飾圖樣設計、台灣獨立樂團推廣者。不定期參與街頭品牌的設計,也成立一個關於台灣樂團文化的推廣團隊。而他所參與比賽的CIRCUS ACTION 4熱血巴士,CHANNEL V每週六的晚上十點熱播ing。
何軒blog:
http://www.wretch.cc/blog/roe789444

-你的專長是畫畫,要不要介紹自己的畫風﹖
何軒:我比較偏向歐美的old school,用比較經典的圖案做改革設計,再融合日本的新東西。

-剛剛提到的經典圖案有哪些﹖
何軒:畫報女郎、跑車、五芒星、一些比較70’s 80’s的東西。

-有沒有特別喜歡畫什麼題材﹖
何軒:骷髏頭囉﹗(見圖)

-我覺得你的畫風很像美式刺青的風格,很細膩、光影也都很好看,之後有想做品牌嗎﹖
何軒:我現在有兼職幫別人設計東西跟畫衣服。

-一般人畫常常都有打草稿,可是我看你我創作好像直接畫﹖
何軒:我不用打草稿,分兩層,底線一次,再加深一次。

-你是有讀過相關專科學校或班級的嗎﹖
何軒:不是,我從小都沒學過畫圖。

-之前去春吶,你有在手上畫畫,那圖案很有型(見圖),你之後會想要走刺青之類的嗎﹖
何軒:會啊!我夢想是當刺青師。之前問朋友,他認識我想要跟他學的刺青師,據說他還沒出師,沒辦法教我。雖然他工夫已經很好了。

-你很喜歡搖滾,有沒有特別喜歡哪些台灣樂團﹖
何軒:台灣的話我喜歡Overdose、Undersoul、Respect、Mixman,台灣的Nu團我都蠻喜歡的。還有閃閃閃閃,有ㄧ個新的Drum’ n’ Bass團叫奇奇與蒂蒂,他們音樂還蠻新潮的,台灣難得有樂團肯做這類型的音樂。(編註:奇奇與蒂蒂近期演出就在10/8 THE WALL

-那國外的話呢﹖
何軒:日本的PTT吧、最經典的Korn、林普巴茲提特,其他新的就淺嘗。

-你也喜歡電子吧,有沒有什麼電子音樂要推薦﹖
何軒:最近滾石有代理一個還蠻好聽的,日本小紅,台灣沒什麼人知道,叫魚韻。

-你會有推動搖滾文化的計畫嗎﹖
何軒:我參加某個節目得到不錯成績,如果之後小有知名度,會用知名度打關係。之後跟朋友合作的牌子也會在方文山店裡賣。就會靠著一點點知名度去提倡,我相信會有人看到。

-關於推廣搖滾樂,做過什麼嘗試?
何軒:我在早餐店上班,會徹底影響來吃飯的人的情緒,我會放Metal音樂讓他們強迫接受,有喜歡的團表演就會畫海報,張貼在早餐店,但沒有人因此想看樂團表演,還蠻難過的(笑) 。

-推廣屬於台灣的搖滾文化,最困難的點在哪﹖
何軒:台灣的年輕人不夠熱血吧。差在一種態度吧!

-你覺得台灣跟ㄧ些搖滾文化較興盛的國家差異在哪﹖
何軒:台灣可能受外國薰陶的關係,會比較盲從。不盲從的人會有出路,盲從的人就是一直工作…工作…工作,死了還是工作,我很偏激啦!

-我也蠻常跟你唱歌,你也蠻會吼的,有打算玩團嗎?
何軒:其實我也蠻想跟著潮流的,我想要玩emo。我知道我的等級,很難。

-你看表演如果聽得是比較重的類型會衝撞,對衝撞文化有想法嗎?
何軒:衝撞是對樂團支持的表現,當然沒有像聽重金屬的那麼瘋狂…會打人之類的。你不衝撞至少也不要閃躲,又不會硬把你撞死。不要躲遠遠的,樂團投入感情會消失,感覺很差。不要把我們當異類或瘋子,要搞清楚是聽偏Metal的東西,不是聽蘇打綠,如果聽蘇打綠我們在那邊衝撞,我跟你們對不起好不好。那你穿著名牌龐克店的衣服,酷炫!TIGER的褲子。穿著西岸很hardcore,聽著金屬卻在那邊笑,這算什麼?

-聽起來你對台灣潮流人有些特別想法,要不要講一下?
何軒:我喜歡以前的潮流人,不喜歡現在的潮流人。現在的潮流人只會花錢,不懂品牌歷史就算了,就算了解,之後方針也沒有。像日本NIGO(APE)也會玩DJ,台灣潮流人有幾個做其他的事業呢?

-以前的潮流人優點是什麼?
何軒:他們懂那文化,現在潮流人是愛慕虛榮。他們並不是真正喜歡,是賺錢或吸引人家注意而已。可是現在做ㄧ些只賺錢的品牌,大部分都是以前的潮流人,他們本身懂,但大環境的變遷,不這樣走可能也存活不了。

-刺青跟品牌以外,還會有目標想突破嗎?
何軒:就全力輔助樂團吧﹗

-你常常到Live House看表演對嗎?從哪團開始看?頻率上呢?
何軒:我一開始是看潑猴,頻率不一定,有時候一個月看三~四場。

-你的穿著很有風格,對服裝搭配有什麼想法嗎?
何軒:我就不盲從、帥啊!酷炫啊!大家都以為我很有錢啊,但其實我超窮的,我月入六千塊,但我可以買品牌,我很認真的省錢,看了幾百頁的網頁選擇一樣然後買下來。

-你對滑板文化有興趣嗎?
何軒:我大概六月多以後會跟朋友組滑板隊在路上玩滑板,其實之前就有學了,只是沒什麼天分。

-要不要講講影響自己的畫家?
何軒:叫荒木飛呂彥,是jojo冒險野狼的畫家。一度被傳成是gay,但其實他已經秘密結婚很久了。看他照片完全不會老,很扯。

-有喜歡的刺青師嗎?
何軒:歐美一家叫燃燒刺青店。畫80’s彩色東西很強,很繽紛亮麗,配色影響我很深。我以前hip hop過,喜歡潮流的東西。大概是因為接觸搖滾樂的關係,嘻哈的東西就像Ape那種繽紛亮麗的,聽搖滾後慢慢吸收次文化的東西,音樂、刺青等等。慢慢吸收後畫風整個改變,兩個融合其實效果也不錯。

-你還會想要拜師學藝學畫畫嗎?
何軒:我當然想找老師,我自認為技術還不夠。但我只想找一個老師,學到他全部的東西就好。因為越少人教過你,學的東西越精,不容易被影響。像看人家畫圖,你看這個人畫圖就有他的影子,但畫東西最重要就是不要有影子,所以只選一個老師,就是我喜歡這老師的東西,學到功夫後就可走自己的風格。很多學美術的就一個一個老師學,就變成永遠都在那塊繞,畫插畫就一看就知道是畫插畫的。

-你會想學電腦繪圖嗎?因為這技能對品牌來說應該很重要?
何軒:我當然想學,每種東西自己來最好,你的想法不可能百分之百傳達到別人那邊。

-手繪做衣服要怎麼去做?
何軒:其實就是要掃進電腦裡,用程式慢慢拉線。我比較適合在團隊,給我思想跟方向我把它設計出來。

-短期之內沒有品牌規畫嗎?
何軒:目前沒有,因市場不符合。

-你對於任何不滿,有沒有嘗試改變呢?
何軒:音樂部分就是展現親和力,就之前辦活動,我還像白痴一樣每個跑去留言,去說謝謝,讓他們知道雖然我看起來恐怖,但真心推廣音樂。畫圖的話,名氣很重要,有名人家比較會喜歡你的東西。

-畢竟刺青跟品牌你沒設定時間,出社會後你想做什麼工作?
何軒:我只要一出社會,一定往刺青這方向走。如果我不能走這方向死掉好了。因這是我夢想的一塊。

-你會擔心你最後也跟你口中的潮流人一樣嗎?畢竟大家都要賺錢?
何軒:我不偏好賺錢說真的。我只要能吃飽就夠了,我的理想就是靠刺青跟服裝賺點錢以後,盡量把餘額都幫助樂團。因為我以後想開間店,樓上刺青店跟裡面賣衣服、地下是Live House。看我有多少錢,就提供多少樂團表演機會。

-這需要很龐大的資金,這樣你就要變商人了?
何軒:刺青其實很好賺,刺青的話商業沒關係。那不是我的理念,別人想要什麼我就幫他是我的工作。可是自己我畫的東西跟品牌不會受影響,刺青是我輔助夢想的東西。

-你blog常常提到「夢想」,要不要講看看?
何軒:人一開始一定有夢想,走到某一個年紀就覺得夢想不可能達成。之前也是這樣覺得,但是看到台灣地下樂團就改變了。因為台灣環境很爛,地下樂團想走自己東西的話,一百年都不可能會紅。永遠都只會被聽更深的人說抄國外的,被不懂的人說好吵,沒有任何鼓勵,沒有鼓勵很難起來。樂團會帶給一種希望的感覺,那種感動不是療傷的感動,而是知道樂團是發自內心的唱歌,可能吼兩句就覺得被震撼到,不是只說我愛你啊之類的。

-對啊﹗像國外的歌迷可能遇到喜歡的樂團會主動搜尋資料,不管你是不是線上藝人。像台灣的歌迷就很被動,一直接受唱片公司跟電視給的東西,變成習慣性了。並不是說他們真的都不能接受,只是因為他們覺得這不是大唱片公司去力捧的,就沒興趣了。像國外很多樂團發跡,可能是因為在地下很多歌迷支持,唱片公司注意到了簽約,而台灣是反過來的。

-那你覺得盲從的原因呢?
何軒:每個人喜歡東西不一樣沒關係。但現在人變成喜歡而喜歡,就現在市場喜歡就跟著喜歡。像喜歡CIRCUS的人從第四季跟第一季開始是不一樣的。現在喜歡的人可能是因為他們是潮流指標,不再是因為他們做了什麼事情讓你感動。像我喜歡CIRCUS是因為他們給我追夢的感覺。

-像你說累積人氣還可以做更多的事,你還會想參加節目嗎?
何軒:能走這圈子總是好事,不管是不是會被罵臭頭。

-你之後有想要走演藝這塊嗎?
何軒:我想要拍鄉土劇,一天一千二還能吃便當,還蠻愜意。演一些流氓之類的。我國小是土城pk王,很罩。

-主流市場上有沒有你喜歡的樂團?
何軒:其實台灣認真的人我都喜歡,可是因認真得到東西後,有時候就會變了。有個DJ最近有寫到,五月天第一張專輯跟現在聽起來是不一樣的。第一張的感動是不一樣的感覺,純真的感動。

-你會不會擔心自己會步入他們的後塵?
何軒:說真的我也不敢保證,所以我會希望有人會痛擊我,當我誤入歧途時有人會告訴我。人有名了以後心態多少會不太一樣。我現在知心的朋友是我做錯什麼就告訴我,太偏激的想法也會提醒我,雖然我還是堅持自己理念,但還是會聽進去多思考修正。

-國外搖滾樂團也有遇到相同的問題,像我看性手槍跟衝擊樂團的紀錄片,像性手槍可能就唱些無政府的歌詞、還因為在節目上說髒話被唱片公司解約,但也碰到尷尬的狀況,以前他們是反抗主流的代表,但紅了就變成主流了。你的想法推廣出去的話,以後變主流,不就是被抨擊的點?
何軒:我希望他們來抨擊,我喜歡別人告訴我他們的想法。我不會唾棄主流,主流就讓他們走,我討厭的是盲從。像這點嘻哈就比搖滾好一點,嘻哈可以藉由跳舞之類的入門,搖滾樂比較難的是沒天分可能也學不太起來。

-那你對台灣的Live House有什麼想法?
何軒:不知道該說是好的還是不好。像THE WALL是Freddy開的,但他身為樂團人以他的地位可以做更多事,但做的不夠好。禮拜六的報價對一個地下樂團來說負擔太大,既然有團想表演,何必價碼開成這樣,很多樂團沒辦法表演。THE WALL可能因為有去談過,像多一組鼓或音箱之類的都很難橋。

-剛剛是講可以改進的點,有沒有覺得不錯的?
何軒:很多Live House也是不錯。像女巫店就不錯啊,感覺蠻挺樂團的。

-你會想組一個正式的推廣團隊嗎?
何軒:我是還蠻想的,可是我怕到時候來的人就不是為了音樂或想法而來。可能因為我是某某人,才來留言說要支持,主要是想要紅。

-你覺得推動次文化困難的點是什麼?
何軒:大部分人有自己的事情要處理,以前的人還是比較熱血。可能外在誘惑多,自私想法更嚴重。就像樂團圈,明明大家都是地下樂團的人,還是會有派系互看不爽,大家都看不到台灣樂團團結在哪裡。可是主流就會團結在一起。可能地下也是因為大家都太有想法,變成永遠覺得自己是對的,沒辦法接受別人。

-我懂你意思,我們之前不是一起去樂團大遊行,一到現場根本沒什麼人,其實很諷刺。像樂團想被大唱片公司簽,就是想要紅,講難聽點每個人都想得到好處這沒什麼不對。但又不團結沒人來參加,媒體來拍的時候小貓兩三隻,場面那麼冷清,這樣唱片公司怎麼會想簽樂團呢?
何軒:對,來的都是被選入表演的團。畢竟主張的是台灣樂團節,那樂團是不是應該都要來呢?不管有沒有時間或是得到利益,讓大家看到樂團人是團結的並不輸人的感覺。因為我們其實並不是少數族群,其實人超級多,但那天來的不到一百人,其實蠻傻眼的,光是北部就不曉得有多少學生團了。

-之後會想學樂器嗎?
何軒:應該是學BASS,每個人都有樂團夢吧。我覺得自己天分的關係,主要投入的還是我專精的,樂器比較是偏向我的興趣。

-推廣的話會想設計網站來聚集人潮嗎?畢竟要推廣總要有讓人能匯集的點也能清楚狀況。
何軒:這些都是有打算,只是能力還不夠也還沒辦法要求別人信服我什麼。我做事方法是達到某個程度再去走出來。就像我品牌為何遲遲還沒出來,也是覺得現在出來還不夠力。不想讓人家覺得我口頭講、但是成品爛。等有點名氣跟實力都具備再出來。可能等刺青學了之後,電腦繪圖也會去學真的自己來,自己來達到程度才是最想要,我的東西用我的想法去做才能感動別人,如果經過別人的手也不能感動別人。差別在於一件衣服有相關的位置跟想要的質感,一個圖放在中間上面下面左邊感覺都不同,質感的話布料之後自己選。作品可能很滿意,給別人做出來可能不是自己想要的,不是自己認可的別人怎麼會認可。

-我懂你意思,打個比方,當手繪就像是電影演出一個角色,就算你角色演超屌,別人演很爛、劇本爛,出來的電影成品還是爛。懂電腦繪圖就像自己當導演就掌控全局不會有這種問題。

-最近有什麼合作計畫嗎?
何軒:現在幫一個很熱血的朋友的忙,他才十八歲就丟十萬出來做衣服,他自己方向沒很確定,我就把專精的丟給他。像我跟你有共同朋友小紅,他最近也要成立品牌,我就盡我能力把想要表達的做到100,這很矛盾,因為畢竟不是自己主導,衣服出來的感覺不一定是想要的,但也是激勵我,讓我知道我自己不足的地方。像如果一個人可能手繪不強,用電腦軟體處理過之後,出來的成品可能比我還好,是我畫多細緻都沒有的效果,少了跟衣服融合的感覺、失去一種味道。

-像現在的年輕人都很會批判,你會不會擔心會批判、不做事?
何軒:我是很想要好好做什麼,但礙於能力。我喜歡人家來批判我,這樣我會有警惕。我給大家的感覺就是熱血小子,經歷了兩年都是一個人看團,看到樂團都知道我是誰了。別人覺得我很激動、自HIGH,大家都覺得我有病(笑) 。這個東西既然影響我,我就自然抒發。我真的是想要全心投入搖滾推廣。





友情置入之大亨強力推薦(奇奇與蒂蒂是開場團,20:00左右演出!)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