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大亨
這陣子空閒時都在看白色巨塔!
(共三本)
而我在這幾天看完了
波瀾壯闊的劇情
看完的當下
其實就想馬上打網誌分享自己有些激動的心情
不過這本書給我的體悟實在太多
這兩天有先在腦中整理了一下


先來介紹這本書的作者
山崎豐子女士
1924年出生於大阪
畢業於京都女專(京都女子大學前身)
之後到了每日新聞社大阪本社
因為曾經在學藝部副部長井上靖底下工作
也有受到寫作方面的指導
1963年在週刊上連載白色巨塔
他的小說被歸類為"社會派"
社會派的意思就是說書中內容尖銳地描述社會跟人性的黑暗面
還有當代的社會結構
為什麼會有這本書的誕生呢?
是因為她曾經住進了大阪大學附屬醫院(浪速就是大阪的古名)
看到了一些大學醫院封建的陋習
所以開始籌備這部"白色巨塔"
描寫讓一般大眾尊崇的白色象牙塔當中
大學醫院的封建性跟黑暗鬥爭面


"白色巨塔"裡面的大事件有四件
1.財前從副教授升上教授
2.患者佐佐木庸平的死亡引起的訴訟事件,一審財前勝訴
3.財前升上教授後,選學術會議會員
4.二審佐佐木庸平家屬翻盤勝訴
這裡面我認為最心機
也是最精采的就是財前升上教授這段了
當時還是教授的東
雖然是個穩重的學者
但是心胸比較狹小又愛面子
看年輕又自信滿滿的副教授財前越來越不順眼
加上財前又曾經跟他頂撞
下定決心不讓教了十多年的學生財前接班
透過船尾介紹
找了資歷一流又個性內斂的金澤大學菊川昇來搶教授位置
而財前這邊後台很硬
有政治手腕一流的醫學部長鵜飼,校友會中極有勢力的兩位前輩岩田,鍋島等人脈
(岩田是北區醫師公會會長,鍋島則是議員兼有個私人外科醫院)
加上財前又一的超強財力
本來這兩人就已經可以說殺個難分難解了
但是一向不喜歡財前又想搶奪醫院權力的整形科野坂
也從德島大學找來原本待浪速大學的葛西
回來競爭
如意算盤打著他可以搶到"看不順眼意氣風發的財前,也不希望外校教授空降"的票
可以說選戰如同三國鼎立一樣
在彼此顧忌中還要取得平衡(怕有兩方結盟)
更要競爭
而在葛西被淘汰後
東派人馬跟財前擁護者又都去搶葛西所得到的七票,也就是野坂派的票
用權力跟金錢利誘
而野坂則兩邊都不直接答應或拒絕
而是用配票的方式想兩邊都討好
想兩邊的好處都拿
這場"教授大戰"雖然沒有刀也沒有槍
但是這種心機戰爭可以說比刀槍更難測,更刺激啊
對於權力的鬥爭
山崎豐子的思想及筆法可以說是細膩無比


而關於法庭上的論戰
山崎豐子花時間苦心做足了醫療跟法律上面的功課
雙方不論是在找鑑定人,證人,對質上面的對話都是非常合乎邏輯的
雖然很多法庭上的內容都是跟專業的醫學有關
不過因為被告財前方面有人做出偽證
以及找來的鑑定人的切入點都不同
結合了雙方律師的鬥智鬥心計
所以一點也不沉悶!
也很佩服山崎豐子從醫學跟法律訴訟門外漢
可以到寫相關的專業小說所做出的努力跟毅力
如果是一般的劇情小說有邏輯不通的情況還無所謂
而題材有關醫學跟法律訴訟這種專業性的領域
是不容許有紕漏的


說實在我認為"白色巨塔"的主角只有一個
就是財前五郎
而道德感非常重的醫生里見
只是一個烏托邦般的角色
甚至可以說一點也沒有"人味"
鵜飼在小說中的重要度跟戲份甚至遠超過了里見
里見的設定上面應該只是要跟財前這個大主角對照吧!
我大膽的猜測大概連作者山崎豐子
也不喜歡自己創造出的里見醫生吧
財前五郎自幼家貧
童年跟學生時代非常困頓
母親辛苦的把他帶大
後來因為開婦產科賺大錢的財前又一招贅
(財前又一賺夠了錢,想找個有機會成名的女婿)
自尊心強的財前為了母親,也為了自己入贅
一路努力終於爬上了副教授的位置
但因為心胸狹小的東對他的過度自信不滿
使得原本應該順利成為教授的他
必須用盡心機跟後援才取得了教授的位置
隨後得到國際外科學會會員,學術會議會員的殊榮
最後卻因為競選學術會議會員,還有醫療官司案兩頭燒
一個癌症權威名醫卻沒注意到自己已經得了癌症...


山崎豐子塑造出的財前五郎是非常鮮明立體的
財前給每個人一種強悍,甚至可以說是梟雄的感覺
外表充滿男子氣概,醫術高明,個性也很冷靜無情
這樣的他很早就知道一件社會真理
就是在社會上"光只有實力是不夠的"
有實力有後台當然最好
有足夠後台沒實力還是可能成功
空有實力卻沒辦法立足的人太多了
實力加上足夠的後台才可以爬的快!
所以他非常樂於接受財前又一的金錢支援
鵜飼,岩田跟鍋島的人脈關係
就像財前把醫局員當成棋子一般
其實這些人也把財前當成了棋子!
尤其是醫學部長鵜飼
雖然一路支援財前
不過對於他來說
也只是因為財前是有實力,加上夠好利用罷了
其實財前是知道的!
只是他也配合不攤牌罷了
(死亡前意識不清趕鵜飼出去,也是作者給的線索)
因為他明白
不這樣他沒辦法往上爬...
如果沒辦法往上爬
他童年跟求學路那些刻苦,還有不快樂記憶又會一一浮現
而他拋棄自尊的入贅也將沒有意義
但如同他的情婦慶子所形容"其實他只是外表很堅強,內心是很脆弱敏感的"
這從他在得到名利會想到自己的母親
對里見帶著敬畏跟厭惡的雙重複雜情緒
以及面對長得像佐佐木庸平的病人內心會緊張
臨終前無意識一吐對佐佐木的愧疚
都可以感受到他的脆弱面
所以財前固然很堅強
但是並不是如外表般完全無情!
這樣矛盾的個性
也成了財前這角色的魅力所在
所以不只財前能得到讀者的喜愛
甚至在故事裡財前臨終前
他身邊還是充滿愛的


相較於財前充滿了魅力的個性
里見像是一個根本被架空的虛偽道德家
每天回家只顧學問
跟小孩跟妻子也沒什麼互動
他對於東佐枝子是有感情的
不然也不會找到機會就去獨處
但當東佐枝子釋放自己對他感情時
卻說"妳跟我老婆是同學"(真的很假...)
然後滿口都說要顧及病患感受
像是個永遠不會有過失的聖人一樣
然後對權力不刻意追求也就罷了
他卻是處處被權力擺弄,就像棋盤上的棋子一般
所以還好他戲份不多,可能山崎豐子也覺得這角色個性很唬爛吧....
現實當中
如果身邊有這種滿口道德,滿口"要用真心啊!"的人
或許根本是個卑鄙的人吧
(如果你是這種人,不用驕傲,以前卑鄙人很少,拿來說大家還會有點逆向的崇拜,現在卑鄙人到處都是)
我也不會用"壞"去形容這種人
用壞形容這種人他們會覺得很爽
因為卑鄙人不壞,只會欺善怕惡.


本來的"白色巨塔"結局是很"社會"
是很真實殘忍的
為什麼會這樣說呢?
因為本來劇情只到佐佐木庸平家屬敗訴,財前一審勝訴就結束了
但是山崎豐子受到了讀者跟輿論的壓力
最後還是屈服於整個社會
隔了四年出了續篇
我覺得這點是有點嘲弄跟無奈的
普遍的人都喜歡讓自己感受光明,自爽的東西
但是大部分人心都很臭
有些心很臭的人還想用宗教來寄託呢
我只能說機歪人就算信教或是徹底改過
會變成一個改過的機歪人
但改過的機歪
終究還是個機歪(恩邏輯能力很好吧)
(如果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或是上帝會寬恕以前的罪,
那就做一堆自己很爽的事情在信教就好了,很唬爛,真的)
所以如果機歪人死後還有知
還是會跟我地獄見!
(我認為如果死後有知,每個人都會下地獄,這論點我以後會打個網誌,非常機歪的哲學,請期待)
人真是他媽的很矛盾
不過雖然他媽的矛盾
(ㄜ...離題了,我必須拉回來)
山崎豐子還是被人的矛盾所打敗
社會派本來該是尖銳地批判社會
最後竟然因為社會整體的壓力變成配合大眾
續寫了白色巨塔
讓佐佐木庸平家屬取得二審勝利,財前來不及上訴就過世
關於敘述人的鬥爭方面
白色巨塔無疑精采無匹
而且非常的細膩!
但被封為社會派小說經典
結局卻因為社會壓力而大翻盤
我認為很諷刺,很可惜


充滿野心的財前
最終還是沒爬到白色巨塔頂端就跌落了...
但是這樣的他
落地卻沒有粉身碎骨
而是四周圍繞著溫暖而死
(連最後開刀都是東幫他開的)
而如果自己往後推想
佐佐木庸平家屬就算得到了二審勝利
往後的人生不也是一樣辛苦嗎?
而且還是會一直遇到不公平不正義的事情
什麼才是正義公理呢?
我想唯一正義,公平的事情
就是這世界上從來就不正義,沒有一件事是公平的
所以我認為
人都是撒旦的孩子或統治者的玩具吧!
(這個論點以後會有專文說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文藝復興 的頭像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哈囉 原本我只是想找個結局 沒想到到你這篇精采的分析 很棒 我不認識
    你 可是我謝謝你
  • 文藝復興 於 2011/06/13 14:34 回覆

  • acidman1985
  • 你好
    哈你是拿去交報告嗎?
    其實有跟我講用途轉載或拿去用
    基本上我都ok啦
    畢竟報告的話大家都是上網抓一抓
  • 文藝復興 於 2011/06/13 14: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