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吳至歪(也就是大亨)寫於 2011年2月21日 23:00

至於「人體躲避球」的玩法,類似小學生下課愛玩的小場躲避球。外場各站兩人,內場站一個人,可以自由選擇接球或閃躲球。而場地,就是在桌椅之間、排與排的中間間隔。當然,為了能盡興地玩躲避球,有將兩旁的桌椅往外推、擴大場地的空間。

至於球呢?不要明知故問嘛!球=小胖。

跟真實躲避球最大的差異在於,負責攻擊的外場無法互傳高吊球,藉此找出攻擊的最佳甜蜜點。唉呀!畢竟球飛得起來、人飛不起來呀!就算因為無法互傳高吊球感到萬分遺憾,也是沒辦法的事。

那起在學校校園掀起不小風波的「尻槍事件」,由於被校方約談與心理輔導的小胖,說自己對於那段被霸凌的記憶,已經徹底模糊化。學校也找不到人懲處,能這樣消極處理正符校方心意,但事情鬧到家長都親自來學校抗議了,總要有人負起責任。老師自然成了眾矢之的、唯一的箭靶,在高二下學期,換成年僅28歲的年輕女教師,擔任7班的班導師。前面也提過了,由於小胖媽媽拿到了金額不詳的和解金,加上學校把老師砍掉的處理措施,讓她還算能接受,不但沒有再進行後續的抗議動作,這件事情也在沒有上報到家長會的情況之下,就這樣不了了之了。

當初所衍生的風波、教職員與其他班學生私底下的討論,自然也就漸漸隨著時間而失溫了。

平靜,指的是對大家而言,大家裡面只有一個人不包括,而那個人的名字就叫小胖。

他們繼續跟小胖玩。高二下學期,即便換了新導師。大致情況並無改變,又回到了高二上學期的情況。

#
所謂的「玩」,是對外說法。

他們甚至會在週記上,常常提到會利用下課與課餘時間跟小胖玩。

出生於家境良好的家庭、正規好學校出身28歲的年輕女班導,在初來乍來時,對7班的風雨一無所悉,看到同學週記的內容,還覺得童心未泯的同學金古錐,讓她聯想到了小自己14歲、即使現在在讀國中了,偶爾還會跟姐姐撒嬌的親弟弟呢。想必校方高層壓抑風聲的要求做得很徹底,可以確定的是,並沒有教職員曾直截了當地告訴她。但就算壓得住教職員,卻不可能完全封鎖住學生這邊的耳語。事實上,確實有別班的學生曾暗示過她7班發生過ㄧ些事情、是個問題班級。

現在這個時代的青少年都很早熟、有時候還比大人更懂得人情世故。

與其說,是基於提醒的善意,不如說多少是以旁敲側擊的方式,藉此來探探這年輕女導師到底有幾斤幾兩重。

不過當其他班級的學生,得知女導師雖然對秩序比賽成績感到困惑與不甚滿意,但對整潔比賽的表現非常之激賞與興奮,還常動不動自掏腰包訂速食或Pizza來犒賞7班同學。他們也就不刻意戳破、繼續多管閒事。他們也想好好欣賞—這齣好傻好天真的絕佳好戲。畢竟要是說得太明白,戲就得提前下檔了。

從高二下,女班導第一天來到教室自我介紹時開始,7班的同學產生了一種微妙的默契。也就是「在班導面前,我們要當個乖孩子」。

並不是大家曾經聚在一起討論過、約定好大家要服膺於新導師。不,7班的同學並沒有這麼做。

大概是這群大孩子們,敏感地用毛細孔感受出,這麼做會對自己比較有利的關係吧。

他們在班導師教授的英文課時,保持安靜,沒有人會趴下來睡著。每個人都睜大了眼睛,眼裡還閃爍著笑意。在班導師的眼裡,這是一群有著不可思議、驚人高昂學習意願的孩子,當她提出問題的時候,甚至爭相舉手搶答。她甚至相信,他們並不是單純為了在升大學的大考中,拼出好成績,而是真心享受著上英文課過程中的分分秒秒。

所以說,當有其他科的老師向她抱怨同學在課堂上胡鬧、好幾個人趴著睡著的時候,她的驚訝可想而知。當然她也不是笨蛋。她也ㄧ直對於為什麼在自己課堂上表現優良的學生,在秩序評比上總是倒數感到困惑。

雖然突擊檢查,是一種有效又即時性的檢驗方法,但如果突擊的結果,不完全是想其他老師反映的這回事,那麼對青春期、心思正值敏感脆弱之際的學生,何嘗不是一種傷害呢?這是自己擔任班導的第一個班級,與這群學生相遇,是種多麼難得的緣分,何況他們/她們個個是如此信任、喜歡自己。只要想到這點。她就對於突擊檢查的行動,遲遲躊躇不決。

有一天,她終於下定決心,從辦公室走往教室,突擊其他老師教授的課。結果發現同學上課的狀況,儘管說不上極佳,但並沒有其他老師說的那麼誇張。為了怕樣本數少,她後來又特地多突擊了兩、三次。幾乎每ㄧ次都是相近的狀況。的確,是有ㄧ兩、位同學在睡覺、也有在低聲談話。但根本沒有大肆聊天的狀況。她忍不住邊懷著一點罪惡感、邊偷偷竊喜,心想這個狀況真不壞!某種程度而言,還對自己有莫大鼓舞、是教學上的一大肯定呢!代表同學在所有老師之中,最喜愛上自己的課。反而暗自沉吟:「真是的!身為教育者,其他老師也不該光是抱怨學生沒有學習意願,應該要好好安排課程與提升自己的教學品質與魅力啊!不能光是檢討學生,他們自己本身也該要檢討一下吧!」

但她不知道的是,她所看到還算秩序良好的場面,是因為做在靠近走廊的同學跟全班提前報馬仔的結果。

其中有ㄧ、兩個會在其他老師的課堂不時探頭往外看(其中有ㄧ個還是「熟女俱樂部」的成員呢!)。

他們探頭看,一個是在看別班在上課時間、要去上廁所的可愛高中妹之外,另一個則是把焦點放在學校的幾個美熟女教師上。也是他們意識到,光是在班導面前,做做乖寶寶的樣子還不夠,必須加買ㄧ道安全保險。

畢竟其它老師隨時有可能會向班導反映班上秩序不良的狀況。也正因為相信班導遲早會突擊,所以不時將頭伸出窗外探,成為了一種習慣。

至於是什麼時候,班導與7班同學的互動關係改變呢?跟接下來發生的事件大有關係。

#
回到「人體躲避球」。小胖成為那顆球,外場的人會用全身力量去推他,心血來潮時,在外場的兩人,還會在後面先進行俯衝、再用「小胖球」攻擊內場,不得不說,的確是掌握到了《鬥球兒彈平》誇張戲劇化的神髓。

然而要堆動小胖,還得讓他產生如球一般的速度感,也不是件輕而易舉的事。

在剛開始玩這遊戲時,小胖是穩若泰山的。如果說在小胖被霸凌之後,有得到什麼好處,大概就是下盤與馬步打得更扎實、更穩了,儘管短期之內,還不知道這有什麼額外的用處就是了。但如果不保持球的行進與流動,「人體躲避球」就玩不下去了。

所以可想而知,他們的拳頭雙腿就是他們的鞭子,不時狂踢、狂踹著小胖,要他認份地當顆稱職躲避球。不過如果說他們只懂得用一貫的暴力手法,那他們也枉為高中生了。

高中跟國中霸凌者的最大不同,不在於身高的差異、勃起頻率的差異。

而是在於國中生的霸凌往往是純粹的肉體性的。當然不是說這種肉體性的霸凌,不會造成霸凌受害者的精神損傷。而是瘋狂歸瘋狂,但這當中不是沒有純粹、單純明快的一面。

就像小時候看到士林夜市都會叢林的扛棒,會覺得不知所云,長大後會佩服不已一樣。

國中生的霸凌,是把校園直接化為大自然界。

但高中生不一樣,不論怎麼說,人在各方面都是會隨著時間有所成長的,對應到霸凌上,也是一樣的。

高中生年紀的霸凌者,是充滿思想性的。美稱是頭腦更好與思想的複雜性、也可以說是更具城府。

他們對小胖說:「乖…閉起眼睛吧…不要把自己想成一個人、一個活體動物,你長開眼睛的話,怎麼可能有辦法好好當顆躲避球呢?代表你還把自己當成活的,一旦認知與意識到自己是活生生的,就會害怕。你一害怕,就算你不想,還是會不自覺地放低重心打起馬步。來,很簡單嘛!這有什麼難的…把自己想成一顆球。啥!?你說該怎麼做是嗎?說大聲點嘛,不要把聲音含在嘴巴裡,男生在那邊喃喃自語很不美觀,噁心死了!很簡單呀,來,把眼睛閉上。試著什麼都不要想、不做多餘的思考。如果還是會想到自己明明是人,不是球,那麼你就大錯特錯了!來聽話,把兩手置於肩膀上吧。很好,這樣身體跟手就比較不會抖了對吧?張開眼睛、兩手發顫地兩個問題點都順利解決了,怎麼樣?不會再意識到自己是活體動物了吧。記著,你是球。一顆渾球。一顆肥球。一個白白的雪球。一顆任人丟來閃去的他媽的躲避球。」

於是小胖成為了一個稱職的球,有時候被往前推動、還會戲劇化地演繹著在風中貫穿的球,試圖自行加速衝刺向前方衝刺,往內場的球員狂奔而去。

小胖的雙頰很緊實,兩頰還紅通通的。但雙下巴卻顯得鬆鬆軟軟。如果用高速攝影來拍攝小胖上下來回甩動的鬆弛下巴,會產生非常異樣地美感。下巴既是小胖身體的一部分,在長型空間來回穿梭的下巴,已經自成一格、超脫了它的主人,有若是藝術精品了。

更扯的是,或許是他受到了太大的精神壓力,必須把自己真心誠意的當顆球,才能迴避掉部分痛苦。不管是生理上,還是心理上。

生理上可能無法,痛覺往往是很誠實的。會痛就是會痛。這也是沒辦法避免的事。

但心理上,人其實是有感情開關的。

當人在面臨精神上的極限的時候,必須把那開關從On調整到Off才行。

這是活著的必備技能,越能精準操縱那開關,你就越是無敵。某種程度而言,控制開關掌握度,比學歷、文憑、各方面的實際能力還要更重要噢!

在兩邊來回穿梭之際,他還會擠著雙頰發出「咻呼!咻呼!咻呼!」的聲音。他們的劇本可沒有安排這一段,小胖你可絕了,你還自己加戲咧!

連音效都自動添加了,這種真人實境的遊戲,對他們而言,玩起來自然比看《鬥球兒彈平》的漫畫、玩wii或是體感遊戲更具快感。也能從大考將至,不時被師長與父母耳提面命地叨唸、以及自我對未來感到惶惑的不安之中,將那長久累積的不滿與焦躁,ㄧ次徹底痛快解放。

小胖就這麼在這「長型的球場」兩端,來回穿梭與飛奔。姿態兼具力量與美感。那「咻呼!咻呼!咻呼!」則彷彿在教室中環繞、產生回聲。「咻~~~~~~~~呼~~~~~~~~」「咻~~~~~~~呼~~~~~~~~」「咻~~~~~~~呼~~~~~~~」(浪費字數小絕,哥哥有練過,小朋友不要學),更是將格局擴展可歌可泣般的史詩格局。他們在遊戲過程中,忍不住讚嘆著小胖的軀體,足比古羅馬戰士的悲壯氣燄。

不過意外陡然發生了,在較靠近教室後方的球員扔出球後,小胖稍稍前進了一些、就轟然跪倒。他大口喘著氣,兩手撐著灰色地板,頭抬的低低的,與地板相距十來公分,宛如古板的糾察隊隊長,檢察地面上有什麼髒汙或是努力運動食物的螞蟻大隊似的。

#
「怎麼啦!小胖,你沒事吧?」

靠進教室後方的同學笑著趨前探看。雖然口中的話,是正統不過的安慰,但若是對比嘴角化不開的濃濃笑意、眼中閃動的異樣光芒,那又是另外一回事。靠近黑板一方的同學,原本還站立在原處不動,但為了湊熱鬧,也從另一側跑來,想探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小胖就像夾心餅般的內餡般被夾在兩人中間。

從教室前方趨近的同學,撥了撥小胖前額的瀏海,以發出笑意的聲音說︰「沒氣啦?要不要我拿個打氣筒來幫你沖個氣,等等,你先不動。」。他回去自己座位的下方,還真拿個籃球打氣筒過來。

他用力抓著小胖鬆軟的下巴,把小胖的臉往上提。小胖一臉面無表情的樣子。

然後他先甩了甩汗,抱怨著:「唉呦!手沾到一堆你的汗,怎麼那麼臭啊,你中午是不是都在吃ㄆㄨㄣ啊!我上次看Jackass的3D電影,他們用保鮮膜把一個肥子包起來,讓他在跑步機上跑,最後還把他的汗拍到塑膠杯裡喝掉。你放心啦!我不會那麼惡質,我人向來很好,這你也很清楚吧!你只要這樣就行了…」

他將打氣筒置於小胖的嘴巴附近,ㄧ手抓著針,以魚般的律動感在嘴唇周圍浮游擺動著。

小胖還是緊閉著眼睛,維持著原狀、ㄧ動也不動。

「你他媽的!別在那給我裝神弄鬼!不想當球是吧?好,那麼喜歡當人啊,就順著你的意,就給我當個人吧!張開你的眼睛,給我好好看著!」在小胖後方的同學,從小胖身體後方伸出手,用拇指與食指硬是將小胖的雙眼給掰開。

在小胖正前方的同學,則用右手握著球針,緩緩向上移動。用尖針輕碰ㄧ下小胖的皮膚,然後稍稍移開、再用尖針輕碰ㄧ下再稍稍移開,接著翻越了鼻子山。簡直就像扭曲版的電影《世界末日》嘛!在《世界末日》裡,班艾佛列克用手指在女主角麗芙泰勒身上游移,是帶有強烈性暗示的調情場面。只是把身體換成了臉部,而且變得也不浪漫了。

最終游到了眼睛的下方。

小胖臉部表情依舊默然。

而球針的就在眼眶四周游移著,小胖也終於忍不住,眼珠跟著球針移動。

然後球針猛然地向下墬,回到了嘴唇前方。

「來,買一送一。只要讓我把球灌個氣、順便做個口腔的清潔保養就行了。乖…把嘴巴張開,多久沒洗牙啦?牙醫說最少每半年要洗ㄧ次牙喔,你就當成在洗牙吧,訣竅剛剛也告訴你了吧。別胡思亂想、別作多餘無謂地思考。」


無預警的,小胖倏然抬起置於地面的手,以迅雷不及掩耳地速度雙手向前猛推。

#
「碰!」前方的同學已經撞倒兩組右側桌椅,倒在地上了。

發出的砰然巨響,引起了他們中好幾個人的注意。他們以小胖為圓心,聚攏了過來。原來他們已經在頂樓天台抽完菸,回到教室了。

毫無預兆的狂暴勁勢,讓後方的同學ㄧ時來不及反應,愣了好幾秒。然後又開始尖聲怪叫、邊笑邊喊:「哈哈哈!小胖你太牛B啦!真是沒想到!你就像真正的鬥牛一樣兇狠耶!」

前方的同學倒在地板上發生「喔~嘶…」的呻吟聲。小胖後方與圍攏地同學則興味盎然地看著突然暴走的小胖。


「幹!你們到底在搞什麼鬼啦!」


在人牆中心外,傳出這句話。


推理小說


《臉書小說1》
《臉書小說2》
《臉書小說3》
《臉書小說4》
《臉書小說5》
《臉書小說6》
《臉書小說7》
《臉書小說8》
《臉書小說9》
《臉書小說10》
或點下部落格右下方<臉書小說>的分類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