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小說課在1/7號18週課程結束
二月底、三月初
淡水社區大學就會下學期開課
會去上許老師開的劇本寫作課
能持續上到許老師的課讓人開心
劇本跟小說
回歸到原點都是說故事
雖然目前沒有很清楚劇本架構
但有翻看過
我想差異還是相當大吧
小說創作沒有影像、音樂
等於從零開始建立場景、人物、事件等等
而劇本雖然多了影像跟音樂去烘托故事
不需要費心思考如何使用「安靜」地文字去堆砌氣氛
但也同樣是很大的挑戰
除了要說好故事本來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這一點之外
像場與場之間的銜接、時間比例的平衡性都得再三推敲


等小說課告一段落
有徵得小草初步同意
二月開始要跟小草學吉他
我弟吉他也學了半年多以上(持續上課中)
教材也都留著
基礎的部分他應該也ok
(他已經開始玩copy團、還在系上活動表演過啦)
不懂得也可以問他
算很方便了
也就是說
繼我心目中的大師父阿肯之後
之後我又要多兩個師父
要喊我弟弟師父
感覺真怪
但,不得不喊~否則我就失去未來
(改自: 潘偉柏「不得不愛」歌詞)
俗話說尊師重道嘛


這是2009年目前的學習計畫
至於學校的課業
怎麼都讀到大五了
幾年下來都沒在blog上提過
啊!因為我真的沒興趣啊
我終於想清楚為什麼從小到大
會對學校課業沒興趣的原因了
除了自己對教科書的內容無感外
(你不喜歡這種說法,要改成頭腦不好我也不介意)
上學、讀課本感覺有點在履行義務
雖然不至於有人在你背後抵把刀逼你上課
但當學習變成「嘿!你.就.是.要.學.這.些。別問原因也別思考,學就對了!別人都這麼做,你也該跟著做。」這種氣氛
學習怎麼會愉快呢
脫離了半強迫式的結構
自發性去學自己有興趣的
我記得村上春樹說過一句話
「能在學校裡頭學到的事情,就是在學校裡頭學不到任何東西。」(字可能不太一樣)
我想這意思
不是否定所有在正規學校的老師不好
(好老師也有很多的,不能因為我自己不喜歡、不擅長在學校讀課本,就拉所有老師下水)
而是在講半強迫式體制下
去做學習這種事情
對一部分的人來說根本效果極有限
起碼就我個人來說就是這麼回事
我幼稚園讀兩年(中班開始讀)、國中三年、高中四年(兩間高中)、大學讀到大五
學習欲望卻在慢慢遠離學校之後的大四、大五
才真正啟蒙
就像如果人每天被半強迫交歡
(雖然這種事情應該連卡夫卡的世界都不會發生...)
不做還要被記曠職
也會說『老子(老母)不想幹啦!』
那時候看到A片應該就跟看到課本的感覺一樣吧
看到某某類型的片就會想
「昨天不是才看過嗎!!怎麼理化又來了!」
別人塞給你不同型態的片
「哇靠!這次怎麼換數學。」
學習應該是快樂的事情
快樂的事情假使是被半逼著幹
根本不可能感受當中的快樂
我不想出了社會後
每天只剩下工作-工作-工作
出社會後
日本小說家東野圭吾小說中的序
有個觀念我很認同
"設定工作之外的另個目標"
雖然這個概念
不像「追求夢想」四字那麼有氣勢、動聽
但回歸現實面
夢想之所以被稱作夢想
就是因為不太可能會實現
而"設定工作之外的另個目標"
這.是.每.個.人.都.能.做.到.的
既務實卻又夢幻
除了飛不起來之外
這樣的生活模式
簡直就跟超人的沒兩樣
最後送給大家我自己發明的話
準備好紙筆
上聯:到處當徒弟
下聯:總比到處當婊弟來得好
哇!怎麼講出這種世界級水準的的名言
我決定要抄成紙條放在書櫃下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