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讀此篇前先讀第一章-三弟篇
第二章-大哥篇/1
一發不可收拾的事件,往往都是由事件發生前的不經意抉擇,所串連而成的連鎖反應。只.是.當.時.我.們.並.不.知.道。在這之後,我為了當初的那個決定,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在一個深夜凌晨裡,我的房門傳來神經質地輕而急促敲擊聲。我打開了房門,看見面無表情的四弟出現在我眼前。說不出為什麼,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而我的第六感,一向頗為準確。


「有什麼事?」我問

「我看見了,全都看見了。你在三哥房裡做的骯髒事。」四弟冷冷地說

我的全身瞬間燥熱起來,意識失序地開始互相碰撞,頭腦陷入一陣混亂之中。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我用顫抖地聲音說

「少在我面前裝模作樣,要演戲演給別人看吧,我沒興趣看你演。你在三哥房間裡,對著他女朋友的照片…」

「停!別說了!告訴我你想要什麼…」我脹紅了臉、壓低聲音說

「喂!你別誤會,我倒是覺得你做出的行為挺有意思的。」

「有意思?」我帶著戒心問

「對…有意思。我可以答應你不把這件事情告訴三哥,不過你得幫個忙、合作一下。」四弟輕描淡寫地說。

「你說說看。幫什麼忙?」

我聽得出剛剛四弟的話流露恐嚇的意味。從小到大,我從來沒發現四弟有這樣的一面。

「我不但不想要制止你。我還要你繼續做。而且做得更骯髒、更瘋狂、更敗德。我希望你在三哥的房間,裝上針孔隱藏式攝影機,拍下他們的性愛畫面。然後在每次的攝影結束後,你必須觀看,看完再把帶子交給我。」

「如果我說不呢?」我可以感覺到自己的額頭已佈滿了汗水。

「嘿!你不會拒絕的,我也不怕你拒絕。一旦我把這件事情向家人說,你在這個家庭的地位從受胞弟尊敬的大哥、父母疼愛的長子,頓時會變成低俗地混帳、垃圾。你將永遠找不到立足之地。我在學校說出這件事情的話,光是同學間的耳語、師長的壓力,也會讓你待不下去。你根本不需要猶豫。你能忍受被親人、朋友當成變態一輩子嗎?」

「我不懂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你這樣做有什麼好處?」我問。我的眼角已滲出了一些淚。

「我打開天窗說亮話吧!我知道你喜歡可可。對!你大概也知道,我也喜歡她。當我看到你在三哥房間所幹得好事,突然覺得你的所做所為,具有深入的觀察價值。所以對我來說,你比可可更有趣,真的。我對可可是抱持著性的好奇、對你的好奇則是知性的。性的渴求對象能夠替換,但要找到替換你的適合人選,難度可就高了。你的行動若是就此停止的話,實在太可惜了!你的能力不該只是這樣而已。你還沒達到極限,我想要看看你究竟能進化到什麼程度。喂…不要擺出苦瓜臉對著我!上課時老師不是常常說嘛?人要樂觀!要樂觀啊!往好處想,我們以後可以共同窺看她在床上袒露的身體、品味她的萬種風情,而且為了尊重你是我的大哥,我還讓你先看呢…」


原來我在三弟房間的那天,在門外閃動的其中一個黑影,是四弟。那麼另外一個黑影也是四弟嗎?如果不是他、那又是誰呢?我無從得知。我只知道,當時的莽撞行為,讓齒輪開始動了起來。


在四弟敲門的那天之後,我就不時跑到三弟房間裝設針孔隱藏攝影機。如果當天有拍到影片,就播放影片自慰、看完後把帶子拿給四弟。我承認,我每次自慰的時候都很興奮。聽著,我.說.的.是.每.一.次。我想就算四弟沒有叫我觀看、我照樣也會去看拍下的影片。仔細地看、享受地看。沒看清楚的地方,就按遙控器的倒轉鍵。或許四弟說的並沒有錯,這才是我本來的面貌。也就是說,他最多只能算是誘導,我連恨他的資格都喪失了。每次自慰結束後,我都很痛苦。我甚至常常在看完影片後,跑到廁所莫名地乾嘔。我被僅存地良心煎熬著。那尚未被陰影所覆蓋的最後一點點良心。想起小學二年級時,有一次的家庭聚會讓我印象深刻。全家開車到了鵝鑾鼻看星星。在台北不曾見過漫天的星星,好美。就連平時好動的我們四胞胎,都靜靜地躺在草地,欣賞著令人屏息的光景。對當時還是小孩子的我,星星看起來是如此的神聖、脫俗。那時的我,跟現在的我相比,一定有什麼地方不一樣。我知道了。那時的我,眼.睛.應.該.還.是.亮.的,就跟星星一樣。而如今,我躺在床上,將頭朝下,黯淡的雙眼,恍惚地望著沾上體液、擰得皺爛、撕成一片片的衛生紙。我是墬落的一顆星星。散落在地板上的衛生紙,代表我本身。它透出了不管擦再多的香水,也掩蓋不住的腥臭。
(待續...)


第四章點這
第五章點這


延伸閱讀/我的其他小說創作:
Moisten濕潤
跑,在雪包圍的水晶球中
井/使命
雨都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