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滾滾黃沙
鋪天蓋地而來
寂寥地秋風
滲透進盔甲
我是個戰士
屏住了氣息
握緊了巨劍
面對著前方的千軍萬馬
想砍倒前方所有戰士
想固守後方自己的家園

就這樣
腳步游移著
前進
後退


就這樣
前進
後退


人在死亡的陰影覆蓋之下
不再有謊言的餘裕
謊言就像蠶破繭而出後
所遺留下地空殼子似的
失去任何利用價值


那麼
丟棄吧!


丟棄了謊言之後

成了赤裸的野獸


國王正在跟公主性交
皇后玩弄著男侍的性器
百姓失去理智地與左鄰右舍的鄰居雜交


人們瘋狂地呻吟著
擠出了身上每一分力量
隱約地直覺告訴我
他們的尿液與糞便已經流洩了滿地

做的還不夠
還不夠啊
呻吟聲覆蓋了馬蹄聲
在大地震蕩著
大地承載著人們的性慾
週遭景物突然失去溫度,顏色,立體感
像切換場景時舞台劇佈景
全都退的好遠
好遠…


本來一臉嚴肅地戰士們
聽著彷彿巨大浪花拍打岸邊地陣陣呻吟
喉結往上一提
吞嚥著口水
性的慾望
性的預感
使他們堅硬地勃起
使他們手上的劍輕微地發顫


我的耳聽著背後呻吟
我的眼看著前方光景
一時之間我感到錯亂
所謂的敵我
真的有差別嗎?
我到底是為誰而戰?
保護褪色的家園風景嗎?
保護王族嗎?
保護人民嗎?
保護自己嗎?
真的有什麼是值得我保護的嗎?
壓倒性的困惑侵襲著我
困惑如同佈滿尖銳釘子地十字架
可我卻不是神
我只是被釘在十字架上動彈不得的凡人罷了



放下了劍
脫下甲胃
握緊性器
握的比握劍時還要更緊
如果這樣的力度施加在人的脖子上
恐怕會窒息吧
而我
把這樣的力量
用在我.的.性.器.上


手開始有了動作
前前後後
就方向性而言
簡直跟剛剛一模一樣啊
不過這樣的前後關係
與腳步沒有關係
而是與我的性器維繫


我射精了


射精後的我
躺在黃土上
閉起眼睛
震耳欲聾地馬蹄聲,吶喊聲
朝著我的方向迅速靠近


我之所以出生
是由於慾望的結合
而我即將到來的死亡
回歸了那慾望
達成圓滿之境


而我遺留下來的精子
就是留給世人的寓言.


很遺憾的
恐怕我已經沒有機會告訴任何人了.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