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堡

深夜

走出了充滿光亮又喧囂的小酒館

獨自走在寒冷又寧靜的街

微醺的感覺消逝的比想像中快

還是維持一貫的沉默

石頭與鞋底摩擦的聲音卻格外的響亮

曾經憤世的以為自己總是孤獨

回頭看看身後

還有影子默默的陪著

於是笑了

我是不孤獨的

我想我是不孤獨的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