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日本本格推理巨匠橫溝正史的《獄門島》,讓法庭派推理大師高木彬光甘願用「日本第一」來美譽、曾任推理雜誌《幻影城》的總編輯的知名文藝評論家傅博(另有筆名島崎博、黃淮)也推崇《獄門島》是「不可不讀的日本推理小說史上最高傑作」、並拿出佐證來加強說服力「在各項推理小說排行榜都居前五名(排名第一的也不少) 」。在這之前我讀過橫溝正史的兩部作品,一部是寫過賞析專文的《蝴蝶殺人事件》、另一部是《八墓村》。對《蝴蝶殺人事件》的好評,在之前文章已提過,這邊就不再贅言。但對於《八墓村》冗長節奏與刻意獵奇還氣氛不足,非常之失望,我認為這部名作是被高估、甚至根本不像是能夠寫出《蝴蝶殺人事件》的作家。這麼說並不是無憑依地說重話,拿橫溝正史好友江戶川亂步同樣寫遺世獨立地孤島、帶有獵奇色彩的《孤島之鬼》,兩人筆力高下立判,江戶川亂步在每個轉折都勾住讀者的心不放,而橫溝正史只是鬆散地玩弄重鹹。肇因於此,固然《獄門島》有推理界知名創作者&評論者大咖的背書力挺,讀此作之前,其實是不敢抱持太大的期望的。

故事簡介:(簡介轉載誠品網站)
內容簡介獄門島自古即是流放罪犯、海盜出沒之地,島上居民全是海盜與最罪犯的後代。隨著金田一耕助抵達島上,死神的陰影正步步進逼……
獄門島首富繼承人鬼頭千萬太臨終前,請求同袍金田一耕助前往獄門島拯救三個妹妹的性命。然而,就在千萬太的守靈夜,么妹即離奇慘死……,千萬太如何預見死神的腳步?其他兩個妹妹能否逃過一劫?

老梅樹。吊鐘。祈禱房。
三個匪夷所思的死亡地點,三具死狀淒慘的屍體, 在三樁連續恐怖命案背後,更令人駭異的是主謀者純然冷血的殺機。

名偵探金田一耕助能否找出看似不可能犯罪的兇手,破解三重謎團?

「花子被人以她自己身上的和服腰帶綁住膝蓋,衣帶的一端像美麗的錦蛇似地纏繞在梅樹上,還打了個結。換句話說,花子的身體如一條詭譎的錦蛇倒掛在梅樹上。她的雙眼是張開的,張得大大的,那對顛倒的眼眸映著燈籠閃著詭異的光輝,定定地凝視著眾人,就像在嘲笑眾人的驚慌失措。」
--摘自第二章〈如錦蛇般〉


寫傳統解謎小說的心得也算是有一定難度,我盡可能在不破大梗的前提下來作賞析。而《獄門島》究竟如何呢?事實上這是一部對台灣讀者滿有閱讀門檻的作品,因為故事發展到三分之一左右,就知道最後的真相跟是日本傳統詩歌的形式之一的「俳句」不脫干係,用最精簡的說法,就是「跟季節有關有格式短詩」(詳細格式請參照註一)。畢竟不要說「俳句」,我連五言絕句、七言絕句都不是很瞭了。加上鋪陳地謎團跟日文相近音有關,不諳日文的讀者不要說公平遊戲了、基本上就是買票進場看一場華麗大秀。但《獄門島》的「三道殺人手法」,有異常大膽的手法、慎密奇巧的手法、以兇手自身條件來看近似於不可思議達到的手法。對本格推理&傳統解謎的死忠派來說,確是場豐盛地饗宴。雖然我還是覺得竟然兇手想跟金田一玩「公平遊戲」、還主動給他線索,太過於超乎常識了。讀完此作我也發現橫溝正史的罩門了,著墨過多的角色內心獨白、場景描述都實非他所長,像是《八墓村》就是掛在這兩點上。《獄門島》沒有太多內心獨白、場景設定在孤島但場景描述也過場式地帶過,彷彿心無旁鶩般雕琢「謎團&詭計」。《獄門島》在徹底迴避弱點、盡情突顯長處之下,橫溝正史的魅力得以彰顯。礙於文化的差異與隔閡,雖然不到喜愛的地步,《獄門島》至少挽回了我對橫溝正史的信心與繼續讀下去的動機。

註一:關於「俳句」可參考
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105042406133
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205081014526
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007092908919

評《獄門島》:★★★☆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