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雪地殺機》是一部「暴風雨山莊」式的作品,不過東野圭吾卻別有匠心的設定成「假想情境的暴風雨山莊」。先介紹一下劇情大綱︰七名試鏡合格的四男三女年輕演員,收到導演的邀請函,條件是假定自己所處的四季山莊外下著大雪,也不能夠使用電話對外聯絡。於是「疑似殺人命案」的事件開始展開了,未發現屍體,僅留下紙條說明殺害手法,究竟是一場情境殺人推理劇,亦或是真實殺人事件假借情境劇來包裝呢?


看到初始設定,我一開始想到的是阿嘉莎‧克莉絲蒂的《一個都不留》(我讀得輕舟版本名為《童謠兇殺案》,遠流版本的《一個都不留》較接近英文原意),而在《雪地殺機》的山莊內也確實有此藏書,由此可見這部號稱「暴風雨山莊」原型經典作的影響力。《雪地殺機》在日本於1992年發行,東野圭吾出道時日尚淺,而且早期的他,作品題材雖涵蓋甚廣,品質卻不那麼穩定,不過從《雪地殺機》也已足以窺見他不畏顛覆的創作熱情。《雪地殺機》由第三人稱的旁觀角度和久我的第一人稱獨白交織,主要是藉由大量的對話來推動故事齒輪,由於故事一開始就立即在山莊內展開,東野圭吾也儘可能以對話來彰顯各角色的性格面,就這點而言還算是做得不錯,由於各個角色的性格都很突顯(缺點就是太過單一面,但從娛樂小說的角度來說也無須過於苛責),所以就算大量對話交錯讀者也不致混淆。


幕後黑手固然並不難猜,而我認為這並不是作者的粗糙失誤或是能猜到的讀者特別聰慧,而是作者有意為之的提點。但東野圭吾最後還是盡職地拋出了一個出人意表的結局,甚至還用「肥皂劇」自我調侃情節設計與發展,讀到最後還真分不清《雪地殺機》是在向《一個都不留》致敬或是隱約酸味地戲謔,不過因為我有讀過《名偵探的守則》、《超.殺人事件<推理作家的苦惱》,見識到東野圭吾摧枯拉朽地黑色幽默破壞力與辛辣地揭露推理作家創作的困境迷思和業界內幕,我覺得《雪地殺機》不能說沒有絲毫沒有致敬的立意,但是戲謔和惡搞的成分來得更高才是!

評《雪地殺機》:★★★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