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我認為社會中有嚴重悲劇英雄症候群的
大概佔了八成
剩下的兩成
也不是沒有
只是程度小,比較隱性的
也就是說
悲劇英雄症侯群
就像基因宿命性的存在
人被這樣的括弧給包含了進去
所以
人們崇拜荊軻
人們崇拜項羽
人們崇拜切.格瓦拉
因為如果從現實的定義來說
他們並不是成功的
荊軻行刺秦王
成也一死敗也一死的刺殺未成功,忌日在行前早已註定
項羽帶領無數江東子弟兵
一路壓著劉邦打
最後卻落得在烏江自刎
切.格瓦拉的游擊戰不過小贏幾場
尚未取得任何貨真價實地光榮勝利
就被活捉處死


悲劇英雄症候群
並不是時代病
自古以來皆是如此
但這當中
有著決定性的差異
以前是英雄成就悲劇
現在是悲劇造就英雄


因此我們可以看到
我們的媒體
充斥著XXX的可憐身世
然而
很多的悲劇故事
並不是媒體主動去調查的
而是當事者自己說出來的
"悲劇人"的淚水
淹沒了電視機,網路
彷彿要衝出框架中似的
淚水侵襲我們的空間
接收的人們
有的跟著流淚
有的濕紅了眼
有的面無表情
有的顯現不屑
但是不管是哪種
事實上
我們情緒都還是有所波動
”悲劇人”順利達成他的目的


悲劇在這個”賺名氣比賺錢還快”的時代
成了一種絕佳武器
悲劇人把悲劇往自己身上攬
贏同情
贏眼淚
但看戲的人們
不用太認真
悲劇也只是劇
演戲的人心裡其實根本沒什麼感覺
悲劇
不過是一種演出形式罷了
深沉的苦痛
根本說不出口不是嗎


別忘了
我也是個戲子
沒錯
我看到那些人眼中的戲


人如此崇拜悲劇
但如果進一步的思考
我們有誰不是悲劇?
故事的結局已然寫上
我們用力地想改變劇情的過程流向


但往往劇情越精采
結局就顯得更加突兀,荒謬


唯一讓我感到幸運
僅管控制不了劇情的流向
我卻還能做著自己想做的事
我感到喜悅
儘管不時陷入恍惚


常看我文章的人也許覺得我悲觀
這我不否認
但大多數人會把悲觀跟生活消沉聯想在一起
其實悲觀不一定就會活的消沉
我沒有終日躺在床上
更不是只顧著一股腦做自己想做的事
就算資質是魯鈍的
我也試著讓興趣成為專長


對了
我現在正在閱讀杜思妥也夫斯基的作品
長達六百頁左右的”罪與罰”(目前讀到四分之一左右)
有一句話我很喜歡


他說
”把一切都往好處想實際上也是一種病態”


p.s有機會來聊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相信我
這更有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文藝復興 的頭像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