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侯孝賢導演的《戀戀風塵》劇本由吳念真與朱天文操刀。根據吳念真的初戀經歷改編。描述的是礦工孩子到台北打拼的70年代時代背景、小情侶阿遠跟阿雲的青澀戀曲。穿越山洞在山林間前進的火車鏡頭(攝影為李屏賓)、陳明章的寂寥吉他配樂令人難忘。最後演變成兵變的結局,不過在電影過程中卻主要聚焦在小倆口的細膩互動上面。根據維基百科的資料:「上映前,導演及編劇聯名致函中華民國行政院新聞局長宋楚瑜,請求協助軍方支援拍攝。而且,中央電影公司也曾檢附劇本,申請軍方支援,前往金門實地拍攝。但是,軍方認為這段服兵役期間男女感情發生變故的劇情,對未成年男女可能造成負面影響,而拒絕支援。」


我覺得很有意思的部分是,它點出了感情之中的美好與殘酷。那些情感的柔嫩與摩擦可在片中自行細細體會,這邊就不贅述了。我想談的是殘酷的分離。在軍中兩個多月沒收到阿雲來信的阿遠,竟要由阿雲母親強力要求阿遠弟弟寄信,才能得知阿雲與郵差結婚的事實。


其實在情節中,很明顯的,外表典雅溫婉的阿雲在阿遠的朋友們意淫的對象。從阿遠朋友當兵前被拗連喝兩杯酒、畫師提議在阿雲樸素的衣服上作畫,竟當著阿遠的面,要求阿雲脫下衣服讓他畫(阿遠朋友的眼波在阿雲與阿遠之間來回流動、帶有挑戰與曖昧。)。本來在阿遠抽到必須當三年兵後,以前面的情節與態勢來看,看似阿遠的朋友可能橫刀奪愛,但卻是半路殺出程咬金的郵差(他當初送信時只是多看了阿雲幾眼)。回過頭來看,阿雲毫不忸怩當著阿遠與阿遠朋友的面脫衣讓阿遠朋友作畫,多少變得帶有暗示的意味了。(更不用說跟阿遠朋友還有郵差一起去看電影)。代表的意涵是,阿雲在阿遠面前是個柔情似水的小女人,但她並不「膽小」,再對照之前,阿雲在阿遠姍姍來遲之前,差點坐上在火車月台跟搭訕自己的中年男子的便車。時間與距離將戀人拉遠,當一對戀人無法以最直接的面對面互動與傳遞感情,第三者的入侵也就無可避免了。

評《戀戀風塵》:★★★★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