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不管你個人政黨色彩是什麼顏色,台灣在國際上是比較親美的,也就是說一些國際新聞上面,我們接觸到的訊息也是偏向「美國觀點」,這點相信大家都沒有異議。所以911事件,對台灣大部分的人民來說,媒體給予大家的也是「賓拉登真的太邪惡了。」的單一觀點,但我相信,如此認定僅因為我們身處的環境,在某些國家裡頭不少人民或許會出現不同的聲音,我的意思並不是說自殺式瘋狂暴力是正確。但很多事情都是如此,當你瞭解更多的面向,你對於定義善惡這件事本身感到疲憊、甚至是排斥。看完了「計程車司機之死」,最大的啟發就是人們太愛用自己的價值觀,去劃分善與惡。這樣的做法,事實上也未免太小覷了這個世界的複雜程度。


「計程車司機之死」是一部真實的紀錄片。2002年,阿富汗計程車司機失蹤,原來他被懷疑是恐怖份子而被美軍逮捕,押入大牢,短短五天後身亡。從一張張的照片、影像、談話,揭開了總以世界警察自居的美國軍方,是用什麼方法來荼毒這些囚犯的。虐打不用說、綁吊起來不讓囚犯睡覺、強打他們手槍、找來女軍官以穢語羞辱(要想想看那是一個不一樣的國情)、用巨型的大狗驚嚇他們。守衛說的話:「就算現在不是恐怖份子,出去之後也是。」背後的意涵讓人不寒而慄。解讀過後就是”是否是恐怖份子根本不是重點,既然你進來了,你就認命吧!”。電影把層次拉到美方政府高層,高層不是毫不知情,而是默許了這樣的暴力。對照布希以正義之師的名號出兵的畫面,何其諷刺。而當事情爆開的時候,任何國家的政府幾乎都是一樣,硬ㄠ啦、詭辯---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當權力強大的政府、揮舞著正義旗幟,將權力無限上綱,難道就不也是所謂的「恐怖行動」!?


就我個人的感受,當一件事情出現了利益拉扯,「正義」就成了一個沒路用的天子,人人都想「挾天子以令諸侯」。舉個大家都聽得懂的例子,A與B是情侶、C(單身)對B有意思,然後介入了兩人的生活,B漸漸也對溫柔有趣的C產生好感,決定甩了A。對於A來說,B與C兩人是壞透了,但對B與C來說,這就是「正義」,因為C喜歡B,B也覺得跟C比A更迷人,就算少數服從多數也成立,二人happy、一人sad,這樣已經不錯囉!絕大多數的事本來就不可能會皆大歡喜。A開始跟B兩人共同的朋友,痛罵兩人「壞很大」,抱怨一點也不公平,自己是堂堂的正義之師、怎想的到落得如此難堪下場。但B為了自己在朋友間的形象,也跳出來解釋自己沒有「壞很大」,B先提了分手才跟C在一起,又說感情的事情本來就是沒有公不公平的,這也自成一番道理。這個分分秒秒都在上演的肥皂劇例子裡頭,「正義」不就如同三國時代裡被董卓或是曹操利用的皇帝?群雄之所以會想要爭搶,並不是為了保護尊貴的皇帝(正義),而是要讓自己正名化。這就是為什麼我越來越不願去討論真與善。追查真相的源頭是記憶,而記憶往往不是牢靠的,而且像歷史這種流傳下來的記憶,肯定跟當權者與時代背景有關,也就是說經過了改造、選擇性的留下或刪除(雖然我對歷史還算有興趣)。善常常都只是一種各自解讀,全看你站在什麼位置。就拿911來說好了,美國人覺得賓拉登是魔鬼是大混帳,傷害的不只是經濟與實際上死亡數字,多死一個人就代表多一個家庭解體。但一些受到美國欺壓的國家裡頭的人民,搞不好把賓拉登視為偶像,因為他竟有辦法背後策劃摧毀資本主義的象徵---世貿,對抗他們心中的惡霸美國,正義/邪惡還可能會因此調換呢!所以說,真與善我不是不重視,只是它們剪不斷理還亂,唯一的慶幸是還有「美」啊。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