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最近接連看了幾部韓國警匪跟犯罪片,「原罪犯」、「殺人回憶」、「追擊者」。「原罪犯」、「殺人回憶」都讓我非常喜愛。去年金馬影展得到不錯評價的「追擊者」倒是覺得共鳴並不特別多,但也算是值得一看的電影。今天先介紹的是「殺人回憶」。


劇情介紹:
1986年,京畿道某處發現了一名女屍。經研判過後該女子死去前曾遭人強姦。兩個月後,以相同手法的先姦後殺案相繼出現,引起警方與民眾高度注意,警方更因此成立調查小組去調查棘手不已的連環姦殺案。兩名警探PARKDoo-man(宋康昊飾)和JOYoung-goo奉命專責此案。除此以外,還特意從漢城空降調來主動毛遂自薦想查此案的SEOTae-yoon(金相慶飾)。然而這個調查小組工作磨合不順,依憑直覺和自號稱有抓犯人的第六感之巫師眼的Doo-man跟理性冷靜、凡事需要真憑實據的Tae-yoon激烈磨擦。在經歷了不少錯誤的判斷後,他們認定犯人的犯罪習性是在下雨天、專挑穿紅衣的女子下手…決定派出清秀的女警來釣出兇手…


劇情深入分析:
故事的張力在於矛盾與摩擦,在角色的設定上,PARKDoo-man性情如火,熱情直爽又具幽默感,十足活寶個性,如果當朋友,應該是滿分的朋友,但如果從警察的角度來看的話,是根本不及格的,他口口聲聲說自己用眼睛就能抓壞人、還聽信算命的胡吹花錢買了符、指望符能顯影出犯人的樣貌。Suh Tae-Yoon則是冷靜如冰,辦案把感情完全的抽離、只信任證據與科學,也不會強迫嫌疑犯自白。這樣的人現實中或許是個討人厭的傢伙,但是個無可挑剔的好警察。PARKDoo-man視為弟弟的JOYoung-goo則像風,為什麼像風…因為他對嫌疑犯動不動就騰空飛踢,讓我聯想到了「風雲」漫畫裡面聶風的風神腿啊…(不過這個暴力警察…最後竟然因為也因自己的暴力而被迫截肢,多強烈的諷刺。)


「殺人回憶」雖然集中在推理、找證據、調查而不是動作場面。但導演奉俊昊很難能可貴的証明一點,要拍刺激的場面,不需用用上龐大成本、不需要搞爆破、更不用兩台車在高速公路追來追去,「殺人回憶」在巷道中三個警察與第二個嫌疑犯手淫男子,光靠四個人、八條腿與緊湊的配樂,就讓我看到心跳加速、血脈賁張。而片中也有許多幽默感的展現,比方說PARKDoo-man認為現在沒有留下毛髮,兇手說不定是和尚或是剔掉下體毛髮的男人,前一個場景還在講、下個場景已經到了大眾浴池東看看、西瞄瞄;當Suh Tae-Yoon聽聞女子學校後面的廁所住了怪人、說我怎麼可能那麼閒還跑到那邊啊、下一個場景就在廁所前了。而PARKDoo-man更有段經典的大放厥詞,說美國的FBI動腦是因為國土太大,只能動腦因為不動腦的話抓不到犯人、韓國的國土跟自己的下體一樣大,用兩條腿就能辦案。除此之外,電影中運用的一些淒美煽情地配樂也很合我的口味。


剛看這部電影,讓我想到了大衛芬奇的「火線追緝令」、「索命黃道帶」。但與「索命黃道帶」可能有更多相似之處,在於兩部電影都是取材自舉國震撼真實案件、兇手至今依舊成謎。大衛芬奇的每部電影我都看過,我也算是他的影迷。雖然片型類似,但「殺人回憶」我認為遠勝「索命黃道帶」。不僅僅是好看,也言之有物。突顯了韓國當年警政機構的庸俗、腐敗、無力。在調查陷入僵局時局長也並未積極思考如何調派更多的人手、甚至顯得不耐煩。片中第一個有智能障礙的嫌疑犯最後成了唯一的目擊者、他的意外死亡與警方也脫不了關係。最後這在我讀村上春樹「地下鐵事件」就有很大的體悟,當一個瘋狂事件發生,政府或警察是幫不上忙的,不要說在當下的時間,就連後續的止血安撫的動作能不能有妥善的處理,都叫人存疑。


電影在末段的處理是相當劇力萬鈞,當重要線索如「雨天」、「明信片點冷門歌曲傷心情歌」、「細嫩的手」全部指向第三個小白臉嫌疑犯。關於最後一個受害者,電影原本是拍PARKDoo-man的另一半在下雨的夜晚從藥局走出來,這時候我以為受害者已經確定了,但一個女學生與她錯身而過,最後是女學生被拖走,導演利用簡單的巧思,所營造出的突兀感是強大的,擺了觀眾一道。而兇手被不依循先前的殺人邏輯與手法,可以解釋成兇手按耐不住、或是轉而享受玩弄警察的快感。死去的女學生曾經與SEOTae-yoon有過數面之緣的,這讓最後一向不把情緒表露的SEOTae-yoon拖入瘋狂的境地,在鐵軌前將手槍對準了小白臉嫌疑犯,一向靠著自己的FEEL辦案的PARKDoo-man卻手拿科學的DNA報告趕來,SEOTae-yoon打開來一看,DNA的結果竟然是不完全符合,SEOTae-yoon露出絕望的眼神,再一次舉起了槍, 這時PARKDoo-man把他的槍往下壓,選擇再次相信自己會逮到犯人的眼睛,深深望進小白臉的瞳孔深處,他說了「媽的…我不知道…」,叫小白臉嫌疑犯滾蛋,嫌疑犯往火車隧道跑去,SEOTae-yoon還是開槍了,但這時候開槍已經不是想要殺了小白臉,並不像朝著他射,比較像亂射一通,是一種自暴自棄的表現,因為他知道如果兇手真的不是小白臉,那這個案子可能永遠也破不了了。


乍看之下導演讓兩個警察的角色產生對調,但我覺得與其說是對調,不如說他們各自展現了自己的另一個個性面向,畢竟人本來就是極為複雜的個體。也就是說SEOTae-yoon也是有感性的地方(從他聽了女學生述說的廁所傳說、嘴巴上說不願意身體倒是很誠實,就知道他其實不是冷酷而是悶騷。)、而平常意氣用事PARKDoo-man有他粗中帶細的地方,所以他才會去制止失去理性的SEOTae-yoon。而最後在隧道裡閃動、明滅不定地手銬微光既有象徵意象、也美麗詩意,暗示了這個案件要抓到兇手只剩下微弱的希望。


電影來到2003年,PARKDoo-man這時已經組織了家庭、有一子一女、已經變成賣養生器材成功的有錢商人,回到片頭發現死亡受害女子、稻田中的溝道,朝著裡面看。一個小學女生問他在看什麼,告訴他之前看到也有人跟一樣、在這裡做著一樣的動作,他問小女孩對方長什麼樣子,小女孩的回答是有點平凡的樣子,也就是說是沒有特徵的樣貌。電影的最後一個畫面是PARKDoo-man那張五味雜陳、彷彿在控訴些什麼的臉特寫,有些觀眾開始猜測他是否知道誰是兇手、到底真正兇手有沒有在電影中出現。當然DNA報告有可能出錯,小白臉也確實可疑,但他也說過「這個小鎮的人,連小孩都知道你們用暴力拷打無辜的人」、「無論如何,我絕對不會和他們一樣」、「對,是我殺的...這就是你想聽的,不是嗎?你滿意了嗎?」。其實也可解釋成他出於不滿警方總是暴力對待嫌疑犯,他不想像先前的嫌疑犯一樣妥協、才會如此執拗。但我的看法是這些部分固然值得探討,卻都不是導演想在這部片中表達的想法。我這麼以為,最後一段是拍給仍然逍遙法外的兇手看的,「就算警察抓不到你…就算時效已過…就算逃到海外…不要以為你躲得過!有人正在盯著你!總有一天你也會被什麼給捕捉住的,等著看吧!!」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