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獸之網 그물 %2F 金基德

剛開始看金基德《困獸之網》的時候,我感覺有些困惑,透過一個北韓漁夫因故讓漁船飄到南韓海域所開展的情節,不管是議題性和教條感都比過往明顯,斧鑿的痕跡也比較重。以往我對金基德的作品印象,是將意涵繁複地一層層藏在表面狂暴的情節中。

 

直到我被一句台詞給完全吸引住:『傷心啊,但傷心就一定要哭嗎?』,簡直像是觸電般讓我頓時醒了,果然是金基德拍的電影呀!那麼樣舉重若輕地戳破人世間的虛偽和假道學,熟悉的感覺就這麼回來了。

 

因為南北韓奉行的發展型態南轅北轍,所以劇本也用了很多的人性和價值觀的對比。

當主角邂逅了善良而活的痛苦的南韓女子,他問國安局派的照看者:「為什麼在這麼富足的國家還要這樣?」

「愈亮的地方影子也就愈大,自由並不能保證幸福。」

「我看到很多好東西和食物被丟棄,省一點不就好了?」

 

諷刺的是,即使沒有明確的證據,主角還是被冠上潛在間諜的名義,光是潛在間諜就是弔詭無比的認定,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明明只分間諜和非間諜,哪有什麼叫「潛在間諜」。

 

劇本中有個橋段設計的非常精彩,當北韓國家保衛部的人質問:「會游泳嗎?」,漁夫原來不但會游泳、最遠還可以游上三公里不成問題,保衛部的人立刻質疑當下怎麼不棄船游回北韓,漁夫自白是為了要保住花了十年時間才買到的船,接著他被痛斥:「難道祖國不如漁船嗎?就這麼不相信祖國嗎!」,國家所灌輸的意識型態和愛國心,在漁夫的潛意識中確確實實不如他養家活口的船(或許連他自己都沒意識到),他可以喊上千千萬萬遍偉大領導者的名和萬歲,但下意識的行動是最誠實的、勝過歌功頌德的千言萬語。

 

主角逼著一遍遍重寫自白書、但回到了祖國的懷抱照樣被逼供,原因竟是祖國高層授意要針對這事件找南韓的麻煩,換句話說,他就像是一條拔河繩一樣,被兩方拉扯,倘若繩子斷了,再換一條就好了唄。

 

在電影的最後一段,漁夫的稚齡女兒玩著南韓「偷渡」來的多功能玩偶熊,南韓熊玩偶熊充滿暗示性地發出:「Come on!Follow Me!」,她起身拿回破舊的北韓熊擦了一擦、親了一下,抱著北韓玩偶熊對著鏡頭露出靦腆笑容。這是種表態嗎?導演究竟站在哪一邊呢?導演金基德的訪問中有給出了自己的答案:「如果你問我站在哪一邊,我哪邊都不是,只是單純站在人類的這一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文藝復興 的頭像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