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奔雷劍法講求的就是速度
用內力貫注在刀身
把揮劍的速度催化到極限
若是練到巔峰的境界
不論是砍,擋,切,刺
都是快到會幻化為一片幻影的急速
眨眼間就能揮出幾百劍
阿目天生就是學劍的奇才
短短幾年間
就把一套奔雷劍法學的透徹
在當家所有的徒弟之中
除了已屆壯年的大兒子
以及當家的愛徒遠山之外
阿目的劍法
被公認是年輕一輩當中最出色的
這已經是道場中口耳相傳公開的秘密


東村西村的決鬥
奔雷道場始終是不參與的
並不是因為怯戰
而是跟當家雷瞬所抱持的的態度有關
雷瞬早年的個性很衝動
不然也不會創出如此霸道的奔雷劍法
他年輕時常常與人發生爭執
純粹的意氣之爭就拔劍決鬥
雙手不知道沾滿了多少的鮮血
背負了多少的人命
不過隨著年歲的增長
想法漸趨沉穩
他深深為年輕時的所作所為懺悔
他知道當他把劍刺入了人的身體時
不僅僅只是讓對方的身體損壞
那樣的簡單
戰敗武士身後所維繫的無數家庭
也像他們的身體一般
完完全全的損壞
不管怎麼樣都無法回到完整了
雷瞬由於想法的轉變
也讓自己的劍法更上了一層樓
接近了圓滿之境
他認為那與其說這東西村的決鬥
是一種單純的比拼
倒不如說只是讓兩個鄰近的村子
造成一代又一代
永遠延續下去的血海深仇的戰爭
這決鬥造成了
東村與西村的人們
彼此的敵視
不時有人在神木的邊界拿刀相向
每年都造成了兩邊不少村民的傷亡
甚至好幾次因此在全面開戰的邊緣
兩邊的村長花了無數的人力跟金錢資源才勉強鎮壓住
不過如果這決鬥延續下去
總有一天兩個武士之村會開戰
然後讓東西村的整片美好的土地
染上了暗紅色的鮮血


如果三年前沒有發生那件事情的話
也許奔雷道場可以平和下去
永遠也不會捲入這場東西村的決鬥...


三年前夏的某一天
太陽似乎比平時更加的耀眼
因此雷瞬那天的心情也特別好
他站在道場裡看著外面的徒弟們練劍
一位弟子急沖沖地拿著一封信給一個盒子進來
"師父!剛剛我在打掃道場外時,發現了一封信跟一個盒子,所以我趕忙把它拿來給您"
"嗯,好.你把它放著吧,我馬上就看"雷瞬說
雷瞬秤了秤盒子
盒子沉甸甸的
不知道裝了什麼
當他打給來看時
他簡直懷疑自己是不是老糊塗了
盒子裡裝的
竟然是自己的愛徒遠山的人頭
他當然知道身為一個武士
就要把生死置之度外
生死也是比普通人更難以預料
不管是哪個徒兒跟人決鬥而喪命
人非草木
身為師父,跟徒弟朝夕相處的的他
多少都會有情緒
但他怎麼也想像不到
劍術有自己七分火侯,甚至考慮把奔雷道場交給他的愛徒
竟然被人擊敗
甚至挑釁地砍下了頭顱
放在自己道場的門外
雷瞬頹然的倒坐在椅子上
兩眼失焦的望著前方
突然吼道
"阿山啊,阿山...究竟是誰....是誰!是誰!!!!!"
雷瞬想到手上還有一封信
打開來一看
上面沒有任何的署名
只寫著一句話
"這次東西村的決鬥,你們奔雷道場的人會出來了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文藝復興 的頭像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