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動人生Billy Elliot/史帝芬戴爾卓   二元「對立/共存」的療癒系/WORDS:吳至歪

英國導演史帝芬戴爾卓(Stephen Daldry)從出道作《舞動人生》(Billy Elliot,2000)以降,包括《時時刻刻》、《為愛朗讀》在內,接連三部作品均提名奧斯卡(Oscar)最佳導演,這個紀錄直到今年的第四部作品《心靈鑰匙》才中斷此項紀錄。(糗得是偏偏男主角叫Oskar!)

 

電影從1984年在英國北方的艾靈頓,喪母的Billy是礦工家庭的小孩,無論是父親還是哥哥均是終其一生為踏離小鎮的礦工,家中還有個老年痴呆的奶奶。此時此刻礦工們如火如荼地掀起罷工潮,然而身為鷹派的下場就是得過著拮据困頓的生活。父親好不容易拿出50便士給Billy學習拳擊,但Billy在拳擊場上始終無法全神貫注的投入,反而陰錯陽差對共用同一場地的芭蕾舞感到興味盎然。然而假若開誠佈公的告知剛愎自用的父親與哥哥,可以想見他們鐵定是暴跳如雷並極力阻止,於是跟芭蕾舞老師進行秘密一對一的課程,老師看出Billy渾然天成的資質,建議他參加英國倫敦皇家芭蕾學院的甄試。礦工的罷工方興未艾,一場家庭的戰爭於焉展開…


《舞動人生》在沒有「大魔頭」的設定下,仍然將二元「對立/共存」窮盡所能地最大值化。所有的角色皆有其功能性並與Billy有密不可分的糾結關係。Billy與獨斷的父親與哥哥的關係,除了血濃於水的親情外,莫過於「認命」的絕望感:自己不過是個小孩,一旦父親和哥哥持反對立場,壓根是一籌莫展的。也由於「絕望感」之故,口不擇言地奚落啟蒙的老師不過是個「鄉村」老師,但一方面他也深知唯獨靠著老師的幫助,「芭蕾舞夢」才有一絲希望得以延續。至於奶奶的角色,代表著「遺落的夢想」,亦彷彿預示Billy最終若無法離開小鎮展翅高飛的「未來鏡像」。

billy-elliot-original-1024x576  

劇本絲絲入扣捕捉到「前青春期」對性和愛的懵懂嚮往和其中無以名狀地酸甜滋味,Billy老師的女兒一邊舔著棒棒糖:「如果你要的話,我可以讓你看我屁股。」;Billy的無話不談的男性俊秀好友,化妝換裝、用親脖子來表達:「你從不知道,我想做得不只是朋友…」,害怕被貼上「娘娘腔」標籤的Billy在離開小鎮前,回以一個「脖子之吻」,此般柔軟的姿態,彰顯出童真的可愛、友情能夠跨越性向藩籬的可貴。整體觀之,縱使哥哥幡然悔悟的轉折有些突兀、情節轉折亦不難預期,卻充盈著緊扣人心的抒情魅力,片中更集結The Clash、T-Rex、The Jam的音樂,讓身為搖滾迷的我大呼過癮。與其說《舞動人生》是一部「逐夢」電影,毋寧說更趨近於「療癒系」電影。


傑米貝爾(Jamie Bell)當年一舉手一投足已是小大人模樣,刻意為之地想表現「我是男子漢,只不過剛好愛上芭雷舞…」的彆扭粗曠,著實比《心靈鑰匙》的Thomas Horn討喜許多(跟角色也有關,Oskar根本是不折不扣的惹人厭小屁孩…)。

《舞動人生》:★★★★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