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正式進入文字浩瀚的世界
大約兩年多的時間
雖然接觸閱讀的時間上
還不是很長
但心態確實改變不少
經歷了這些時間
閱讀從純粹地興趣
轉變成一種習慣
一天沒有讀些文字就會感覺有點焦慮
(如果從國小就開始養成這種習慣,我現在應該讀哈佛)
還記得剛開始閱讀小說,文學時
總會下意識的從作品當中尋找所謂的意義
但我現在的觀念
已經有所改變
到底什麼是意義?
我認為活著的人
闡述的生命意義
其實都沒有太大的參考價值
我認為
惟有死者才有資格談論意義
但死者永遠無法開口,用文字去定義意義
以前哲學一度引起我的興趣
因為它是如此的神秘
然而現在我對文學的喜愛
遠勝哲學
理由很簡單
哲學需要”意義”才存在
文學只要營造出”情境”就足以存在
哲學家談論的是意義
但問題來了
哲學家在論述屬於自己的哲學時
也沒有經歷過死亡
活人所發表的生死之道,生命意義
是缺乏說服力的
我現在的想法是
讀小說與文學
不用刻意探索意義
只需要完完全全沉浸在氣氛裡


不只生命是有限的
連生活都是有限的
幾乎每個人
都是被框架在一個既定範圍裡
就算喜歡藝術
依然是每天上下課,上下班
吃著一樣的排骨便當,速食店
並不會因為你今天喜歡藝術,或有藝術專長
別人在路上走,你就能飛
別人吃漢堡,你吃太空食物跟隕石
如果生活中沒有各式各樣的氣氛情境
也會漸漸喪失想像力與創造力
我自己是無法忍受這樣乏味的生活的


生活如果是座牢籠
身體是屬於現實
是被禁錮在牢籠中的
但精神卻是超脫的
就像我喜歡讀小說,搖滾樂
原因正在於此
我喜歡浸泡在它們給予我的氣氛裡
那種結合的緊密感
是凌駕於肉體形式的
(雖然我也喜歡肉體的…)


舉個例子
我最喜歡三位的作家
都相當擅長用文字創造氣氛
村上春樹 / 生活化,隱喻式,現實與超現實交融的氣氛
卡夫卡 / 虛無,焦慮,躁動,迷宮般的氣氛
杜思妥也夫斯基 / 莊嚴卻又隱約流露神經質的氣氛


讀文字
有時候真的不需要在“意義”上鑽牛角尖
把“意義”當作附加價值已然足夠
去享受文字帶來的“氣氛”吧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