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羅生門"這部電影
劇情是改編自日本文學大師芥川龍之介的短篇"竹藪中"
是備受西方人推崇的日本導演黑澤明的1950年的作品
相信沒看過"羅生門"的人
也知道"羅生門"是各說各話,找不出真相的代名詞了
由於是探討人性
看完了這部黑白電影感觸還蠻多的
聊聊這部作品


一開始我們看到殘破的樓房跟磅礡的大雨
羅生門顯得是如此的冰冷
而三個討論者樵夫,僧侶,路人因雨相遇
而討論起了一個詭異的殺人案
在亂世當中
殺人案並不稀奇
但稀奇的是殺人案當中的強盜,武士之妻,死掉被招魂的武士
都說人是自己殺的
這可就大玄特玄了


強盜說"武士是我殺的"
他的供詞中
聽起來他是個血性漢子
只是因為武士之妻的美麗
而使他有了劫色的慾火
不只得到武士的女人
而在堂堂正正的比武當中
儘管武士也是個強悍的對手
但是身為梟雄的他
還是順利把武士給幹掉
而且在男人武力世界中
凌駕於武士
整段供詞感覺起來
他像個強者


武士之妻說"武士是我殺的"
她邊哭泣邊說
自己遭到了強盜的強姦
並且事後
武士丈夫靜靜用著鄙視的眼光看著她
她感到她遭到了二度的傷害
她寧可武士丈夫打她,或殺了她
她也不要遭受到這樣的眼光
在頭腦混亂跟沒什麼意識下殺了武士
整段供詞感覺起來
她像是有尊嚴,卻又無依靠的弱女子


而被招魂的武士透過女巫說"我是自我了斷的"
他說著自己是如何的清高
並且因為妻子對自己的不貞
竟然想跟著強盜跑了
所以最後選擇以最有武士精神的方法
"自我了斷"
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供詞聽起來就像是有武士道精神的武士
這下好了
沒有一個人的說詞一樣
但是三個人的說詞各自聽起來
邏輯上面也沒有太大的問題
三個人的說詞
卻各自把自己崇高化(連變成鬼的武士也說謊)


然而最後在羅生門下
樵夫說出了"最可能"的事情的真相(因為只有樵夫是旁觀者)
樵夫說
強盜強暴了武士之妻後
想要把武士之妻佔為己有
結果武士卻嫌棄了這個被強暴過的妻子
而強盜鏡受到了影響
也跟著想拋棄武士之妻
被兩個男人羞辱的武士之妻
悲憤的說誰是強者就跟誰
而兩個死要面子的男人
就開始了打鬥
在死亡的威脅之下
打鬥過程兩個人可以說都是狼狽的
不過最後強盜幹掉了武士


但奇怪的是
為什麼旁觀者的樵夫
當初不敢說出事情的經過呢
撇清關係呢
原來他也有黑暗面
因為他拿走了武士之妻的寶劍


而路人是個純粹的利己主義者
他認為每個人都是自私的
一切行為都是追求自身的利益
他甚至說中了樵夫隱藏的心事


最後對人性是黑暗還是光明
而感到萬分矛盾的僧侶還是選擇相信人性是善的
而樵夫說出事情經過後
也因此解脫
這時羅生門雨也停了.....


這部電影其實要表達的也是人性的黑暗面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軟弱的地方
但每個人卻都想要遮蓋這份軟弱
最後只能用謊言去遮掩
而這謊言是利己的
既然每個人都想利己
所以這個世界才會充滿了那麼多的虛假
其實這裡面我最認同的人是路人
儘管他的行為也是不夠道德的
(拿走了被遺棄嬰兒身上蓋的衣服)
但嘲弄的是
所有人當中最沒有謊言,最誠實的人卻是他!
強盜,武士之妻,武士有很大的可能是三人都說謊
而樵夫也因為自己拿走了寶劍
直到最後一刻才講出實話
而僧侶則是對人性太過於理想化
儘管也了解了人性的黑暗面
依舊選擇相信人性是善良
從某種角度來看
這同樣也是自己欺騙自己
而在逃避
而那路人呢?
儘管行為不夠道德
每一個說出來的字都是真話
讓我想到了現在的社會
不管是從小的教育
都是灌輸要誠實
然而真的有誠實的人嗎
光從說話誠實與否這最基本的來講好了
我敢肯定
如果說話誠實的人
不管是工作上
感情上
都是不會順利的
謊言的確是卑鄙
但如果不學會卑鄙
是沒有辦法生存的
這不是是非題
能夠在誠實跟不誠實之間
去二選一
選擇不誠實就像是唯一的標準答案
每個人都戴上了虛假的面具
然後活著.老去.直到死去
頂多只是虛假的程度的深淺問題而已
別說你沒有戴上那虛假的面具
自認為誠實的人
本身代表的就是個高明又利己的謊言
讓人感受到愉悅的人跟事往往都是謊言
而讓人感到難受的事情往往都很誠實
"誠實"這兩個字跟崇高的定義本身就是一種謊話了
可沒有這種東西
只能說
盡量吧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