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Nobody knows/是枝裕和Hirokazu Koreeda  悼念已經失落和即將失落的童真/WORDS:吳至歪

是枝裕和根據1988年巢鴨兒童遺棄的真實事件所改編的《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Nobody knows,2004),當年十四歲的柳樂優彌榮膺坎城影展最佳男主角、成為史上最年幼的坎城影帝,也讓其實早在首部劇情長片《幻之光》(Maboroshi,1995)就勇奪威尼斯最佳導演的是枝裕和,在知名度在國際間水漲船高。去年跟好友看完台北電影節《妖怪文豪怪談II》,即使我先前已看過他的《橫山味之家》、《空氣人形》,但在觀影前我並不清楚導演會出席映後座談、也未看過他的照片,所以於我而言是出乎意料的驚喜現身。而在看過廬山真面目後的感想是:外表比我想像中的粗曠,流露出的淡定與滲透力,倒是與執導的電影作品不謀而合。


劇情描述母親帶著四個孩子搬遷至東京的小公寓,搬家對這四個孩子而言已如家常便飯。一天,由於母親(You)擔心房東與鄰居反彈而需要再次搬家,規定除了阿明(柳樂優彌)可代表出外採買外,其他三個弟妹得過著不見天日的封閉生活。四個小孩不但是沒報戶口的幽靈人口、沒上過學,甚至更複雜的是四兄妹的生父還不盡相同。剛開始與新歡約會晚歸的母親,偶爾還會回家一趟,留下錢、交代事項的紙條與寄回小禮物。不過母親卻漸漸失去音訊,阿明還未滿能打工的年紀,家中又被斷水斷電…年幼的他們究竟該如何自立更生、又將何去何從呢?


電影開頭是阿明與母親在搭電車,地下還有數件行李,到了新家第一件事情是與房東夫婦打照面,似乎是不值一哂的日常光景。不過接下來看到母親打開不同的行李箱拉鍊,裡面竟是另外三個孩子。光從這幕戲來看,就已然揭示了這母親確實有其特異之處。隨之而來的若干蛛絲馬跡:規定阿明在外的小孩不得外出、經常不在家中、對化妝品的重視、愛情至上的價值觀、鼓勵阿明跟其過從甚密的男性要錢、用LV包、小孩生日不見蹤影云云,均透露出她對於有四個小孩的母親身分,就算沒有感到苦惱、起碼也是不怎麼掛懷,她真正嚮往的是無拘無束的與自己喜歡的男人戀愛、同居。(在百貨公司男裝部上班也解開了我的疑惑)。

 nobody-knows  

是枝裕和以幾近白描的紀錄片的形式來拍攝這部電影,影像質地與鏡位是劇情片的規格,但由內而外的肌理,卻比較趨近於紀錄片的思維,鏡頭影像中具體而微的「凝視感」與他自言:「在電影的路上,他有如我另一個父親般的存在。」的侯孝賢導演,有其共通之處。舉例來說:有一場家中的內場戲,鏡頭對準了小茂津津有味地舔泡麵的蓋子的畫面,一般的劇情片這種鏡頭頂多是快速剪接匆匆帶過,而非是煞有介事的紀錄。是枝裕和認為四個孩子聚在一起,即使是被母親遺棄、阿明在寂寞和壓力下誤交損友、斷水斷電要在公園洗澡、餓到吃紙和靠便利商店過期食物救濟等不堪境況接踵而來,生活依然不至於全然負面。彷彿一首不失童真而又幽微世故的散文,掬取生活的吉光片羽灑落在電影裡各個片段:新年的壓歲錢對當個棒球少年的憧憬、邂逅女中學生紗希、百無聊賴的看棒球卻被遞補當右外野手。

daremo5  


電影最終,四缺一的兄妹與中學女生紗希四人結伴,在風和日麗、樹影灑落的街道上並肩結伴行走,鏡頭由上而下的俯瞰角度,猶如照看保護著他們,以剛撈完投幣機退幣口「歸隊」的小茂回眸作為結尾,彷彿傾訴著:或許等待他們的未來註定殘酷,但在某年某月某一天,他們曾謳歌青春的留白,踏出充滿了無窮希望的點點足跡…略帶違和感的意象,成就出異常脫俗的上乘收尾。

《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guest
  • 你好 請問現在背景音樂是什麼呢?謝謝
  • ACIDMAN/Evergreen (inst.),

    文藝復興 於 2012/04/17 23:33 回覆

  • guest
  • 謝謝版主的回覆^^
  • 不謝~

    文藝復興 於 2012/04/19 19:0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