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耳邊響起夢幻童趣的音樂
我坐在旋轉木馬上
旋轉木馬不停前進
旋轉木馬
似乎天真地以為可以超越什麼
但是其實什麼沒有超越
旋轉木馬只是自.以.為.超越了什麼而已
最後
又回到了一樣的地方
旋轉木馬還是本.來.的.那.個旋轉木馬


我想旋轉木馬腦袋大概空空的
什麼也不知道吧
竟然在看起來那麼窩囊的圓盤上
一臉愉悅只顧著旋轉
不過這樣說起來
也有可能旋轉木馬什麼都知道,什麼都看穿了
然後裝成什麼也不知道的樣子旋轉也說不定
哎呀
我連旋轉木馬也看不清呢
如果真是如此的話
配合著旋轉木馬的行為去做聯想
旋轉木馬不就是如同於尼采般的神秘哲學家
該不會還有"旋轉木馬如是說"吧?
這種書除了各種不同品種的馬以外
究竟還有誰會去看呢
簡直像在開玩笑啊


但我想無論如何
旋轉木馬是擁有點什麼的
烏托邦式的音樂
彩色的霓虹燈
以及人們傳來的歡樂笑聲


總結來說
旋轉木馬的形象
(如果旋轉木馬真有所謂形象的話)
就是日復一日都在做著繽紛的夢似的


但我可不行啊

我的夢只有坐在旋轉木馬上的匆匆數分鐘


音樂停止

跳下旋轉木馬

美夢就結束了




在現實當中
日復一日的旋轉
以為可以超越什麼
以為可以去得了什麼地方
轉了一圈又一圈
終於發現
回到了同樣的地方
阻礙著自己的一切依舊沒變


我無法擺脫任何事
面對的還是同樣的光景
有如那旋轉木馬
不管怎麼努力的向前
前後還是那些該死的相同對手
就像夸父追日
宿命性地天真與可悲


我也是隻旋轉木馬
但我身旁
沒有夢幻音樂
沒有霓虹燈
有的是耳邊充斥著地紛紛擾擾地人聲
眼前來來去去地人影


我時常做著奇怪無邏輯的惡夢
每天我都禱告
儘管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對誰禱告
我禱告
"就這樣待在惡夢裡不要醒來"
但我一如往常地醒了
當我睜開眼睛
看到人來人往的人群時
我知道
我將面對
更難堪的惡夢






這不是惡夢的終結
是惡夢轉入更殘酷劇情的延續






轉啊轉啊
在這圓盤轉不出去
我是惡夢裡的旋轉木馬







轉啊轉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文藝復興 的頭像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