鷹與男孩Kes/肯洛區Ken Loach 

渴望高飛的慘綠少年/WORDS:無字歪

《鷹與男孩》(Kes,1969)是英國導演肯洛區(Ken Loach)改編自Barry Hines的小說《A Kestrel for a Knave》,電影的中文片名,或多或少會使觀眾先入為主的認為,故事是聚焦在鷹和男孩間無須語言的默契和情感,事實上整部電影花了很多時間在刻畫Billy所遭遇的慘綠校園生活點滴…

 

Kes1  

單親母親想找飯票、不同姓的礦工哥哥則是不學無術,瘦小的比利早上六點就要送報分擔家計,在課堂上常分心到九霄雲外,因為身材和表達能力都不突出,也成了一些頑皮同學欺負的對象…編導功力的精湛,在足球場那場戲一覽無遺,不用靠著一來一回的對話,貌似不經意的細節呈現,就可以牽引出人的性格面貌:體育老師自我感覺良好的扮幻想出來的足球明星;至於被指派成守門員的比利,同學們在滿場飛奔踢球、他自顧自的爬球門倒掛,很顯然,光是生活「節奏」上他就跟同學格格不入,更遑論會有什麼談天說地的知心朋友。然而電影中最堂而皇之的霸凌,不是來自於同儕;而是自以為是的成年老師,沒有多餘的錢買足球衣的比利,被體育老師威逼穿上一點都不合身的衣服、踢完球還用冷水澡惡整才甘心。

kes-brian-glover_top10films  
同學打球嬉鬧,他獨自穿越人陣,比利在學校形單影隻,他對釋出關心的好老師說出他養鷹的心境:「出去時有人說卡士柏與他的寵物鳥,我就大喊牠才不是寵物!或者有人說這鳥是不是馴過的!﹖鷹是不能馴服的。牠們只不過被人操縱而已,本性暴戾狂野、不怕任何人,這就是偉大的地方,我只是想看著牠的風采。」,歸根結柢,這是比利的一種補償與投射心理,他被學校與原生家庭所禁錮,尤有甚者,他過著自小就要看人的臉色的生活,看著睡同一張床的混混哥哥的臉色、看盛氣凌人的老師臉色、看心性未定的搗蛋學生臉色,那麼又有誰會注意他的臉色?這就是他喜愛鷹的真正原因,鷹桀驁不馴,從不曾看任何人的臉色,縱然是名義上身為主人的自己。他的學習力不專注不全然是肇因早起工作,而是他心裡隱隱然覺得「老師只會瞄錶等下課。」,長時間缺乏關愛,導致於某種程度的自我放棄。

normal_kes  

看著最後比利哥哥所做的事,很難不與比利同感心碎,那不單單是失落了純真,而是摧毀一個搖搖欲墜的孩子內心僅存的的驕傲。

《鷹與男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文藝復興 的頭像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