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後末日The World's End/埃德加懷特Edgar Wright 酒後不開車、醉後來惡搞/WORDS:無字歪

由英國奇琶帥哥導演Edgar Wright與曾合作過活人甡吃Shaun of the Dead 、《哈拉警探》的Simon Pegg(賽門佩吉)Nick Frost(尼克福斯特)的黃金鐵三角合作新片《醉後末日/世界盡頭》(The World's End,2013),光看前半小時還以為導演轉性拍了部英式幽默的《醉後大丈夫》,殊不知廁所的「男男邂逅」劇情急轉直下成了科幻電影…在觀賞本片前完全沒看劇情簡介的我,由於完全沒有心理準備,差點把口中的飲料吐了出來…

 

五個在青春期的死黨,如今四人在事業與感情路上各擁一片天,唯獨當年帶頭的老大蓋瑞金,成了參加戒酒協會的落魄酒鬼,蓋瑞金重聚死黨重回故地紐頓哈芬,希冀能彌補當年沒有「從一而終」喝到的第十二家酒吧「世界末日」的遺憾…本是召喚青春之泉的酒精之旅,卻意外的落下拯救世界的重擔…

 the-worlds-end-pegg-1  

 當蓋瑞金與死黨重回滿載胡鬧回憶的酒吧,電影充溢著對資本主義社會下,個性化的抹消:亦即酒吧的內部裝潢居然一概的「星巴克化」,原來觸景傷情並不是惆悵的極限,「觸不景傷情」才是真真切切地無語問蒼天,站在同樣方位的土地,過往發生的一切彷彿被連根拔起。

 

人類在電影裡成了一旦被複製基因就會被寄宿、被置換的空殼,貌似無害、卻喪失了所有的感覺與感情深度。

 

這不禁讓我想起邪典作家帕拉尼克的《隱形怪物》 ,電影裡的意涵與其不謀而合,對於科技與城市快速發展,讓一切變得制式化的精闢註解:

 

布蘭蒂對我說:「當妳知道自己跟汽車一樣,不需要替自己的外觀負責,心裡就會舒坦很多。妳只是個產品產品的產品的產品設計汽車的人也是產品,妳爸媽也是產品,他們的爸媽也是產品,妳的老師是產品,教堂的牧師也是產品。

「我的重點是,妳沒辦法逃避世界,但妳不需要對自己的外觀負責,不管妳是絕世美女或醜八怪都一樣。妳不需要對自己的感覺、自己說的話,自己的行為或任何事情負責。這一切都不是妳能掌控的。就如光碟片對於它儲存的資料不負責任,我們也一樣妳可以和被設計程式的電腦一樣自由,和一塊美金一樣千篇一律。

「在妳身上沒有一丁點的真實『自我』。」她說。「即使是妳的肉體,所有細胞都會在八年之內完全被取代。皮膚、骨頭、血液以及器官可以移植到另一個人身上。即使在妳的體內,也寄生著微生物和細菌替妳消化食物,少了它們妳就會死去。沒有一樣東西是真正屬於妳的,妳的一切都是繼承而來。

「放輕鬆點。」布蘭蒂說。「不論妳在想什麼,至少有其他一百萬人也想著同樣的事情。不論妳做什麼,他們也都在做,沒有一個人必須負責。妳整個人都是合作完成的產物。」---(內容節錄《隱形怪物》)

 

這真是與我們無涉、可切割一乾二淨的異次元世界嗎?有沒有似曾相識的畫面浮上腦際,長長的捷運列車,人人低著頭滑動著手上的智慧型手機,這種「智慧型」的娛樂取代了傳統的情感交流,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更刺激也更即時,有如一場接一場的狂歡的派對,但青春散場之後,留下的是充實亦或是狼藉?

 

撇開《醉後末日》沉甸甸的內在肌理,奇思妙想的英式戲謔幽默還是讓我看得樂開懷。當蓋瑞金被青春期的情人批評像個長不太的孩子時,嘴硬的吐出一句:「對,但我們總擁有殘障廁所對吧? 」、在酒吧留下計號的蓋瑞金名號被死黨偷偷抹掉了R字,變成King Gay。

 the-worlds-end08  

「那麼多潛力和該死的樂觀,我們能挑戰全宇宙的那種感覺,全是個大謊言,什麼也沒發生。」這句哀悼青春的天真權力台詞與「假如你從沒清醒過,怎麼知道你喝醉了」呵成一氣。好樣的《醉後末日》!既是警世片、是科幻片、是惡搞片、是黑色幽默片,已經迫不及待想看到Edgar Wright2015年問世的蟻人》了。

《醉後末日/世界盡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