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吳至歪(也就是大亨)寫於 2011年2月18日 20:15
痣明坐在床上,他本來想躺在床上的,但因為背也受傷了,平躺實在很痛,於是只能坐著。

他試圖將混亂的意識歸位,他深呼吸了幾次,先將紛亂地呼吸調整平穩。梳理著回憶、回溯著過去。

其實在一開始,被霸凌的對象根本不是自己。

分完班,剛升上高二時,臉上帶著黑色賽璐珞眼鏡的小胖,才是站上被霸凌舞台的正宗苦主。小胖會被挑選上,成為被霸凌的主角,也是有其原因的。

小胖身上帶有濃厚騷味的體味。尤其是腋下的狐臭。每次體育課結束後,只要他抬起雙手或手部一有動作擺動幅度過大,那股異味的威力恐怕直比生化武器。

對於施暴者來說,在選擇施加霸凌的對象時,小胖堪稱是政治正確的肥羊。

他們最喜歡用雙關語問他:「你對我們這樣欺負你,覺得腋下如何?」

一開始的時候,在老師上課轉身寫黑板的時候,他們揉出團團紙球猛丟他。等下課時,在把他周圍的紙球掃乾淨。

如果霸凌也分成等級,精神上的傷害先姑且不提,在肉體上,這應該還算是不痛不癢的普通級程度。

之後卻因為一次的意外狀況,走向失控。

某一天的打掃時間,在教室裡頭,他們好幾個人用身體頂著他、出手推著他。小胖用他的噸位,試圖打好穩定的馬步,將雙腳牢牢釘在地面。

不過千金難買找知道,百斤難抵多隻手。他就這樣從教室、一路被移到了樓梯。最後被逼上了「學生限定」—學校頂樓的天台。

這裡是抽菸學生與施暴者的秘密基地。

其實並不那麼秘密。老師與教職員也知道。

曾有學生從頂樓天台一躍而下。可能為了課業、可能為了感情、可能因為遭到同學排擠欺凌。

校方請人用兩片老舊木板交錯打叉,用生鏽的金屬大釘子把木板釘在頂樓天台的推門上。簡直搞得跟靈異現場一樣。

但玄就玄在,事發後過沒幾天,就有學生發現門依然可以推得開。

也就是說那兩片木板,不是為了阻止學生跑上去胡搞瞎搞。

而是有藝術才華的工友或教職員所創作的裝置藝術。

#
畢竟是「零體罰時代」、「少子化時代」、「有糾紛被媒體報出來、明年的招生就完了的時代」。

學校的頂樓天台,成了一個被默許讓學生使用的空間。就像一個只有他們能上來的結界場域、應許之地。

頂樓的陽台散落著菸屁股。他們上去時,還沒有其他班的學生上來。於是他們派了兩個同學在門外把風、以防其他班的同學上來抽菸。他們找了剛剛水塔壞掉漏水了還在「整修中」、擺出微笑以和善的態度解釋教務主任要兩名同學站在這裡告訴大家的爛藉口。不過就算被拆穿,只是阻擋打掃時間的十五分鐘應該不成問題。

上了頂樓的天台,小胖大概是警匪片看多了。面露怯意的他,害怕的舉起雙手表示求饒。怪怪隆低隆,什麼都可以,最糟的就是舉手。小胖抽到了下下籤,這下子可不得了了。

他們說:「小胖你好大的膽子,如果我的右邊鼻孔是廣島、左邊是長崎。你現在就是用變相的原子彈在轟炸。」

歷史老師教得好,國文老師教得譬喻法也有一定貢獻。學以致用,或許也可以用來比喻這種情況吧。

他們佈陣,用圓形陣圍著小胖。

一觸即發的戰慄氣氛與危險預感,讓小胖的淺藍色的運動褲管變成深藍色。這不是央視春晚的魔術秀,而是小胖嚇到尿失禁了。由於將腳步往後撤的緣故,拖曳成了一直線。

但由於緊張,忽略到他的身後也有敵人。在他身後的人,又將他推回陣式裡。

教育專家、心理學家總是談論著為什麼會產生霸凌。

因為單親家庭或雙薪家庭居多、不健全的家庭,父母不再有時間關心孩子,使得家庭功能日益失效失衡。

因為學校教育為了配合社會的趨勢,學校的教育方針只強調學科,導致小孩沒有接受完整健全的道德養成。

但事實上,暴力這種東西,是沒有那麼多複雜的理由的。

越去深入,輪廓反而會越顯模糊。

為什麼理由不是「僅因為人們需要」呢?

就跟性慾一樣。

子曰:「食色性也。」

但他遺漏了暴力。

就像某頻道播過的公獅子如何跟母獅子交配的場景,在公獅子跟母獅子幹之前,它得先幹倒其他的公獅子。

所以縱觀孔子一輩子,其思想從來沒有被「真正」重用過。

只有掌管權勢者,在需要用儒家思想的道德高帽子,往小老百姓身上扣的時候,才成為不可褻瀆地神主牌。

我們總需要意義,似乎必須讓意義長保存在,活著這件事情才彷彿名正言順。

只要有人存在的一天,霸凌就不會消失。

差別僅在於,誰要倒大楣了。

若是這個問題遲遲沒有定論,教育學者與心理專家也就能繼續上電視,發表解決不了問題的高見。恭喜大家,這麼一來,我們又有迴圈式的談話性節目可看了。

而痣明與春椒所待的7班裡,那個倒楣的人是小胖,僅此而已。

圍住小胖的眾人,逐步進逼他。有人撲向了他。

小胖的腎上腺素被激發,將身體左搖右晃,甚至將第一個朝他撲過來的野獸扭身制服。

一打一,可以視為對抗。
一打二或一打三,還可能力挽狂瀾。

葉問以一打多。不成問題。
小胖以一打多。那就是很大的問題。


因為那叫找死。

掙脫的野獸,著實有種壯烈的神采,就像項羽的烏江自刎的慘烈與悲戚,會永遠留在人們心裡。

但小胖忘了,一頭野獸的奮力反撲,拯救不了垂死的自己。

這麼做,所造成的效果,是激發其他野獸的獸性。

他們一擁而上,扯下了他的褲子,有人開始幫他尻槍。

雖然他們平常都在學校討論AV女優,但這時候他們的眼裡閃動地令人驚異不已地亢奮精芒。儘管速度與力道調配得宜,但小胖的恐懼與慌亂讓他的小老弟遲遲硬不起來了,始終維持著癱軟的狀態。

就像大隊接力似的,他們的默契一流,有人的手痠了,只要一個眼神地傳遞,就有人等著「接棒」。如果在校際運動會拿出這等賣力與團結,他們不該是倒數前三名的料。

小胖終於射了出來。隨後被推倒在地。

他的體液與他的尿液交叉,尿液成了一個十字架。

尿液比較長,體液比較短,是個形狀怪異的十字架。

小胖恰好躺在他的體液與尿液中間。彷彿差點窒息一般、喘著氣大口呼吸著頂樓天台的新鮮空氣。

新鮮的空氣混雜著體液與尿液攜手共創地腥鹹騷味。

從他們的俯視角度來看,小胖倒地的姿態與背景,一如被釘在十字架上的上帝。

總得有人是被霸凌的犧牲者,縱使這個人不是小胖,那也會是某某某。

所以從某種角度來看,小胖扮演的,的的確確是神的角色。他以一個人的肉身犧牲,成就了全班的精神平衡與他們的和樂。

#
這起事件發生在高二上學期,後來衍生出了不少的風波。原來小胖的母親,也擔任學校老師,在得知小胖遭遇這種極盡殘忍與羞辱的霸凌後,跑來找本來的好好先生班導師抗議,隨後更鬧上了學校高層,學校怕驚動到家長會,將使態勢變得一發不可收拾,最後的結果是選擇金錢私下和解、與利用監督不周的理由將好好先生班導師給逼退,不再擔任班導師,下學期也不再出現在學校授課。

當初小胖自己當然不敢告訴父母,發生了這種事。至於小胖父母為什麼會知道、事件會爆發出來?

是因為在霸凌小胖的他們當中,有人拿愛瘋16G拍下了當時的Live,並將影片傳到學校的論壇。

還好剛好返家的班導師,也有每天回家後固定上論壇的習慣,在影片上傳的二十分鐘後,恰巧上了論壇、發現影片,而老師認出發表影片的帳號、撥打手機給上傳的同學,要他立刻撤除影片。

由於上傳影片的時間約莫六點半,學校同學有的補習、有的在外遊蕩、有的正在用餐,所以看到的人應該不多。

留著希特勒式另類鬍型、深鎖眉頭的校長在我們班上嚴正地說全班必須一致封口,說談論會造成煽動的效果,將使罷凌狀況在校園更趨嚴重與頻繁。他還說一旦校方發現、或有同學檢舉有人將事件透露給別班同學知道,與施暴者同罪,一律退學。不但如此,在退學之前,還會告知家長與在學校貼公告示眾。雖然不知道究竟符不符合程序與校規,不過7班的所有同學都意識到,校長肯定是玩真的。正因為他不是破口大罵,而是以淡漠而憂鬱的口氣來說,那股乖戾地氣氛才教人不寒而慄。當然,他的希特勒式鬍子也絕對具有加乘地威嚇效果。

但對於中學生來說,八卦本來就是生活中一大樂趣,何況這根本不是八卦。而是附帶影片的真實事件。就算當時看到的教職員與學生並不多,紙終究包不住火,風聲自然就在學校飄散傳開了。

有學生懷疑這不可能是真的,也有學生信誓旦旦地說自己親眼在家裡看過完整影片。至於相信兩派說法的同學,大約各佔一半。

不幸中的大幸是,並沒有學生用可下載影片的軟體下載到這段霸凌影片、上傳到部落格或是youtube、臉書上。雖然學校不願正面承認事件,好好先生班導師的離開,也算是默認了並證實這事實。但因為離開是高二下學期的事情,風波已經褪色了不少。

#
所謂的新聞就是新鮮事,而這件事情已經過去一段時間了,對於多數學生而言,談論的價值自然也減低了許多。但不管怎麼說,7班的威名已然打響,這起事件也在學校裡成為了現代傳說。

更不可思議的是,小胖最終還是沒有透露出有誰參與這次的霸凌行動,於是沒有任何一個人被懲處。

小胖對校方的說法,是說由於他太害怕了,對於被霸凌的記憶已經變形而模糊化。更不可能還記得究竟有哪些同學參與霸凌他。真正的事實只有他自己知道,沒人清楚小胖到底是真的忘了、還是純粹怕事。但既然他都這麼說了,他們也樂得接受。

有鑑於他的母親,私底下已順利拿到數目不詳的和解金、得到校長會把好好先生班導師逼退的承諾,氣也消退大半,也不再對校方施壓。

況且,小胖的說法,剛好正中了校方的下懷。

也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沒事多喝水的最高指導原則。

痣明這麼想,究竟自己是在什麼時候?取而代之成為神呢?

是在上學期期末前的兩個禮拜左右吧。

推理小說


《臉書小說1》
《臉書小說2》
《臉書小說3》
《臉書小說4》
《臉書小說5》
《臉書小說6》
《臉書小說7》
《臉書小說8》
或點下部落格右下方<臉書小說>的分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文藝復興 的頭像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