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topher Morris/四頭獅子  超勁爆的爭議黑色喜劇/WORD:吳至歪
看完這部在日舞影展造成騷動的電影《四個傻瓜》(Four Lions,2010),我要向導演Christopher Morris跟另外三位編劇Jesse Armstrong、Sam Bain、Simon Blackwell(導演也參與編劇)致上我身為影迷最崇高的敬意與禮讚。(附帶一提,本片為2011台北電影節的人氣選片)。

 

故事背景設定在英國北部的城市,以奧馬爾為首的四名男子對穆斯林在世上所受到的不公對待跟誤解無法忍耐,下定決心要組成四人一組聖戰戰士小隊。奧馬爾(Omar)雖然頗具領袖氣息,無奈三個戰友皆是怪咖,奧爾瑪的麻吉瓦伊腦袋空空、白人巴里(Barry)則是信仰伊斯蘭教的超級激進派、費爾薩(Faisal)似乎也不太靈光。四人拆成兩組分頭進行,奧馬爾與瓦伊去巴基斯塔恐怖份子訓練營受訓。巴里則與費爾薩嘗試將炸彈綁在烏鴉上、訓練起烏鴉,巴里還在公眾會議上招募了以軟性訴求綁假炸彈、唸饒舌的第五名恐怖分子哈桑。以如此詭異的奇琶陣容,成為聖戰戰士的夢想是否得以順利實現呢?

lions1  

 《四個傻瓜》將角色各姓塑造的異常鮮明,但這部電影之所以會讓我拍案叫絕與驚艷不已,不單單只是角色「典型化」。「典型化」也易於使角色缺少深度,但由於這是一部黑色幽默的喜劇,「典型化」的設定並沒有任何問題。說到這邊我想到了東野圭吾《名偵探的守則》、《超.殺人事件》這兩部小說,之所以會既荒謬又好笑,正是因為「讓事件如滾雪球般地極限化」,以這點來看的話,有異曲同工之妙。

Four-Lions-directed-by-Ch-006  Foufour-lions  

事實上《四個傻瓜》最厲害的之處也正在於此,四名編劇激盪而出的失控情節發展與巧思琢磨之下的連珠炮犀利對話,正是以「典型化」去推動「極限化」,讓角色的天真白癡、亦或是瘋狂激進無止盡擴張。在暴衝不減速的狀態下,最後「戲劇張力」(不要懷疑!就是戲劇張力!),實比聖戰戰士身上綁得炸彈,還要來得更加嗆辣帶勁。電影有沒有偏見,當然有!誠然歧視與偏見不是好事,但有人的地方就有歧視與偏見,最起碼我佩服導演的勇氣與魄力(把電影拍成這樣,委實太勁爆了…)。不犬儒地選擇視而不見或逃避,反而邊搔癢、邊掏挖傷口的方式,藉此挑戰自我與觀眾的極限、也同時彰顯人性盲點。不過導演與編劇也很智慧的,不只是惡搞聖戰戰士,也把英國警方也一起整一整,雖然多少是有種打巴掌然後摸頭安撫的感覺在,但還頗有心的啦!

four_lions_-_costumes-by-van    


《四個傻瓜》:★★★★★

至於電影到底有多瘋狂?我特別整理了每個我喜歡的橋段與對話(未看電影而不想被爆雷的,請斟酌閱讀)
1.因為懷疑Sim卡能監視,為了反監視吃sim卡
瓦伊:我能煮了在吃嗎? 巴里:不 必須生吃

2. 巴里曾烤了雙子星的蛋糕放在穆斯林教堂

3. 費爾薩買分次買12瓶漂白劑,但他偽裝的方式竟是用變聲!(但後來奧爾瑪要求示範…變聲效果根本差不多)、他自稱還有偽裝女人(但方法竟然是用手遮鬍子…這三小…)

4.巴里說打扮非教徒的樣子炸掉清真寺,激起憤慨全面開戰(虧他想的到)

5. 「這是個跳舞跳到衣不蔽體,誰在乎死幾個阿富汗人的樂園。」

6. 奧馬爾形容炸掉清真寺的點子就像跟一個人打架打輸了、然後發瘋自己打自己最後打贏。並要巴里開始示範。

7.巴里真的開始示範自己打自己還說「我鼻子裡出來的都會是中間派﹙指流出的鼻血=會參加戰爭的中間派…) 」

8. 巴里稱左右搖頭反監視拍出來的照片就會模糊了(瓦伊嘆氣之後還是遵從了)。

9. 巴里後來攝影自己還說會負責(但被質疑本來不是為了嫁禍嗎?不能宣佈對此負責的)

10.意外被鄰居女生發現他們鬼祟聚集,奧爾瑪說他們是被迫害的巴基斯坦移民、是gay。巴里無奈承認。瓦伊說我不是…(這…)

11. 巴里稱意外被羊絆倒、被炸彈炸死變屍塊的費爾薩。

巴里:他中斷了基礎設施建設 他炸死了一隻羊 精彩地炸死了那只羊 襲擊了食物供應

哈桑:羊有部分跟他混在一起 我分不出來(放在黑色塑膠袋)

奧馬爾:
那他是殉教者還是咖哩燴菜?

巴里:
他是最後勝戰的第一個英雄

奧馬爾:他不是英雄 他是白癡 你們也是 你們都是白癡(這段情節與對話堪稱此片經典橋段之一啊!)

12.奧馬爾向弟弟傳教士說︰
一副聰明人的表情 醞釀著上百條教義 時刻準備把你那些沒用的智慧 倒進我的腦子裡

13.奧馬爾氣完回家做的事情竟是玩起海雀遊戲,並向妻子抱怨其他人海雀不理他

14. 長跑者麥特訂到倒立的小丑服無法跑步(奧馬爾:我家有兔子裝 給你跑倫敦馬拉松)

15.被誤炸而死的費爾薩的頭被民眾發現並被媒體報導之後…
奧馬爾:
你們說把頭埋在你房子下五英尺深的地方

卻從樹上掉下來 砸在狗身上

巴里:
很好 狗與伊斯蘭相牴觸

哈桑:我跟你說過 那是膝蓋

巴里:是頭 明顯是頭

哈桑:有關節的!(我看到狂笑…)

 

16.奧馬爾提議目標鎖定在倫敦馬拉松。將裝備藏人偶服裝裡。

巴里:

我們有目標清真寺

奧馬爾:
你見到阿拉時

你想跟他說「我為兄弟們引爆炸彈」

還是「我炸死了很多兄弟」

巴里:炸死了很多兄弟,他會喜歡的(編劇怎麼敢寫這種台詞啊!)

17.

巴里︰

不能只靠獻媚贏得辯論

奧馬爾:
不能只靠獻媚 巴里 我同時也是對的 不是嗎?

巴里︰
你不能只因為對 贏得辯論

奧馬爾:
不能嗎?

巴里︰
不!絕不!

瓦伊︰
我覺得能的 巴里

巴里︰
誰問你了 蠢蛋?

瓦伊:
巴里不是好頭領

讓我在森林裡

他說 如果我是合格的聖戰戰士

我就能往自己嘴裡撒尿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