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鞍華/桃姐  沁人心脾的恬靜/WORDS:吳至歪

許鞍華導演的《桃姐》(A Simple Life,2011),以監製李恩霖的真實故事改編,獨領風騷地擒下第四十八屆金馬獎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三項大獎,是本屆金馬名副其實的大贏家,闊別大螢幕許久的葉德嫻更憑藉本片榮獲2011威尼斯影展最佳女主角獎。在看《桃姐》前,儘管久聞導演大名,卻只看過導演的《天水圍的日與夜》,對於其電影的生活醍醐味風格,僅略知一二。葉德嫻爐火純青與沁人心脾的演技彷彿渾然天成、光看她賺人熱淚的演出便已值回票價。

 

電影描述桃姐自十三歲即在梁家擔任傭人,長達六十年的光陰,將梁家打理得無微不至。而隨著梁家的老少長住國外,近年就剩桃姐和梁家的少爺Roger朝夕相處。姚姐謹守主僕的分際,以一手好廚藝,讓身為電影監製的Roger滿足其口腹之慾。直到有一天桃姐無預警的中風… 擔憂成為少爺負擔的桃姐,主動要求入住安養院…過往對桃姐感念在心卻從未表達的Roger,自然明白這是桃姐的一番苦心,是為了不讓包括自己在內的梁家人操勞,決定一有時間,就要去關心為梁家鞠躬盡瘁的桃姐,兩人也因此培養出真切母子之情…

 《桃姐~1  

《桃姐》並非是一氣呵成的鋪陳,彷彿散文般灑落的片段,卻處處有情,更穿插為之莞爾的妙趣橋段(當桃姐問為什麼不結婚啊?那個高高的模特兒不是不錯嗎?劉德華竟回:「她跟了郭富城了!」)。從號稱院內數一數二的「單人房」,居然只是草草用隔板的簡陋隔間,足可看出香港生活空間的壓迫緊縮;從小食堂大喇喇的服務態度,亦點出香港的「餐桌禮儀」(我去香港時真對餐館將熱騰騰的餐盤往桌上一扔看傻了眼);逢年過節的公益活動,是攝影機一停機就收回禮物的「虛晃一招」作秀接力賽,以小窺大的功力更擴及安養院形形色色的住院長輩上。

 

安養院猶如社會的縮影,道人長短的金姨、溫良平和的梅姑、秦沛飾演鎮日借錢嫖妓的老頑童。對於捕捉人的千姿百態,許鞍華確有其獨到之處,輕描淡寫卻能擲地有聲。當姚姐初來乍到時,誤會年紀不大的梅姑是來探訪母親、殊不知梅姑母親才是探訪者,梅姑:「我需要長期洗腎、這裡有洗腎機,很方便。」;而在鬧哄哄地跨年時,女主任留守空蕩蕩的安養院,桃姐問:「妳的家人呢?」,女主任的強忍情緒的表情無須任何台詞、已然說明一切。《桃姐》中有場「不血刃」而又驚心動魄的戲,當一位三不五時來安養院、向母親示威:「說好一人出一半的,我不會付他那一半,兒子當寶我就當草。」的女兒、淚眼婆娑地準備將母親遺物帶走,螢幕的另一頭慣於見到此般場面老人們照樣無動於衷、打牌打得不亦樂乎,畫面的構圖與意味深長著實銘心難忘。

 桃姐_1~1  

即使是收尾,觀眾還是看不到譁眾取寵的醫院「迴光返照」之主僕互訴綿綿感激之情,而是有始有終的一派恬靜淡定,舉重若輕、宛如入定的老僧般,流淌莊嚴浩然之氣。

e20692941_134ac679b27g213  

c01_a591d101-fe0d-42c7-b325-dacd8d7cd34f_0  

《桃姐》:★★★★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