園子溫/戀之罪  WORDS︰吳至歪

日本知名的異色導演園子溫的《戀之罪》(Guilty Of Romance,2011),確實蘊含著摧枯拉朽地崩壞感,堪稱僅此一家別無分號的官能墮落兼大毀滅式電影。可惜美中不足的是,這次在台灣院線上映並非144分鐘原汁原味的超限制級完整版本,而是112分鐘的海外刪減版本(無怪乎總覺得節奏拿捏上不盡人意、尺度上也不夠瞠目結舌)。在電影裡,導演園子溫新婚將本來是寫真女星的神樂阪惠給剝光光(兩人甫新婚,看得出導演內舉不避親,找她接連演的三部片《死魚》、《戀之罪》和改編自古谷實漫畫的《不道德的秘密》),乳波臀浪教人目瞪口呆,158公分的她可是有驚人的I罩杯(ABCDEF….請自己數下去…)。另一女主角富樫真,一開始可能會讓觀眾覺得演法誇張而有抽離感(其實是角色問題),但一旦融入後,便會被其妖氣沖天、宛如地獄使者般的演繹給深深震懾;尤其是有個騎在男人身上的鏡頭,從「搖搖樂」的放浪形骸,臉部表情轉瞬間漾著聖潔不可侵犯又惹人憐愛的純真,相信很難有男人不心蕩神馳啊!光看這一幕,就深感在寒風刺骨的冷颼颼假日前往電影院觀影、已不虛此行了。

 

如果我沒弄錯的話,應該是跟桐野夏生的《異常》取材改編自相同的日本社會事件。小說堪稱為經典之作,幽暗到無以復加的深沉人性描寫與色情區的霓虹燈遙相交錯對比,潛伏人心的惡意教人坐立難安、夜晚的霓虹燈則流淌著蠢蠢欲動的慾之濕潤暗潮躍然紙上。電影改編日本90年代駭人聽聞的日本真實社會案件,一名無頭、被肢解的女屍被發現在日本涉谷紅燈區的空屋中。劇情描述:一名知名小說菊池由紀夫的賢淑妻子泉美,本來過著平靜無波的日子,生活的煩惱來自於要服伺偏執狂的丈夫與忍耐日復一日乏味地禁錮感。泉美在大賣場工作時,偶然認識一名來路不明的神秘女子,女子初期介紹她從事人體模特兒的工作,緊接著半推半就的當起AV女優。而擔任文學副教授的尾澤美津子一步步引領賢淑的30歲人妻走向情慾解放之路,脫下了包的密不透風的和服,換上曲線畢露的低胸洋裝,也灌輸了「跟不愛的男人做愛一定要收錢」的觀念,將身體視為一種手段與工具。成為夜晚阻街女郎的泉美,一方面透過身體,找到自我認同與情慾宣洩的出口,但某種程度來說,也像是沉淪在茫茫慾海深淵…而她也進一步認識到美津子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母親,其母視美津子為流著自己丈夫下賤之血的淫穢賤貨。三個女人命運的交會,究竟會帶來什麼異樣的事端與異變呢﹖

17615-guilty-of-romance.jpg  神樂阪惠(飾演菊池泉美)

《戀之罪》無庸置疑的是部癲狂到不忍卒睹的電影,與其說是在挑戰扭曲病態的極限,並不如說以一種霸王硬上弓的方式要觀眾正視內心的魔鬼。泉美之所以會情慾大爆走,源頭竟是「再也受不了丈夫的純真」;應召站的花美男老闆邊強逼人妻玩綑綁式性愛、邊要她跟老公通電話;希冀有朝一日被賜死的女教授兼妓女;老母親視放蕩女兒為仇敵、對她有欲除之而後快的渴望。

guilty-of-romance0011.jpg  富樫真(飾演尾澤美津子)

「每個人都在城堡附近遊蕩,卻沒人能進到城堡裡面。」

「早就不該去記取字語,就因為懂得日語和一點外語,我只能…停留在你的淚水中。」

我是卡夫卡迷,對他的小說如數家珍,《城堡》亦是我十分喜愛的卡夫卡傑作,《戀之罪》利用相異文本的指涉,擷取了卡夫卡作品的核心意象。不是那諸多使鑽牛角尖研究者費解的物件符號;而是令人窒息地閉塞感、訴諸語言永遠沒辦法交會在同一個點上的溝通(如此一來,寂寞與孤獨又怎麼不油然而生呢?)。《戀之罪》在貶抑語言的同時,也揭示肉體的力量。肉體可當武器、工具、私有財,因人而異。那麼暫時放下生活的重負、一味瘋狂的做愛,空虛就得以全然排解嗎?看看電影裡角色的際遇,似乎也不然。

電影中以意在言外、反其道而行的形式傳遞信息。否定語言、而肉體的淫樂亦沒將任何人帶往天堂。唯獨至使至終沒提的,才恰恰是導演內心認定的正解。

是「心」。

換句話說,其實《戀之罪》何嘗不是一部無比清純的純愛電影呢?

《戀之罪》︰★★★☆

sion_sono-01.jpg  導演︰園子溫

1as3.jpg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