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可拉溫丁黑芬/落日車神  WORDS:吳至歪

對於喜愛小說的我而言,看電影並不會預設類型,只要劇本好,就能令我沉浸其中,但如果一個劇本的故事性不夠,那麼導演對氛圍的掌握就顯得至關重要了。《落日車神》(Drive,2011)便是個近期最好的例子,之所以能成功,有「丹麥昆丁塔倫提諾」之稱的尼可拉溫丁黑芬(Nicolas Winding Refn)導演居功厥偉。

 

平心而論,以劇本來說,《落日車神》根本就是一部徹頭徹尾的B級片或典型好萊塢爆米花類型片,相當容易落入陳腔濫調、俗不可耐的窘境。然而尼可拉溫丁黑芬卻以此片拿下2011年坎城影展最佳導演,其才華可見一斑。男主角的身分定位白天是修車廠黑手、兼差當好萊塢電影明星的專職車手替身;晚上則是「接應」,憑藉神乎其技的駕車技術幫忙盜匪們從案發現場逃逸。他的定調是一個「替身」,修車廠黑手、片場車手替身、接應司機無一不是可供取代的角色。日復一日的生活,因為相遇鄰居少婦Irene和她的兒子Benicio而有了轉變,然而當Irene丈夫出獄時,觀眾會赫然驚覺原來他在感情上也是Irene投射轉移的「替身」。

 

導演在攝影上,利用了些第一人稱的視角,試圖讓觀眾得以投射進主角悵然的心境,也填補了些劇本與人物深度上的空洞。色彩的對比運用交錯著幽深黝黑與洋溢鮮亮地亮橘色,表現出陷入情網的Driver內心的極端狀態。電影中精準的構圖與技術面的執行調度有如陳年的老酒般、教人為之心醉神馳。在本來懸宕著肅殺氣氛的電梯裡,高速攝影慢動作、光線如聚光燈般轉移的炫技,讓那醞釀已久的一吻恍若成為永恆。當Driver向Irene訴說著其Standard之所以會身亡的緣由時,Irene那迅雷不及掩耳的一掌,才知道導演的意圖,不僅僅是顏色與角色狀態的對比,就連速度的對比,也經過了縝密的計算。另外有兩個構圖也是美妙的不可方物,一是Driver在黑夜裡行駛時,那明滅閃爍的瞳眸,姑且不談有何隱喻,這已然不是屬於故事性的感性,而是視覺上的純然感動。另一個是Driver帶著冷峻地殺意要幹掉尼諾的時候,當他準備推開紅白方塊錯落的門,他的臉正好落於一個正方格的正中間,看起來彷彿是十字架中的神般。

 

片中運用點綴著復古的電子樂,但諸如開槍轟頭、鐵叉刺人的暴力場面卻是異乎尋常的寧靜,這無疑令觀眾屏息,因為你無法預期下一秒會看到什麼場面。演出《手札情緣》(The Notebook)、《充氣娃娃之戀》(Lars and the Real Girl)、《破綻》(Fracture)以及《藍色情人節》…等片,曾以《我的左派老師》(Half Nelson)獲得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提名的雷恩葛斯林(Ryan Gosling)向來是以劇本作為接片的第一考量(甚至為了接2007年的《藍色情人節》,有近三年沒有電影演出上映),即便《落日車神》在美上映首周1134萬美元的開票成績稱不上亮眼,但在影評觀眾一片叫好聲中(IMDB目前高達8.6分),可以想見無論雷恩葛斯林有無機會問鼎奧斯卡最佳男主角(雖然我很喜歡他,但以這部片的表現來說,礙於劇本故事的單薄,縱使入圍機會也不會太高…),這位才快要年滿31歲的新生代演技巨星的知名度可望再下一城。

p.s當我看到「其他人都在搞人妻,只有你賺錢幫人夫還債!」這句台詞,忍不住爆響轟然大笑…唉呀!我實在對這種笑點沒輒啊!

《落日車神》:★★★☆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