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記系列.jpg  WORDS︰無至歪

1995年上映的《大話西遊之月光寶盒》&《大話西遊之仙履奇緣》,以周星馳的電影來說,當時賣座並不算好,參考維基百科的資料,製片預算大約是二千五百萬港元,在當時算是大預算的製作。惟最後票房僅比預算超出一些,即使有回本,也與賣座保證周星馳動輒超過四千萬港幣票房數字相差甚遠。但沒想到這部電影隨著電視台的高頻率重播、錄影帶與碟片的發行,評價日益升高,備受中國大學生擁戴,數年前在大陸甚至引發了學術上的討論熱潮。

 

這部分為上下兩集的電影,勢必要一氣呵成看完,才能看出其深刻肌理。上集「月光寶盒」多為插科打諢,上集的結束,就像傳統戲劇的第一幕結束,主角開始有了獨立的生命意志,而所有面臨危機的重大抉擇,幾乎都出現在下集,這也是我在讀《故事 : 材質結構風格和銀幕劇作的原理》一書中作者反覆提到的,要讓角色在關鍵時刻中作出選擇,角色的性格才真正的開始擁有靈魂。倘若獨立看「月光寶盒」,最多僅是部奇趣橫生、情感戲特出的cult電影,然而加上下集藉由月光寶盒回到五百年前的「仙履奇緣」,不單單只是呼應上集,也讓此片精髓與底蘊得以迸現。

 

造就這部經典傑作,當居首功的在於編劇「技安」。這個技安不是別人,正是此片導演劉鎮偉。另個被影迷戲稱的外號叫「親愛的葡萄」的劉鎮偉,也是出於此片。(《大話西游》上下集中,分演葡萄(普提老祖)、囚犯、說書人多個角色身分)。在維基百科上,「技安」的筆名由來有三種傳聞,看起來最有可能性的為:「劉鎮偉和王家衛當年開玩笑相約把《猛鬼差館》(台譯:魁星踢斗)裡的角色名字「技安」和「金麥基」用作將來編劇時的筆名,劉鎮偉後來果然兌現承諾,可王家衛卻堅決不肯用「金麥基」這個爛俗的名字」。

 

關於《大話西遊》劉鎮偉曾在一次專訪中提及:「當時我把這個故事講給周星馳聽,他足足對著我看了三分鐘,好像在看一個外星人。可是我對他說如果你老是拍一些沒有深度的喜劇,根本不可能成為一個偉大的演員。如果你可以感動得了觀眾,那就不同……周星馳被打動了,於是那個史無前例的孫悟空誕生了。」。而正是《大話西遊》讓周星馳從喜劇演員變成了演員(少了兩字卻意義深重啊!)。

 

小時候我看這部片,看得懵懵懂懂,還以為只是部風格鮮明的惡搞搞笑片。而我這兩天認真的重看之下,赫然驚覺,此片與村上春樹的《挪威的森林》的人物配置也有那麼幾分相近,脆弱蒼白的白晶晶(莫文蔚)像是直子,而巧笑倩兮的紫霞仙子(朱茵)不正像是綠嗎?也許這是我這村上迷一廂情願的胡亂臆測與解讀,但我倒也不是猜猜、而是有一些根據。

 

話說從頭,劉鎮偉是王家衛「澤東電影公司」的大股東、不但是工作上的夥伴,更是在皆未發跡前就相識的多年摯友(1985年的時候,本來在電影圈的劉鎮偉遭逢公司倒閉,短暫的離開電影圈一年,後來重作編劇的他碰上了另一個剛被炒魷魚的編劇—王家衛。)對於很多人奇怪為何兩人會成死黨,劉鎮偉的說法相當有意思:「我們兩人一個拿獎,一個拿獎金,這樣天下無雙的組合走到一起,不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嗎?」。劉鎮偉也曾在影碟附錄內的專訪證實,構思人物對白的來源,諧仿多年好友王家衛作品《重慶森林》內的經典對白。

 

經典對白:

曾經有一份真誠的愛情放在我面前,我不珍惜,等我失去的時候我才後悔莫及,人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如果上天能夠給我一個再來一次的機會,我會對那個女孩子說三個字:我愛你。如果非要在這份愛加上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重慶森林》:如果記憶是一個罐頭,希望不會過期,如果有限期是一萬年)

王家衛的作品,蒙太奇式的剪接、添加數字趣味(至尊寶昏倒時叫晶晶98次、紫霞784次、隔天叫785次)、強調主要角色遭遇事件的精簡配置,確實很難不讓人聯想村上春樹早期的風格(《聽風的歌》、《1973年的彈珠玩具》)。王家衛受到村上春樹的啟發、而王家衛與劉鎮偉這兩個風格迥異的好友又彼此激盪影響,無怪乎,上下集兩位女主角的性格跟《挪威的森林》頗為近似了。

 

就算作為喜劇片來看,《大話西遊》也是無可挑剔。而為什麼會那麼好笑,在於劉鎮偉深諳「將笑點推向極限」式的藝術。被火燒了好幾次命根子又被踩熄了好幾次、使用「月光寶盒」總是被慢了一步阻止白晶晶自殺、斷龍門(芝麻開門)連壓四次、月光寶盒每次快到手就被唐僧撿走(兩次)、又被唐僧的寶仗敲昏兩次、唐僧的Only you停下又唱連三次(羅家英飾演的囉嗦的唐僧真的太搶戲了呵呵!)、移形幻影大法後青霞變豬八戒讓至尊寶連吐三次。同個笑點不會只出現一次、而是兜兜轉轉地屢試不爽。尤有甚者,並不侷限在同部電影裡反覆,在黑風老妖吸陽氣那段,劉鎮偉抄的還是自己多年前的作品《一世好命》殭屍吸陽氣的梗呢!

 

劉鎮偉的劇本就連細節處理上都令我驚嘆不已,像是剛開始看到有角色能飛進身體裡跟長得像椰子的心臟來場「誠實」對話,只會覺得很戲謔荒唐。但看到後頭方知這是非常厲害的設定,晶晶之所以會在感情中毅然決然地 主動退出,正因飛進至尊寶的身體,得知「最愛的人不是我」。倘若是聽到偷聽到第三者談話抑或是至尊寶當面告知,她是不會輕易斷念的,也就是說得要拉長篇幅來處理。而聽到「真心話」退出,固然荒誕絕倫,卻是「不合理中的絕對合理」,基於這設定纔能使劇情無阻礙地繼續流轉、更重要的是,不致於使至尊寶揹上負心薄倖之人的形象。

 

電影裡最令我為之動容、熱淚盈眶的,當然還是令無數觀眾津津熱道、又為之悵然揪心的結尾(深感而帶有韻緻的配樂也甚為出色,用的是陳勳奇為《東邪西毒》所製作的配樂),當我們看到悟空附身至尊寶,在城牆上以悟空大辣辣地行走方式走向紫霞,送上深情的熱吻與溫暖的擁抱,這一次,終於不是為了拿到月光寶盒對紫霞說謊、不是對觀世音懺悔、而是面對面的說出那「三個字」,即便稍稍彌補了一絲絲遺憾,他已然不再是那個至尊寶,徒留無盡的蹉嘆與唏噓。有情人終成眷屬,悟空則背著身低頭緩步走遠,頭一抬,嘴輕輕一抿,宛若決絕的姿態。然而下個鏡頭,悟空與師父跟師弟已在出發前往天竺路途上,吃著香蕉的他又忍不住回頭遠望城牆上相擁的兩人,這才明白,原來悟空還是躊躇的,但木已成舟、早在他戴上金箍時就註定已無後路可退,他轉身跑步向前跟上隊伍。

 

這時候胸中湧升一團熱氣、我停在眼眶打轉的眼淚,是止也止不住了。

 

《大話西遊之月光寶盒》&《大話西遊之仙履奇緣》:★★★★★

 

節錄︰

我的意中人是個蓋世英雄,有一天他會踩著七色雲彩來娶我,我猜中了前頭,可是我猜不著這結局。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