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離大選剩下最後一點時間
不意外的
再次淪為藍綠之間的口水大戰
說真的我覺得怎樣都好
就算兩邊都打高格調,焦點放在政見的選戰
我也不會有多大興趣


台灣
每個人幾乎都有各自的政治立場
在政黨大餅二分化之下
基本上非藍即綠
很多人都會自稱客觀的談政治
但實際上已經有既定政治立場
只是顯性或隱性之分
我的"客觀"絕對比這些人的"客觀"更站的住腳
我家人的確支持政治上特定政黨
但我個人而言則是完全沒有偏好
因為自從有了投票權之後
我沒有去參加過一次投票
(我今年八月滿23)
只有沒有投過票或投廢票的人才叫沒有政黨立場
投過票的人大都有政黨立場
(台灣選民是看黨不看人
這從來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秘密)
就算投無黨也是有立場
可以解釋為支持第三勢力
我之所以不投票
並不是因為對政治全然不關心
而是已經看透看煩政治這種運作把戲
有些長輩會提到戒嚴時代國民黨的威權壓迫
這不是我的成長時代
我想這應該讓經歷過的人去說
這幾年民進黨的執政
是我所經歷的
我想這不用多說
除了死忠的民進黨支持者外
連許多綠色的支持者也看不下去
那些曾經勇敢,曾經有理想,曾經以思想與身體力行去對抗體制
(曾經也就是過去式的意思)
---這些本來的黨外人士
這些曾經受迫害的人
當角色180度的轉換
成為執政黨
成為國家的主宰
權力攬在手上
立場換了
腦袋也跟著換了
看人事物的一切角度自然重新調整
政黨輪替幾乎可以說什麼也沒有替人民帶來
只帶給人民也許更勝戒嚴時代的焦躁感
誰敢說有感覺到民主自由的快樂?
但再次的政黨輪替
真的又會更好嗎
我不這麼認為
就像我讀張鐵志的聲音與憤怒
有段引用
感同身受
先講講當時的時代背景
(以下是"聲音與憤怒"一書提的大概敘述的節錄,當然字面不會一樣)
英國1997年五月工黨把執政長達十八年的保守黨給輪替掉
許多知名搖滾樂團樂壞了
如Oasis,Blur,Pulp,The Verve等等
這跟搖滾樂團成員的出生背景有關
很多成員從小出生藍領階級
也就順理成章的支持工黨
首相是曾經玩過樂團,喜好次文化的布萊爾
他還說要打造一個以搖滾樂與次文化為國家特色的"酷英國"
僅僅不到一年的時間
他們發現自己被耍了
抗議的政策有:
1.新政計畫
25歲以下的青年失業六個月後,就要工作或參加就業輔導擇其一
(很多搖滾樂團未成名前都靠救濟金才能撐下去)
單親媽媽也是一定要工作才有補助
2.藥物政策
他們認為大麻應該走向合法化
因為世界衛生組織的報告顯示
酒對身體的危害遠比大麻大
3.刪減高等教育補助
如此一來
家裡經濟狀況較不佳的學生將會揹債上身
不得不放棄自己繼續受教育的機會"
(接下來回到我打的文章)
等等
張鐵志還引用了九0年代龐克樂團sleeper的Louise Wener
在Melody Maker雜誌的公開批評信
給的對象是忿忿不平說自己被騙的搖滾樂團
批評他們當初的愚昧
請細細咀嚼每句話...


"只要隨便看看工黨過去的歷史,
就知道保守黨/工黨是雙頭怪獸,
是不可分割的概念...
你不能怪布萊爾想要掠奪青年文化,
不正是諸位讓他如此輕易成功?
政治本來就是追求權力,
而任何進入政治的人都希望把他們的世界觀強制在我們身上.
你要一直相信工黨是那ㄧ堆爛傢伙中最好的,
這就是你要創造的真實世界嗎?
這是不是一種對另類想像力的貧乏?"---By Louise Wener


這信寫的實在太好
俐落地切開政治表面上看起來凜然神氣的身體
眼光滲透進去看政治的"本質"
---爛掉的內部器官
就像他說的
保守黨/工黨去是雙頭怪獸
(你可以自動替換黨名)
藍和綠怎會例外呢?
不管誰執政
誰在野
依舊是老大老二輪流當的兩大黨
一個是執政黨
一個是最大在野黨
兩邊互相攻擊
把敵對意識拉高
讓藍色支持者更厭惡綠色的支持者
讓綠色支持者更厭惡藍色的支持者
人民被分化了
仇恨激化的同時
對政黨的情感也投入的更深厚
你還看不出得利的是誰?
得利的還不是藍和綠!
在權力的爭搶中
因為只有兩股勢力
從某種角度而言
這才是取得平衡呢
對兩邊可都是益處
頂多是權力利益的大餅
誰大塊誰小塊的差別
那是跟他們利益有關
他們當然有差
連塊餅渣都可能斤斤計較
但對我們小老百姓有差嗎?
有可能哪個大政黨真的比較清廉嗎?


不管哪一黨
其實都半斤八兩
就像村上春樹說過
如果只是負數跟負數之間的競賽
是不會想去投票的


誰掌握強大權力
誰就會開始發臭
藍綠都一樣
他一樣
你一樣
當然


我也一樣


p.s但我根本拿不到權力,所以我無須擔心
這應該是要難過才對...但硬漢一向哭不出來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