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夜幕像黑色巨網般落下
覆蓋著大地
人們沉睡著
這個同時
我一如往常地在與這世界性交


我把性器放入世界的陰道
不停地抽插
睜大了瞳孔
試圖將它的每個細微的表情變化
一一置入我潛意識地記憶抽屜
它輕鎖著眉
儘管沒有發出任何呻吟聲
但那表情
卻彷彿像在抗議我唐突視線的暗喻
我看見了
而我選擇忽略
接下來
我有些粗暴地翻轉著它的身體
拼命地往前擠壓
渴望進到更深更深的地方
大腦裏地思緒就像是旋轉咖啡杯般
機械式的理性中卻摻雜著焦慮
那裡有答案?
那裡有容身之所?
還是那裡會有新世界?
我喘著氣
無聲地吶喊著







「再深一點啊」








「再深一點啊」







讓我穿透過去吧
穿透那腸子
穿透那胃
穿越那肺
穿透那心臟
穿透到腦子裏去吧


但似乎不管我怎麼努力
一切全是徒勞
沾滿腥臭味的性器
依舊只能在陰道內困惑地游移
我終究只能進到它的陰道
沒辦法再深入一絲ㄧ毫
好寂寞啊
真的好寂寞啊
我用左手的手背
擦了擦額頭上的汗
右手的手掌
緊握著性器
前前後後地摩擦
下體一股滿脹鈍重感襲來
我.射.精.了
射精後的我
那渾濁地精液
就這樣黏在我的手上,我的身上
好多好重的精液
而射精後湧起地一陣失落感也一樣


好多


好重


這裡就是我的終點了吧
就像末班巴士開到最後一站
司機熄了火,走下了車
街燈也彷彿存在著默契似的一片靜默
自己究竟想不想離開
已經不重要
因為這並不是有圈跟叉,二選一的是非題
選擇僅有一個
只能離開了對吧?


我聽到身旁傳來緩慢規律的鼻息
我把臉望向它
世界已經沉沉地睡了
我用右手輕撫著它的臉
凝視著它臉上的每個細小紋路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很想抱抱它
這突如其來地念頭
以前想都沒想過
就連自己也有些驚訝
也許是因為從以前到現在都只是與它性交
卻沒有好好地專心地抱過它一次吧
抱著它那無感情似的冰冷軀體
老早被封印束縛地淚腺
就這麼被解開
我像個跟父母走散地孩子似的
失控地哭了
眼淚像是鬱結地黑雨般滴落
就這麼滴在世界的身上
我深怕把它給弄醒
拿著紙巾
輕輕地擦拭它身上的每滴淚水


我把精液塗了一點點在它的鼻子底下
代表著我的奢望
我奢望
就算遺忘了我的臉
遺忘了我說過的每句話
多年以後
它還能記得我的味道


離去地時刻到來
晚安了
我的夢已經結束
但祝你有個好夢












晚安.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