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堡

某天
獨自一人走著
突然不遠處
浮現出個神秘的樂園
我遲疑了
但似乎有股如同黑洞般的吸力
逼我向遊樂園屈服

伸起
踏入
身體不由自主地
玩起了遊樂設施
在污穢的旋轉木馬
旋轉!
在發出嘎吱聲的雲霄飛車
急奔!
在充滿嘔吐物的咖啡杯
暈眩!
而前方還有無窮無盡的遊戲等著
無助,徬徨佔據了我的靈魂
顫抖佔據了我的身體
甚至聽的到
它們雌牙咧嘴的慶祝勝利的歡呼聲


此時...
惡魔出現
老套的提出了很老套的交易
惡魔說:[如果你想要離開這個樂園,給你兩個選擇
給大把的鈔票,可以脫離這瘋狂的遊戲!
不然就走向那未知的出口吧!]
像極了三流小說家或劇作家想出的戲碼
但就這樣"三流"的發生了
但奇怪的是
惡魔的臉看來卻如此慈祥
講話時甚至掛著微笑
那種微笑...
會讓你感覺天就算崩塌
他輕輕泛起的笑容
就可以去支撐那一切沉重無比的重量
使我紛亂的思緒獲得了一些鎮定
掏空了口袋
只有1546塊
跟我那僅存抽剩的3根dunhill香煙
我對著惡魔說:[錢不夠...3根Dunhill香煙換嗎?]
惡魔說:[不了!因為我抽Marlboro]
原來...惡魔還蠻有幽默感的


於是認命了
沒有籌碼
沒得選擇
只能默默地走向未知的出口
離開這破爛醜陋的樂園
一步步拖著不甘願的步伐
往著未知出口處
出口的形狀
是一個在平凡不過的長形的門
不平凡的是
門透出了迷濛的黃光
在還在未知出口前
猶豫不決時
此時聽到了從出口外傳來
Led Zeppelin的名曲"Stairway To Heaven"

音樂的音量就像是呢喃一般地微小
原來這首歌是那麼平靜而溫暖啊!
甚至依稀讓我回想起
嬰兒時期母親抱著我時手中淡淡,彷彿不存在的溫度
當唱到了
"當我們在路上迂迴前進,影子高過我們的靈魂"這句歌詞
就在這刻...
往未知的出口
踏...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