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還記得以前在ps2上玩過「戰國無雙」之類的遊戲,什麼武田信玄、上杉謙信、織田信長等名將,大名聽是聽過,我沒有一個搞得清楚相關歷史背景的,而遊戲強調的是狂砍狂殺的發洩式遊戲,玩過之後也無助於了解。而這部司馬遼太郎的《豐臣秀吉》是我首次接觸到日本歷史的小說吧!


司馬遼太郎(1923~1996),本名福田定一,是大阪出身的日本小說家。筆名司馬遼太郎有「遠不及司馬遷」之意。《豐臣秀吉》中(日本初始書名為《新史太閤記》)司馬遼太郎提出的織田信長用人論十分有意思,棒球有個術語叫「工具人」,被這名字稱呼的球員,可能是可支援一種以上的守備位置、亦或是有左右開弓打擊技巧云云。而作者的觀點是,織田信長的用人則是「人工具」,一個人的價值,出自他是否是個好的工具,雖然只是文字排列上的不同,但琢磨之下還是有其差異性,一個強調的是人、一個強調的是物。


接下來談本書主角豐臣秀吉,他從尾張奴隸出身的一介貧民、最後成為第一個統一全日本的武將。成功之道自然在於政治手腕,在前篇P.41(日本分兩本出版,武陵出版社則是以縮減字大小的方式裝訂成一本)有句話「說實在的,這個世界就是演戲的舞臺」。要用一句話來形容本書的話,這句話再適合也不過了。全書最精彩的部分,我認為並不是織田信長尚存於世的「猴子時代」、也非最後和德川家康之間的抗衡。而是與織田家的名門大將勝家之間的「後織田信長時代爭權戰」。


追根究柢,勝家的失敗是因為他只懂得計算自己的得失,而豐臣秀吉之所以能勝出,是因為其注重自我利益的同時還能去計算他人(不論是昔日同袍、甚至更廣及對手)的利害得失。後篇P.8寫道「這個男人不但很瞭解每個不同典型的人。他愛惡人,膽小者的滑稽之處,恰有如古董家品賞髒舊的瓷器一般,感覺到愛不釋手。」不得不佩服其高度胸襟和廣闊的特殊的視野,也明顯感受的到作者對他的偏愛(畢竟要說豐臣秀吉是最傳奇的日本戰國人物當之無愧)。


一路讀下來,豐臣秀吉的成功靠的竟然是以「既誇張又流露真情的演技(為了激怒德川家康還到敵人陣前將屁股對準敵軍)、以爽朗的姿態公然玩手段」。像是在織田信長在世時收養其三子、以及在信長死後,擁立和信長死於本能寺之變的嫡子信忠之兩歲遺兒三法師,將三法師坐在膝蓋上,擺明就是要讓大夥膜拜他,由於豐吉秀吉的天生喜感與個人魅力,不但沒有造成群情激憤,絕大多數的信長家臣與諸侯們還感到有趣呢!而秀吉之所以能在信長死後,統整其勢力並進一步擴張,就在於他讓每一個人的正義感有安置之所,只要是幫他出力的人,他絕對會誠意的表達感激之情、極力避免對方有強烈罪惡感。就算對方也隱隱約約知道秀吉是用演的,至少自我的內心不安得以找到出口排解,也就不那麼執著於究竟是真性情還是好演技了(何況若能假到最後也是真嘛!)。


在我極其喜愛的藤澤周平小說《蟬時雨》導讀中提到:「有人說:拼命要發跡的傢伙讀司馬遼太郎,對發跡死了心的讀藤澤周平,想擺淵博的讀池波正太郎。」其實以三人的作家天份才氣來做比較,或許司馬遼太郎不是最出色的一位。不同於藤澤周平富含藝術性的文字揮灑、池波正太郎平易近人庶民化又不失意境,司馬遼太郎寫得是歷史小說,多產的他以胼手抵足研究考察精神為自己的武器。也許缺乏《三國演義》的高度戲劇性(諸如關羽溫酒展華雄、過五關斬六將等)。但穿插了許多小故事與後話,加深了讀者閱讀時的真實感與展現作家縱貫全局地從容。


以我的觀點來看,歷史由人紀錄,就連是正史,想必也不乏諸多穿鑿附會與作者個人的觀感滲入,與其說歷史所留存保有的是所謂的真相、不如說是一種印象。而《豐臣秀吉》之所以是成功的歷史小說的關鍵,就在於能將印象轉化成讀者腦中、心中的「假想現實」,就算不是全然的「真」,但依舊能反映並對照出人性與現實。真相早已遠去,但故事繼續。

評《豐臣秀吉》:★★★★☆
(一句真言:如果司馬遼太郎不是以粉絲寫偶像般「只要是他,樣樣都好」,就沒什麼地方可挑剔了)。

(節錄)
前篇
(P.103)士的被愛,並非如寵童一般受到情愛,或者有如佞臣似的,並列於酒色的同席。乃是自己的能力及誠實獲得激賞,以及被驅使。如此,為士者就會感覺臉上有光采了。

後篇
(P.31)人欲能夠移動這個世界。

(P.69)—必定能夠獲勝的態勢形成之後,才開始作戰。所謂的作戰,最好在開始之前已獲勝。

(P.98)在一生中,如果能飛黃騰達的話,必需在生涯裡使出渾身解數,做一次壞事。(中略…)但他卻認為:要做壞事,也必需爽爽朗朗的做。如果畏首畏尾的地,偷偷摸摸地做的話,每一個人都會很快的察覺到。假如︰能夠有如拜拜一般熱鬧正大的進行的話,大家就很難以察覺到,甚至很可能為你拍手呢!

秀吉想起了他熱愛的舞踊。在那些舞踊者之中,可分為爽朗型和畏首畏尾型。
畏首畏尾型,由於過份的耽心自己的舞藝,即使跳得很不錯,人們也會察覺她的缺點而忽略了她的優點。反過來說,如果是爽朗而愉快的舞者的話,由於舞者為自己的舞藝充滿了信心,即使跳得並不怎麼好,但觀眾也會被她爽朗的舉止所迷住,影響所至,當然只會注意到她的長處,而忽略了她的短處。

(P.125)秀吉深知;如果對一個人的好意不表感謝之意,這個人很可能就會背叛的道理。

(P.177)所謂的戰爭,乃是由無數偶然的片斷所組成。只有機敏地把這種偶然的斷片拾組起來,編進自己一貫所採取的方式,這種作業程序才能抗拒命運之神。

(P.147)如果雙方都擁有正義的話,一定是聲勢大的那方較為有利。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