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讀完乙一的《瀕死之綠》之後,緊接地讀了《在黑暗中等待》,原本是完全不考慮寫《瀕死之綠》的心得的,但還是一時興起打算合併寫篇文章(是的就是,你目前正在看的這篇),除了在日本都是交由幻冬舍發行、不用強調推理形式內容都是順著乙一的自由意願外(幻冬舍編輯說寫自己喜歡的故事即可)。事實上這兩部作品確有更深一層的連結關係,至於這點稍後再談。


乙一的小說加上這兩部作品後我讀過五部,照閱讀順序的話分別是《ZOO》、《夏天、煙火、我的屍體》、《天帝狐妖》、《瀕死之綠》、《在黑暗中等待》。老實說除了鋒芒畢露地《ZOO》、以十七歲之齡的驚艷處女作《夏天、煙火、我的屍體》,另外三部我都不甚喜歡。《瀕死之綠》寫的是「遭受被同學老師霸凌的內向小胖子精神不穩定之絕地大奮起」,而《在黑暗中等待》,用乙一自己一言以蔽之的話就是「一個被警察追捕的男人瞞著眼睛看不到的女人擅自躲在她家中的故事」。簡而言之,都是屬於異鄉人式的角色,沒辦法順利建立自己與他人之間的關係,也因為一直持續這種狀態,或被孤立、或被排擠,在現實社會中漂流。雖然現實生活中是有交情好的朋友,但我也不是從小到大人緣都好的人,也就是說並不是因為從小到大都有好人緣才造成我對這兩部作品共鳴有限。遠古時代的童年回憶姑且不再談,我一月在成功嶺的時候,在同一個中隊裡面,連一個聊的來的人都沒有。在漫長求學生涯裡面,也不是從來沒有被被排擠的感覺,但我還是無法真正融入乙一的故事裡頭,關鍵的點並不是說時間長度跟嚴重性的差異,而是在於我總覺得乙一真的有在拖戲拖得滿明顯的,重複地去陳述近似的情緒和敘述,當然《瀕死之綠》有漸進式的轉折、《在黑暗中等待》有男女主角之間奇妙的互動關係與出色地尾聲爆點,不過就像閃亮三姊妹唱「快來快來約我」,乙一的文字強烈地明示讀者「快來快來同情主角吧」,而我又是一個生性比較機歪的人,當作者赤裸裸地表示出自己煽情企圖,我反而覺得那種感動度幾乎是被完全抽離的。就像舞城王太郎在小說裡面提過的想法,同情心是有期限的、甚至可能會轉化成不耐煩,雖然不是什麼光榮的事情,但很遺憾的就這是人性的一部分。像是看大災難新聞好了,第一天你可能還激發滿滿的同情心,第五天你可能會去捐款,第二個禮拜跑去當義工,到了一個月後如果持續在報,你可能開始覺得不耐煩了,不耐煩還算是好的,當一年後的追蹤新聞如果報個不停,甚至是無感到直接轉台都不是沒有可能。試問有多少人持續在關心921災民的動向?除了他們自己與他們的家人。


可以感覺的出乙一在寫這兩部作品是在撞牆的,故事的原型跟支線不足以撐起長篇篇幅,是很勉強地去添加文字拉長篇幅之下的作品。乙一在《在黑暗中等待》的後序也老實不避諱的承認,此作的骨幹最初是要當成《瀕死之綠》的支線,不過之後後悔覺得這樣使用瀕臨枯竭的好點子太浪費,所以才獨立出來的,對照近幾年來他作品的出版量,乙一作家生涯或許正面臨嚴酷的考驗吧。希望年紀還很輕的乙一(1978年生,足歲還不滿32歲)能夠奮起,畢竟他是有能耐寫出《ZOO》這樣耀眼短篇集結作品的作家,絕對還有無盡的潛能可供開發的。

評《瀕死之綠》:★★
評《在黑暗中等待》:★★☆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