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敘述性詭計在於作者給讀者誤導的訊息,在故事的推動中持續給讀者建立一種既定印象,然後在結尾處來個大翻轉、大崩壞,有時候讀者甚至會感到自己突如其來被作者給拋下。而且這類型的作品有個共通點,在於往往爆點只能用文字這種形式來創造,換成影像是行不通的(比方說性別的誤導、身分的誤導,直接影像化就沒有遮蔽的效果了)。對我而言,好的敘述性推理小說,不在於翻轉或是崩壞的程度強弱,而是在於故事性,簡單來說就是焦點不放在意外不意外,還是回歸到最基本的—好不好看。這是因為多讀幾次敘述性詭計的作品,就知道其實變化性是有侷限的。像折原一的《異人們的館》就是我心目中此類型作品的經典作。至於獲得一拖拉庫排行榜名次殊榮加冕,歌野晶午的《櫻樹抽芽時,想你》算不算一部傑出的敘述性推理作品呢?我以為尚未達到「經典」的水平,然而可以肯定的是這的確是一部讓人印象非常之深刻、水準以上的佳作。


故事的第一句是「射精之後一動也不想動,我想就這樣趴在對方身上,承受洶湧而至的睡意」,其實光是這句帶有冷硬感的內心獨白,作者就已經開始漸進地誘導著讀者走入一個「自以為是」的假想情境裡,當然我相信不少女性看到這本書的敘述口吻可能會覺得受不了又噁心,因為此作的主角基本上就是自我感覺良好的大男人,唯一可取之處是在於這個自我感覺良好的大男人還算是誠實不浮誇的,換個角度想也挺適合女性一讀,說不定能更能了解部分男性的心態。故事的敘述主線是成瀨將虎與麻宮櫻,穿插著將虎昔日到偵探社想當偵探卻意外混入黑社會當臥底時的種種事件、並埋下有關一步步深陷的老鼠會共犯古屋節子故事線,其實作者是頗具野心的,故事一次就拉出三個大面向:沙豬傾向的大男人觀點愛情&性愛觀、黑社會的內部運作與鬥爭、老鼠會吃人不吐骨地惡職詐騙手法,也讓這部小說不但有敘述性詭計地大翻轉、社會派地深沉、冷硬派地蕭瑟、冒險小說深入虎穴地刺激感,更誇張的是居然還可視作一部愛情小說!不過也因為一次想搞定太多元素,本書的節奏與氣氛始終是有些怪異的,有如金剛戰士裡面會出現的合體獸之類的…也容易失焦,因為每部分看起來都滿重要的,反而讓讀者不清楚作者想表達的重點。就像如果作重點時將每一行每個字都用螢光筆劃線,到最後反而會搞不清楚重點究竟在哪。


而最後的補遺無疑正面增添此作的趣味性與可讀性,用意也值得特別提出來討論。或許有讀者會認為這是作者加強說服力地精明表現,我反倒覺得這是一大失策。大費周章地補遺固然強化閱讀時的樂趣,但另一方面也多少突顯出作者很怕讀者覺得自己在硬掰地不安全感,明明一路寫來都強而有力又理所當然,補遺中卻讓作者對這個爆點的信心不足露了餡,給我的感覺是因為怕被讀者砲轟或吐槽而事先組織好防禦網、打預防針。

評《櫻樹抽芽時,想你》:★★★☆
節錄:(待補)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