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去年讀到讓我喜愛的多重敘述觀點小說,首推湊佳苗生猛處女作《告白》。而今年讀得村上龍《最後家族》,是用在純社會寫實的題材上,雖然敘述上的過多重複讓我有些微不耐,但讀完之後也肯定是一部水準以上的佳作。而道尾秀介的《影子》也是一部多重敘述觀點的小說,而故事情節是屬於詭譎病態地氛圍,最後則是回歸到認知心理科學的範疇裡。


(此段劇情介紹轉載自博客來)
「人死了之後,會變成什麼呢?」「就不見了。」「不見了之後,會變成什麼呢?」「不見了之後,就什麼都沒有了。」這段對話的三年後,凰介的母親離開了人世。與父親洋一郎兩人相依為命的日子才開始沒幾天,童年玩伴亞紀的母親也自殺了。
她從某醫科大學的研究大樓屋頂跳了下來,而那是她丈夫任職的地方。不久之後,亞紀也出了車禍,甚至連洋一郎也……國小五年級的少年,心中的願望只是與父親獲得小小的幸福。在歷經了痛苦與懊惱之後,什麼樣的驚人真相在等著他?話題大作《向日葵不開的夏天》新銳作家再一次巧妙編織出的傑作!


我以為道尾秀介小說好看之處在於,他絕對是年輕的新銳作家中最注意氛圍的一位。他用了許許多多精巧地裝置去形塑他心目中故事氣氛,從堆砌謎團、到一連串地「除魅」過程之中,讓讀者始終保持著一股懸念,所以說他的故事總有許多與核心謎團無關的「不思議」,然後在最後一一給讀者合理的交代,而且在篇幅上控制地極為精練,也不會出現像是京極夏彥京極堂系列中訓示一般的口吻,讓我不喜歡都難。《影子》也是如此,像是凰介兒時與死去母親的問答「人死了之後,會變成什麼呢?」「就不見了。」「不見了之後,會變成什麼呢?」「不見了之後,就什麼都沒有了。」,營造出陰暗濕冷地戰慄感。其實這種對白如果放在冷硬派的小說裡面,又是另一股蒼涼地況味,但道尾秀介之所以放在《影子》之中,是別有用心的。雖然讀完之後多少覺得這對話的安排有些故弄玄虛,但換個角度想,正因為道尾秀介在故事一開始就在逝去地過去中牽引出凰介亡母的「不見了之後,就什麼都沒有了。」,讓「現在」已經死去的人口中吐出「過去」這句話,讓本來不是多特別的對話覆蓋上了暗影、比死人復活還要顯得更具恐怖感,也使得故事得以迅速導入低氣壓與詭譎虛無地狀態。其實道尾秀介的小說,以我看來有如是雅俗共賞地大型傑出裝置藝術。從整體上來看,作者想讓作品呈現的image是很立體突顯的、也不會流於抽象,就算不細看也能看出一番滋味來。而若是從細部上來琢磨的話,又能體會其精妙的細節設定,並且更加驚嘆於創作者巧奪天工地技巧。

有著令所有書寫者欣羨地超卓想像力、純熟編織故事技巧、變色龍般多變故事風格彈性,2009年一連以《鬼の跫音》、《球体の蛇》分別入圍第141回與142回的直木賞(代表大眾文學最高榮譽的直木賞一年有兩屆),雖然鎩羽而歸,但以道尾秀介的創作質與量來說,得到直木賞可以說是指日可待,最多只是時間上的快慢之差罷了。道尾秀介所肩負的,不僅僅是日本大眾文學界的「現在」、更是日本大眾文學界的「未來」。

P.S近日還會新增道尾秀介《背之眼》心得賞析

評《影子》:★★★☆
節錄:(待補)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