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十九世紀的俄國作家屠格涅夫的父親是騎兵團團長,或許出身於貴族家庭的緣故,他的文字風格有優雅的語氣、韻律,這點跟他同時代的托爾斯泰很像,兩人都有悲天憫人的情操,關心農奴的生活,文字的感覺也少了自認為出身不佳的杜斯妥也夫斯基那種秋風掃落葉的氣勢與激情意象式地狂暴(讀他的小說是會有癮頭的﹗)。不過就我的感覺上來說,雖然與托爾斯泰同具貴氣與自省,托爾斯泰渴求著的是真理與答案,而屠格涅夫則是更多了一份淡然地溫婉柔情。


在讀《春潮》之前,讀過他的《羅亭》,屠格涅夫被認定的最高傑作普遍上來說是《獵人筆記》。《羅亭》與《春潮》兩者題材相異,但架構故事的方式卻有共通的方式,沒有複雜機關與連綿不斷地深層內心描寫,單以一個值得探討的想法去延伸,比起杜斯妥也夫斯基跟托爾斯泰,屠格涅夫的這兩部作品有「寓言」的味道。相比他其他的作品,《春潮》是比較不被評論家所重視的一部,我想最大的原因來自於它表面上是一部純「戀愛」小說,它所探討的是戀愛的本質層面,但因為是寫作起來風度翩翩地屠格涅夫的作品,就算是有帶有悲劇與苦澀意味的作品,也會殘留淡淡餘溫,不會出現彷彿人間煉獄似的無望情境。在《羅亭》與《春潮》結尾處都有與性格有缺陷的主角和解的味道,既然某種程度上主角性格裡有著作者的影子,所以也可看作是屠格涅夫對自身的「寬容、原諒」吧!這也是在讀屠格涅夫作品時要特別注意的地方。


故事描述主人翁薩寧無意間看到早已遺忘的八角盒開始回憶…二十二歲的他在糖果店偶遇女主角潔瑪,殊不知這時潔瑪已經有未婚夫了,對象是綢緞店店經理克留別爾。薩寧為了單純可愛的潔瑪與對她不敬的男爵決鬥,潔瑪與薩寧兩人情投意合,潔瑪更為了薩寧取消婚約,也好不容易讓原本積極反對的潔瑪母親接受,兩人即將準備成婚之際,卻因為需要幫潔瑪家處理債務,外出談一場生意,最後卻投入淫蕩卻性感的瑪麗亞夫人的懷抱,像隻哈巴狗似的想巴著她不放…最後再用一個像番外篇的章節交代後續(在《羅亭》也用過此一手法) 。如果太過仔細去介紹《春潮》的故事情節,等同於侮辱大家的智慧,比起杜斯妥也夫斯基與托爾斯泰,我覺得屠格涅夫的故事是不需要特意介紹或擔心角色太多產生混亂、或有任何看不懂之處,重點是要你能不能捕捉到他想表達的主題與看法。《春潮》所探討的是純潔浪漫的情感與僅存在性慾望的情感,當兩者相撞擊時,何者最後會留下來,簡單來說就是純情浪漫與心機性慾之戰。可能有人反駁說性是毫無心機、也是種浪漫,但我覺得這是一種矯情的說法。性本身是單純沒錯,但要通往性的道路並不單純,也因為通往的道路不單純,性這個字眼含除了目的、在通往性的過程也該涵蓋在內。撇開夜店男女尋找一夜情的你情我願或是願打願挨,回歸到日常生活中,雙方相處融洽、發生關係之前,並不是一方說:「呵呵來做吧!」、另一方就會說:「就是等你這句話!oh yes!」。接著說到性是否浪漫,我認為自己喜歡的對象跟自己就會覺得「哇…好多泡泡…世界是遊樂園耶…」,跟別人就會覺得「哇靠!世界是戰場!!!」,我想這點每個人都差不多吧!更別提內心其它幽微之處了。不同的狀況就會心情就會產生如此偌大的差異,若是還用簡單的「浪漫」二字來註解實屬牽強。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