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跟村上春樹合作過的插畫家,台灣讀者最為熟知的應該是安西水丸,但我個人比較偏愛的是和田誠,就是跟村上春樹合作《爵士群像》系列的畫家,他的畫雖然看起來也是很有童心,但現實地氣氛也同樣是很飽滿的,筆劃不多,卻把爵士樂手的神韻捕捉地活靈活現,雖然我不懂美術,但就我的感覺這應該是很高段的技巧。


插畫、封面設計是老本業之外,和田誠令人意外的另個身分是導過兩部電影的電影導演,重度電影迷的他寫了許多電影評論,但跟拍電影是八竿子打不著,之所以會成為導演全是誤打誤撞,1983年角川春樹找他為小說《麻雀放浪記》畫電影場景分鏡圖,結果最後因為被認定很有電影概念,最後成了該片的導演。舞文弄墨的和田誠也深具魅力,《故事之旅》不掉書袋,而是讓讀者看到一個再平凡不過的小說讀者,以懷念的口吻、平易近人的文字風格述說及評論自己喜歡的54本書裡的故事,算是閱讀筆記集結成冊,配上了和田誠的插畫,替這本書賦予了更愉悅地調性,更讓這本書增添了微妙地氣氛。雖然自謙自己不算真正的讀書家,但他所涉獵的作品從經典、童話、繪本、少年小說、科幻、推理、時代小說、大眾小說無所不包,比方說有《西遊記》、《阿里巴巴與四十大盜》、也有冷硬派偵探的名作《漫長的告別》、村上春樹的《跳舞的小矮人》,裡面更有不少是和田誠兒時偏愛的少年小說與我少有接觸地日本古典小說與怪談。完全沒有設限是這本書最棒的地方,裡面找不到無聊地意識形態,不會讀者說教文學/小說如何分野、更不會去區分哪種類型的小說才是正統,只是盡情專注地介紹自己喜歡的故事,靠著自己回憶這點也很吸引人,捕捉的不再是所謂的正確度而是故事所留下的印象與溫度。


自己也是屬於雜食型的讀者,所以看起來感到無比過癮,對我來說,只要自己覺得好看的故事、那麼它就是好故事,而非將抽象地文學價值奉為圭臬,文學價值這種東西就交給那些正經八百地學究去鑽研吧!就舉我的偶像村上春樹的例子,村上春樹寫到他的《國境之南、太陽之西》曾經在美國的電視節目公開被書評譏諷是速食小說,我想意思就是好入味但沒有營養與價值,但如今他卻年年是諾貝爾文學獎的強力候選人之一,這代表了什麼?代表了文學的正統性不該放在首要位置,因為那是虛幻的,或許風水輪流轉,幾十年後村上春樹又被書評批判說被整個時代高估,但這些真的重要嗎?身為讀者,惟有從故事中感受到什麼才是真實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紀錄人生的方法,有人用照片、有人用日記、有人不做任何紀錄,而我的想法跟和田誠一樣---用故事,以前我不會記得某某年的某一天我在幹嘛,這也是為什麼三年多前我開始在相本放了一本「閱讀軌跡」,我當然沒有時光機,但當我看到上面的閱讀日期,電光火石間順著深沉地記憶通道回到在當下閱讀的心情、生活的片段,就像是一座巨大的神秘抽屜。你可能會想說用照片不就更方便嗎?但我的想法是,當回憶蒙上了一層霧氣,那一點點地距離感與朦朧會使得美麗發酵。


p.s《故事之旅》介紹的故事如下
勝勝山
西遊記
阿里巴巴四十大盜
古事記
魔杖
獅子的眼鏡
豹眼
火星兵團
吹牛男爵的冒險
小熊維尼
緬甸的豎琴
金銀島
湯姆歷險記
神州天馬俠
月夜的電線桿
杜子春
山椒大夫
813黃金蟲
緋色的研究
夢十夜
一個都不留
哲瑞雷恩的最後探案
遺失的混合酒
舊約聖經
鏡子地獄
血之收穫
轉螺絲
快盜魯賓‧馬丁遜
一個間諜的墓碑銘
半七捕物帳
點和線
漫長的告別
馬克貝斯殺人事件
南方來的男人
吉力馬扎羅的雪
傀儡師
雨月物語
打架悲歌

甲賀忍法帖
叢林放浪記
餓鬼嶺死人葛
群貓
阿仙登
霧笛
江戶的黃昏陣雨
麻將放浪記
橫雨
陰影81
跳舞的小矮人
深夜加一
毒猴
最後的報仇
後記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