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夢中見」因為版權的問題,目前市面上已經找不到了。我自己網誌風格是落落長,但基本上我自己蠻喜歡看隨筆的,像朝日堂系列的村上寫的是生活的隨筆、讓對村上好奇的書迷得以一窺村上的生活STYLE、喜好與觀點、真實情感,「夢中見」是極短篇,其實也有點像隨筆,彷彿信手拈來似的挑一個主題(當然實際創作時我想是嚴謹的),以創意來發揮。小說家村上春樹與廣告文案絲井重里合撰的,說是合撰,以內容來看的話,是各寫各的(每篇文章最後會標名是誰寫的、不照規則次序排列,還能享受猜猜看的樂趣),村上春樹與絲井重里兩人年齡相彷、在合作時已經各具人氣,不過據說兩人私底下並不熟,那麼這本書的書名就值得玩味了,兩人以文字彼此來場「夢中見」(是不是暗示平常都不會見啊),還以對方為的名字為標題各自創作一篇,受惠的就是幸運的讀者們啦。


既然是極短篇、隨筆式的文章,內容輕鬆自然不用多說,以節奏來說等同於要瞬間決勝負。儘管我是村上迷,不過如果抽離掉村上迷的身分,持平而論,絲井重里文章的整體趣味性與品質都高過村上春樹,我想最主要的原因,畢竟村上春樹是個小說家,不要說長篇,他的短篇篇幅絕大多數也並不到「短」的程度,所以村上春樹的節奏掌握上是比較慢的、但畢竟極短篇要一擊必殺,村上文章到最後都還給我在「集氣」的感覺。雖然是1981的作品(那時村上還是個新人作家),村上已經奠定會在創作中置入音樂、食物、作家等符號語言的風格,印象最深的是有篇向卡夫卡致敬的「K」(裡面的K是早上起來變成踩腳墊)。而從事廣告文案,本來就需要將文字的力量用比較精簡的字數來濃縮,絲井重里寫極短篇、題材又不需受到限制,如魚得水般毫無滯礙地施展自己的才華,讀他的文章,有種強烈的感覺,就是他在私底下應該是領導型的人物,好出風頭、頭腦鬼點子奇多、幽默感強,不知道為什麼,在字裡行間中他現實中的輪廓不知不覺就會勾勒出來。雖然台灣版的封面像言情小說,實際上是很適合部落客來閱讀及學習的一本書。


以下節錄我最喜歡的兩篇(都是絲井重里的)
<助理>
助理是未得大師允許,不得擅自吃掉大師留下來準備稍後要吃的饅頭。
助理不得因位大師的訪客是位漂亮女客,便藉故不讓她進入大師的辦公室。
助理在倒茶時,不得有所差別,沒給大師,就先給自己倒一杯。
助理在和大師說話時,不能一開口就加上「那個-」。
助理不能希望比大師領更高的薪水,比大師坐更舒適的椅子。
助理不得在名片上,擅自印上「董事長」等字眼。
因此,從今以後,我一輩子也不打算當個助理。

<公寓>
小高良郎氏有一本著作名為「我如何昇課長」,可惜他這本處女作的發行,正好在他同事大山隆雄的「昇部長秘訣」剛出版之後,因此銷路並不怎麼理想。
小高氏的太太睦子,為了鼓舞灰心喪氣的丈夫,使他恢復以前的開朗,特地從娘家請了母親和嫂嫂來。
因為需要人手幫忙。
於是本姓山本(睦子)、新姓山本(嫂嫂)和改姓山本已經很久的(母親)三個女人就在小高氏的著書上,每一個「課」字上面,貼上「社」字的貼紙。
本姓山本,現在是小高良郎的妻子,是一個能夠持續保持熱情的女人。
在貼紙作業長達五十小時之後,母親和嫂嫂才戰戰兢兢地提出,希望能為她們買兩張回山本家的新幹線車票。
「可是,我現在是小高家的人哪。」睦子瞪大了眼睛憤怒地說,然後也不送兩個女人,就繼續貼她的貼紙。
這項作業,持續了十二年之久。
或許早該把已經訂正過的,陸續先拿出去賣才好,可是這樣一來萬一賣完了,怕不能立刻補充。
因此等到三千本初版書,一冊冊都把「課」改成「社」,只要把封底裏的發行年月日訂正,就可以立刻送到書店排出來賣的那一天,小高睦子翻開長年累月親手觸摸的丈夫著作來看時,不禁感動得眼淚滾滾落下。
小高良郎氏正在浴室洗澡,一聽到妻子哭泣的聲音,也來不及擦乾,全身濕淋淋就跑了出來。小高氏這時候早已昇為部長,一個腰上纏著濕浴巾的半裸中年男人,和他的妻子,就以非常不安定的姿勢,互相抱頭痛哭起來。
小高氏只瞞著他妻子一件秘密。那就是他已經委託認識的印刷廠,開始印刷他的第二本著作「公寓經營成功術」。
不料就在昨天,他的宿敵大山隆雄氏的新作「大廈經營賺錢學」又已經搶先出版了。
難道還要在「公寓」 上再貼「別墅」的貼紙不成?打死他也說不出口了,小高氏溫柔地撫摸著妻子燙得又硬又捲的頭髮,一面熱淚潸潸落下。
睦子發學丈夫手上傳來許久不曾有過類似愛情的溫柔,於是一面流著眼淚,一面扭動著腰肢,把裙子擺脫在地上。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