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東京奇譚集是村上春樹的最新小說作品
日本發行日我並不清楚
台灣是在2006
也就是去年發行的
是短篇集
共收錄了
"偶然的旅人"
"哈那雷灣"
"不管是哪裡,只要能找到那個地方"
"日日移動的腎形石"
"品川猴"
五則短篇故事
老實說
我還是比較喜歡看村上春樹的長篇小說
村上春樹的短篇
儘管依然很"村上春樹"
但我會覺得
總會有點綁手綁腳,施展不開的感覺
猶如一個魔法師拿著斷了半截的魔法棒在揮舞似的
有哲理,但是並不那麼的精采
會有"少了點什麼"的感覺
在短篇小說
比較感受不到村上在長篇小說中發揮的魔力


偶然的旅人
講的是一個長相帥氣同性戀鋼琴調音師
在書店的咖啡廳
邂逅了一個跟他同樣看著狄更斯荒涼館的女人
在第二週咖啡廳碰面後
女人暗示著男人說想到"安靜的地方"
而男性由於是同性戀當然對女人沒興趣
女人表明是因為自己疑似乳癌的關係才會有偷情的想法
但因為女人的一顆痣
想到因為自己表明同性戀,十年未見面的姐姐
而他打給姐姐
才發現姐姐這十年也思念著她
懊悔著當年
於是他們見面
而姐姐也得了乳癌...
我對偶然的想法
比較不同
當然世界上真的有數也數不清的偶然
但也有太多的偶然是所謂的假偶然
是人為的偶然
而那假的偶然往往更多過了真正的偶然
而假偶然暗藏的當然就是陷阱
偶然很難純粹
或許這樣說吧
只要跟人有所牽扯的任何事
基本上都不是純粹的


哈那雷灣
一個婦人的兒子因為衝浪
在十九歲時被大鯊魚攻擊而死
(主要的死因是因為先被鯊魚咬掉一條腿)
婦人在接到訊息到可愛島
遇到了高個子跟矮個子的日本衝浪年輕人
而這兩個人看到了獨腳的衝浪者...
這故事裡面有個警察說的話非常有道理
"不管發動戰爭的名義是什麼,戰爭中的死,都是因為交戰雙方的怨恨和憎惡所引起的.
但自然不一樣,自然並沒有偏向哪一邊.
妳兒子跟發動戰爭的名義,憤怒和憎恨都無關,只是回到大自然的循環去了"
的確
有時候自然很殘酷
不管是921大地震,南亞大海嘯
但有時候想想看
這些自然災害確實世上少數公平的事情
起碼他沒有針對性
沒有偏見
不像是911恐怖行動
或是美國自認為正義之師的美伊戰爭
小時候我去過紐約一次
那是在我大概八歲左右的事情吧
那時候世貿大樓跟帝國大廈
留著我心目中的印象
很深刻
或許是因為是年幼時期的造訪
在我心目中雙子星的氣勢
當然勝過了我現在看到台北101
(這或許跟我不喜歡101的造型也有關...)
而且那次到了世貿大樓的餐廳吃飯
我還記得那是在103樓的旋轉餐廳吃飯
但當我從新聞畫面
看到世貿大樓倒塌的時候
一點也感受不到實際感
我真的覺得在那之後
空氣當中瀰漫了更多荒謬感
那種生命是幻夢的感覺
我想每個人都可以感受到
一棟看起來那麼威嚴
象徵著資本主義的世貿大樓
就這樣在你眼前垮下來
儘管世貿大樓沉載著滿滿的資本主義
在爆炸聲後的碎屑在紐約飛舞
世貿大樓垮了
資本主義卻不可能就此垮下來
那裡將會蓋上更高的大樓
承載著更多的資本


"不管是哪裡,只要能找到那個地方"
一位證卷公司的男人
在24樓跟26樓的上下樓梯消失了
調查這件事的男人
在在24樓跟26樓的樓梯間尋找一個門
或是一個雨傘,一個甜甜圈,或者是大象...
二十天後
在仙台車站的椅子上被尋獲
失蹤的男人什麼也想不起來
巧合的是
三年前男人的父親是被都營電車給撞死的...
這個故事感覺像是一個暗喻
既然是暗喻
每個人的解讀就不可能完全相同
我想這在講的關於是另一空間或次元的東西
我篤定的不相信世界有神
但是次元的東西我反而半信半疑
有時候人們說的鬼
我認為只是在另個空間或次元的人罷了
宇宙那麼大
如果真的有很多空間跟次元在運轉
仔細想想好像也不是多奇怪的事情
想起了在兩年多前左右
我跟朋友因為作業要到小南門拍照
數位相機拿回家看時
有張照片我後面有一排古代士兵的影像
他們是透明的
但很清楚就是一排士兵
而且是古代樣貌的士兵
後來電腦重新灌了
我記得我傳給了一兩個朋友看
但究竟是傳給誰我也記不起來了
老實說我不覺得這是什麼靈異現象
頂多就是另一個次元重疊
如此而已
所以當時我也沒有大驚小怪
就慢慢的淡忘掉了
好吧
或許有人會堅稱世界上有鬼
這我也不反對
就算有鬼好了
神也是不存在的


日日移動的腎形石
這應該是五個故事裡
我個人最喜歡的吧
男人是一個短篇小說家
在寫一個內科女醫生
與一個有妻小的外科醫生有祕密戀情
旅行時發現一個黑色腎形石
拿回家後每晚都會移動
男人的父親在男人小時候告訴他
男人的一生會碰上三個重要的女人
男人與父親的感情並不好,但卻把這番話牢牢記住了
有一天
男人跟女人相遇了
女人一切是神祕的
甚至比自己年紀還要大
他連女人是什麼職業都不知道
在女人離開後
他才深刻感受自己如此重視著女人
有一天在廣播中聽到女人的聲音
原來女人的職業是在高樓和高樓間拉上鋼繩,在上面行走的人
女人選擇的情人終究不是自己
而是風
腎形石在故事最後終於消失了
就像男人心中念念不忘的女人一樣
腎形石我想就是執念
藏在人的意識,潛在意識
人往往無法滿足自己的執念
就算滿足之後
就像叔本華所說的
空虛就將席捲而來
生命就是一場掙扎
活著的感覺
就像是一個溺水的人
在大海中不停載浮載沉
但每個人都怕死
怕死亡的未知
而且每個人多少可以感覺的出死亡世界是比活著世界更糟的
---沒有神的審判
但也許黑暗造物者將對你折磨
人對死亡的恐懼
就像是掉入大海中的人一樣
他很痛苦
他害怕著
深沉的恐懼
他伸手亂舞
想抓著什麼
一個浮板,一個枯木
甚至是一個人
----拉你下水他也不會有所虧欠
那是為了保住自己的命
人性本善?
應該是人性本惡,人性本騙
愛情跟神的存在就是人的傑作
---集體式的謊言
如果有愛情,那麼年老的女人,醜女人也該有跟好看女人一樣多的"愛情"
如果有神,神將會親自毀滅所有黑暗的的人們
每個人都厭惡謊言
但每個人都說謊
世界上每個人都是騙子
騙他人的人
自己騙自己的人
為了自己個人的利益...為了自己的執念
如果只是單純的人性本惡那就算了
人性本惡會純粹的多
這樣世界還可以取得另一種形式的平衡
無懈可擊的圓


品川猴
一個女人
外貌普普通通
人生平順的升學
找到一個也跟自己平順的老公
但她發現她會遺忘自己的名字
在高中時代曾經保有一個各方面條件都很好的女生的名牌
(指的是姓名)
---在那女生自殺前
他曾經把名牌給了故事中的女人保管
而一個猴子把兩個人的名牌偷走
因為他愛戀著那個自殺的少女
這也是女人會經常發現忘記名字的原因
偷走後連人的負面要素也都一併偷走了
猴子對女人說
其實你家人並不愛你
就連送你去外地讀書也是因為不想看到妳
女人哭了
最後.猴子歸還名牌,她也找回自己的名字
女人會忘記自己的名字
是因為她不願意面對自己
就像高中她有忌妒的感覺
這樣的感覺她選擇逃避
她從小感受到家人並不是真正的愛她
但是她依舊選擇逃避
女人最後拿回了自己的名字
也就是連負面的部份
都回來了
人生將會伴隨著名字,繼續下去
這是很有涵義的
很多人會說
"如果某事情,某一天可以重新來過...我一定會...."
但我認為
基本上我認為人生沒有偶然跟緣分
人做出各種大大小小的選擇
都是經過計算後下的決定
就算重新再計算一次
還是會得到一樣的結果
因為你就是你
就算人生很多情節可以重新來過
人還是會走上一條一樣的道路
對吧?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